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澳洲山火恐烧掉逾50亿澳元 背后折射的长期隐患更令人担忧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2-20 17:35:54

山火自去年9月席卷澳东部和南部以来,烧毁超过1000万公顷土地和3500栋房屋,造成至少33人死亡,约10亿只动物葬身火海。这场山火危机曾使得悉尼等澳大利亚主要城市连续数周被烟雾笼罩,它还给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按下了一枚“缓行键”。

每经记者 余佩颖    每经编辑 高涵    

在全球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紧张气氛中,近日“澳大利亚大火熄灭”的消息令人为之一振。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全球资源信息数据库主管帕斯卡尔·佩杜兹(Pascal Peduzzi)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在2月中旬(2月17日-18日),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的大火目前都已得到控制。”

2月13日是新南威尔士州在此次林火季中第一次控制住火势的重要转折点。据外媒报道,澳大利亚消防部门在当日表示,其受山火重创的新南威尔士州,所有着火点的火情都已得到控制,标志着这场为期数月的“黑色夏季”终于结束。

2月18日,《每日经济新闻》致电新南威尔士州乡村消防局(NSW Rural Fire Service),该局新闻发言人告诉记者,截至当日澳大利亚时间14时30分,新南威尔士州有22处灌木丛或草地起火,其中有6处当时还未完全控制住,但危险程度较林火低。

山火自去年9月席卷澳东部和南部以来,烧毁超过1000万公顷土地和3500栋房屋,造成至少33人死亡,约10亿只动物葬身火海。这场山火危机曾使得悉尼等澳大利亚主要城市连续数周被烟雾笼罩,它还给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按下了一枚“缓行键”。

西太平洋银行的分析师预计此次山火对经济的影响将超过50亿澳元,超过2009年森林大火的44亿澳元的经济成本。

图片来源:新南威尔士州的消防局

山火“烧掉”澳季度GDP增长的0.2个百分点

2月4日,澳大利亚联储召开利率决议会议,维持0.75%的利率不变。此前,市场对于本次降息的预期只有15%,但在2019年末因突发的森林大火曾对降息的预期大幅升温。

“大火的显著影响主要在2019年12月和2020年3月所在季度,之后会复苏,复苏后会部分抵消掉大火对GDP增长造成的直接影响,”该央行在材料中写道,并表示对于大火造成的经济影响需要将(之后的)复苏考虑进去。

《每日经济新闻》就山火造成的直接经济影响询问澳大利亚联储(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对方认为,此番大火将使2019年12月和2020年3月所在季度的GDP增长降低约0.2个百分点,但2020年6月所在的季度及以后将有所回升。

新南威尔士州是此次澳大利亚林火季受灾最为严重的地区,该州政府于2019年12月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一次的林火季从开始到现在,(在新南威尔士州)已有超过540万公顷的土地被烧毁,约占整州面积的6.2%,这比前三季烧毁土地面积的总和还要多,25人丧生,超过2400所房屋被摧毁,”该州乡村消防局发言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说道。

新南威尔士州乡村消防局是全世界最大的志愿消防服务组织,拥有70000名志愿消防者,它也是此次新南威尔士州灭火工作的指挥中心。在山火最为活跃的阶段,该局曾每天有2000名志愿消防者投入到救火工作中,其中还有两名新手爸爸于志愿救火行动中失去了生命。

西太平洋银行的分析师预计此次山火对经济的影响将超过50亿澳元,超过2009年森林大火的44亿澳元的经济成本。保险索赔的数额也可以提供一个进行预估分析的切口,澳大利亚保险理事会(ICA)曾于1月14日宣布,自2019年11月以来,澳大利亚灾难性的山火造成的保险损失已达13.4亿澳元,涉及13750项索赔,并且预计在未来几周内索赔的数量将以滚雪球的方式上涨。

这场前所未有的大火还催生了一个新机构,2020年1月6日,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Scott Morrison) 成立了国家林火恢复局,负责专项管理“国家林火恢复基金”,在今后的2年内该机构将支持澳大利亚各地的火灾修复工作,政府初期已向其拨款20亿澳元。

然而,有经济学家指出20亿澳元的基金或许远远不够,控制住的是这一季的山火,澳大利亚日益干旱的环境却仍对生命、土地、经济造成威胁。

干旱或持续影响经济 气候变化是罪魁祸首吗?

“从根本上推动这次林火季达到如此严重程度的是长期干旱,在昆士兰州东南部和新南威尔士州北部,过去三年气候都一直干燥,”澳大利亚林火与自然灾害合作研究中心的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桑顿(Richard Thornton)向《每日经济新闻》分析道,该中心受澳大利亚工业、创新与科学部扶持。

而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佩杜兹告诉记者,2019年是澳大利亚最温暖的一年,也是自1880年以来全球第二温暖的一年。2019年12月18日,澳大利亚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平均最高温度为41.9°C。

“持续的干旱,加上连续的热浪条件,使得大量燃料非常干燥且易燃烧,”新南威尔士大学研究自然灾害的杰森·夏普勒斯(Jason Sharples)教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表示这是普通林火会发展成破坏性事件的一大原因。

教授在2003年成为了一名志愿消防者,一直到2016年,这13年间他多次参与救火行动,对于澳大利亚的林火救援有丰富的理论及实践知识。

图片来源:新南威尔士州的消防局

在澳大利亚,炎热、干燥的环境助涨大火,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气候变化带来了持续更长时间、更频繁的极端高温,使得各种条件恶化,令植被更加干燥易燃。

“全球的火季正在延长,而我们知道在澳大利亚,我们的火季开始得早,结束得晚,与以前的火季相比,这一次危险程度高的火灾来得更早了。气候变化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与长期平均水平相比,澳大利亚现在的温度要高1摄氏度,这意味着‘原本正常’的活动(即林火季)的变异性成为了主要原因。这也意味着澳大利亚的极端天气会更加极端——更热,风更大,下雨的时候雨会下得更大。”理查德·桑顿继续说道。

而此次林火范围空前,还有一个因素来自于高频率出现的火积云。“2019年9月至2020年2月期间,在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和西澳大利亚州大约记录了30次火积云现象,”夏普勒斯教授解释称,“这一次林火与往日最大的不同在于触及紧急程度的火灾更多,波及的地理范围更大以及火灾制造了更多的火积云。”

火积云是一种相当浓厚的积云,常伴随火山或山火等高温环境中形成,尽管有时火积云能够抑制山火,但此次澳大利亚山火的火势太大,使火积云持续成长,带来雷暴闪电造成新的火势,却没有带来降雨。

“林火季”造成的损失或许可以被之后的经济复苏逐渐抚平,但气候变化带来的长期干旱等生态环境的改变或对澳大利亚的经济产生长远影响。

“干旱将使澳大利亚2020年的GDP增长率下降25个百分点,”澳大利亚联储主席菲利普·洛威(Philip Lowe)近日公开讲道,“气候变化正在影响澳大利亚的生产性质、投资性质,最终还会影响我们的出口性质。目前,我认为它正在影响消费者信心,最终会影响消费。”

气候变暖带来的问题并不仅仅是严峻的干旱和空前的山火,生态系统中任意一环的改变都将产生深远的连续影响。“如果温室气体排放量继续保持在高水平,那么到2100年,仅海平面上升这一变化就将有超过2260亿澳元的商业、工业、公路、铁路和住宅资产面临风险。”澳大利亚气候理事会2019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写道。

据该报告,农业方面因气候变化造成的影响是,到2030年,农业和劳动生产率下降所造成的累计损害可能达到190亿澳元,到2050年将达到2110亿澳元,到2100年将达到4万亿澳元;房地产方面,预计到2030年会损失价值5710亿澳元的市场;金融方面,气候变化是澳大利亚金融稳定性的一大威胁所在。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澳大利亚大火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