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轮播

每经网首页 > 轮播 > 正文

战“疫”实录丨武汉“摆渡人”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2-07 13:47:09

每经记者 黄辛旭 蘧毛毛    每经编辑 段思瑶    

武汉,清晨6点,住在汉口区的周俊已全副武装出发。作为曹操出行应急保障车队的分队长,他不仅要给在一线的志愿者司机发放防护物资,还要承担志愿者司机的工作。

尽管规定服务时间是上午8点半到下午六点,但周俊总是会遇到各种突发的状况和需求。不规律的工作时间使周俊的一日三餐难以得到保障,同时他也担心携带新型冠状病毒造成交叉感染,无法和家人团聚。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武汉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为控制人员流动引发的传染风险,1月25日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称,自2020年1月26日0时始,除经许可的保供运输车、免费交通车、公务用车外,中心城区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尽管大多数人选择在家“一动不动”,但对这个常住人口超过1100万的大型城市来说,部分人群的出行需求又必不可少。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第8号)(以下简称《第8号通告》)称,为解决市民居家出行不便等问题,全市紧急征集6000辆出租车,分配给中心城区。每个社区3-5辆,由社区居委会统一调度使用。

从1月25日开始,东风出行、曹操出行、滴滴和首汽等多家公司都组建了应急保障车队,一大批网约车司机主动请愿,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成为这个城市的“摆渡人”。

2月2日,武汉市交通运输局交通保障战报显示,1月31日共有4720台出租车进驻中心城区1159个社区开展应急保障服务,出动车辆6652车次、服务人员7623人次。

“不想浪费防护服,白天不敢喝水”

“不好意思,刚刚我们正在吃泡面。”这是周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讲的第一句话。那时已是下午2点多,周俊刚刚忙完上午的工作。对他们而言,近期吃饭不规律已经是一种常态。

“公司发布通知要组建保障车队时,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1月25日就正式上岗了。”作为分队队长的周俊,需要管理协调300多名曹操出行的志愿者司机。他们一共负责武汉青山区117个社区的用车需求。

 

 

目前,除了负责管理协调工作,周俊和其他志愿者司机一样,负责居民日常买菜、购药等接送工作。有时候,应急保障车队的志愿者司机还需要接送一些非发热病人的日常就医需求。

“比如,有时我们会遇到一些出行不便的老人,他们一周之内要固定去做透析。”作为志愿者司机中的一员,陈琛所在的东风出行平台此次提供了一千辆车,为全市四分之一的社区居民提供服务。

东风出行志愿者司机合影

原计划除夕夜赶回十堰老家的陈琛,因武汉封城未能回家过年。“我父亲去年做了心脏手术,身体不好,很想回去看他。”得知老年人属于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时,陈琛取消了回家计划。

随后,陈琛就接到了第一个任务:送一位75岁的老人去医院做透析。这位老人的子女因新型肺炎疫情无法回到武汉,这让同样因疫情无法回家的陈琛产生了更深的同情心。细心的陈琛接到任务后,每天早中晚都会联系这位老人,关注她的出行需求。

东风出行志愿者司机 陈琛

由于防护服连体,又是紧缺物资,陈琛白天不敢喝水,尽量减少上厕所的频次。“防护服拉链只能拉到肚子往下一点点的位置,女生如果要上洗手间,就需要把整个防护服脱下来。但每脱掉一次就会增加一次接触病毒的风险,所以我白天基本上不喝水,这样从早到晚都不会上洗手间。像防护服这样的紧缺物资要留给更需要的人。”

除了日常工作,志愿者司机有时也会遇到一些突发情况。曹操出行的志愿者司机安江(化名)说:“2月3日上午,突然有居民联系社区说,家中老人心脏病发作,坐在凳子上已经没有了意识。”情况刻不容缓,加之武汉的街道上没有什么车辆,安江闯了几个红灯将老人送到了医院救治。

“我们虽然不能像医护人员那样冲锋在前,但我们可以让民众做到出行无忧。在他们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就在。”周俊说。

被病毒笼罩下的武汉,这群志愿者司机成了城市的“摆渡人”。

“你不怕我传染你吗?”

“承担志愿者司机工作后,我意识到专业知识的重要性,这样才能避免很多误会,把事情做好。”曹操出行的志愿者司机雷洪说。

雷洪之所以有这样的思考,是因为他在志愿服务期间遇到过不少复杂情况。2月1号,雷洪所服务的社区中有一个乘客,家中父亲此前有过发热症状,服用退烧药后已经退烧,但仍持续咳嗽,并且痰中带血。

根据《第8号通告》,疑似病人和发烧病人不在网约车的服务范围之内,会有街道救护车专门为此类人群服务。然而,救护车提供服务的标准是病人持续发烧两天以上、无法退烧、并且伴有流鼻涕和喉咙疼等症状。“这位乘客父亲的情况有些尴尬,既不符合疑似病例的条件,也不符合我们服务的条件。当时社区人员和志愿者司机都有些无措。”雷洪说。

“根据我了解和学习到的专业知识,发烧持续不退、流鼻涕和喉咙疼这三个症状都存在,基本上就属于疑似病例。当时,这名乘客的情绪很激动,语言也有些混乱。我认真听了他的描述后,对照疑似病例的情况做了判断,我判断应该不是新型肺炎。”雷洪决定自己送这位乘客。当时他的车辆刚刚做完消毒工作,自己也做了全套的防护措施。

曹操出行志愿者司机

“在路上,这个乘客问我‘你不怕我传染你吗?’我也告诉她,当这个志愿者司机就意味着有很多的风险,但是我们是自愿来的。”雷洪说。

在志愿者司机服务的过程中,他们常常会遇到各种情况。有接送过一线医护人员上下班,也有过送隐瞒病情的新型肺炎患者到医院就诊,送非发热病人去医院更是常事。“面对这样复杂的情况,需要我们有专业的知识和经验,能够对乘客的情况作出基本判定。”雷洪说,从开始做志愿者司机,他就去请教了一些具备专业知识的医护人员。

“我做志愿者司机的第一天,遇到了一个要去医院做肾透析的老人。上车之前用红外线体温仪帮她测体温,一直测不出来,直到第7次才测量出体温为34℃。” 雷洪回忆,自己当时有些慌乱。

后来,雷洪专门去请教了医护专业人员,肾透析病人的特征是怎样的。比如脸色暗沉,早上起来上下眼睛会轻微红肿,体温不会超过正常体温等,为再次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提前做好准备。

作为曹操出行55车队队长,雷洪车队里不少司机送非发热乘客去医院都会有担心。“现在我们的司机都会做一些基本的判定,前期的恐慌情绪也没有了。”雷洪认为,要多学习,储备丰富的专业知识,才能更好地服务别人,也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一般,志愿者司机每天平均要接3-4单,在此过程中可能会接触到不同的人。曹操出行应急保障车队的分队长李葭昕告诉记者:“志愿者司机全副武装,车上均配备了消毒液。每次接单回到社区都需要进行消毒,对于从医院出来的非发热病人在上车之前也要消毒。因为只有把这些细节做好,才能最大程度抵御病毒。”

 

 

志愿者司机背后的人

武汉中心市区出行能得到正常保障离不开6000辆志愿车。这些志愿者司机能够正常工作的背后,离不开车辆调度组和物资配送组的支持。

车辆调度组主要负责与市交通指挥部以及社区的对接工作,从而合理调度车辆,保证每个社区平均匹配4辆车。作为东风出行车辆调度组成员的李鹏,所在的车辆调度组有4个成员,共负责了江岸区、硚口区和汉阳区约280个社区。

“1月22日我们第一次接到通知要提供300-500辆车,以保证居民必需的出行需求。等到除夕晚上(1月24日),我正在家里吃饭时,接到临时开会通知,要求提供1000辆车。”

从1月24日开始,李鹏就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之中。“因为每天志愿者司机有增有减,要做好协调和分配。如果有司机遇到了房东不让继续住房子的问题也要去解决,此外我们还要帮忙卸物资。总而言之,我们要做一线志愿者司机们的后盾。”李鹏说,他们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一份泡面两根香肠,这就是李鹏最近的一日三餐。“因为餐饮店都没有开门,我至少已经吃了7天的泡面。”李鹏笑着说。

对李鹏而言,等待泡面熟的几分钟是幸福时光。他通常会和6岁的女儿视频一会。“‘爸爸加油,注意安全’是女儿每次都要叮嘱我的话。”因为害怕自己在做志愿服务的时候接触的人太多,李鹏不敢和家里人住在一起。

当记者问及李鹏为何会想到参与志愿工作时,他说:“因为我是武汉人,是党员,也是国企的员工我当然要站出来。”

除了保证志愿者司机的合理调度之外,每一个出行平台都有负责做志愿者司机的防护支援工作。石方娜正是东风出行物资配送组的一员,原计划春节回家的她因为疫情而选择留了下来,并且拉上了她武汉本地的男朋友一起加入到志愿工作中。

东风出行物资配送组

“我们每两个人一组,我和男朋友主要负责了三个街道,约160个司机的物资配送。我们根据社区的位置选定了3-4个物资配送点,同时根据志愿者司机的情况来适时调整与配合他们。”石方娜说,自己一般要保证每个司机2天的防护品用量。

东风出行物资配送组石方娜和男朋友正在给志愿者司机发放物资

因为志愿者司机工作的不规律,石方娜所在的物资配送组的工作也会受到影响,常常会出现没有时间吃午饭的情况。“和一线的医护人员、司机相比,我们所做的不算什么。只希望这场‘战役’赶紧结束,大家都平安归来。”石方娜说。

同样,担任应急保障车队分队长的周俊、李葭昕、雷洪,也自愿承担了为其他司机调度配送物资,以及负责社区之间的对接等任务。

根据武汉市落实市防控指挥部第8号通告的实施方案,应急车辆主要针对生活不便的居民和必须的非发热疾病紧急送医等应急需求,不得用于拜访、一般性工作联络等需求。

病毒让每个人成了一个孤岛,这些志愿者司机和后方志愿团队打破了辖制,组成了城市中连接人与人的纽带。

被“暂停”的城市和坚守岗位的“摆渡人”

受疫情影响,很多城市被迫按下了“暂停键”,以往在大街小巷不停穿梭的网约车也减少许多。

随着疫情形势的发展,多地防控措施进一步升级。继武汉“封城”之后,包括山东、河南、江苏、浙江、云南、黑龙江在内的全国很多数省市均实施了非常严格的交通管制,只有军、警、应急车辆、疫情防控、医疗救护、因病就医、邮政运输、环卫车辆、运输疫情防疫物资车辆不受交通管制限制。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蘧毛毛 摄

此外,湖北的黄冈市、黄石市、鄂州市,浙江的温州市、乐清市、温岭市、义乌市,以及台州市的黄岩区、仙居县,广西的贵港市等地实施了“封户”管理,甚至有的地方规定每天只能安排1名家庭成员上街采购,以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最大程度切断传染源。

“以前正常的时候一天会有三四十单的生意,现在大街上出来的人很少了,一天顶多能接四五单。”2月4日,济南市滴滴司机张立行(化名)告诉记者,虽然现在各地都在呼吁大家尽量待在家里,减少出门,但仍有一些市民要去超市、医院等地方。乘客上车后都戴着口罩,一言不发,在车子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每个人都似乎多了一份戒备心。

网约车司机作为一个平时接触各种乘客的群体,如何在疫情防控关键期保护好自己,成为目前阶段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大年初一,一位戴着防护镜、口罩,穿着防护服,全副武装的北京出租车司机走红网络。拍视频的乘客问:“师傅,您穿成这样有人敢坐您车吗?”

“现在非常时期嘛,这不仅是对自己负责,对家人也是一份责任。安全第一,防护意识一定要强。”这名北京出租车司机说。

一位神州优车的负责人表示:“目前疫情对于网约车出行市场的影响还难以评估,现阶段的工作重点是放在安全和服务上。”据介绍,为神州专车司机做好疫情的知识普及,并发放口罩和消毒液,提醒督促专车司机做好防护措施,每天多次擦拭方向盘、座椅等进行车内消毒。

目前,包括滴滴出行、首汽约车等出行公司针对司乘两端均推出了“疫情方案”。针对湖北省司机师傅特别是以租车方式从事网约车服务的司机师傅可能面临收入断档的情况,出台相应的解决办法。

据了解,滴滴除了在武汉组建了1336名司机的社区保障车队外,同时在武汉和上海组建了医护保障车队,在配备防护措施的基础上,免费接送一线医务工作者,分别覆盖5019和4500人。此外,滴滴在北京等其他城市的医护保障车队也正在筹建中,为此滴滴已设立2亿元的保障车队专项资金,用于这些车队司机津贴、保障和采购防疫物资等。

“现在即使出车也拉不了多少活,大街上空荡荡的很少有人出来,顶多北京南站等几个火车站以及首都机场附近还有几单活。”北京出租车司机王刚(化名)说,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工作还要看疫情的发展情况。

“今天回来的路上,马路上只有我一辆车在行驶,看着路两旁的万家灯火,路上寥寥无几的行人,突然想哭。”张立行说,特别怀念以前堵车的日子。立春了,他在等待这场“战役”打赢的时刻。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