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战"疫"实录丨疫情中湖北人跨国返乡路:对家的渴望远胜于对疫情的恐惧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2-01 15:39:32

李琳琳坦言,回到家之后,她也有些担忧,毕竟疫情的情况一直在蔓延,幸运的是目前一家人都十分健康,也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内心五味杂陈,惶惶不安。新年没有快乐,惟愿早日安宁。”李琳琳表示。

每经记者 张虹蕾    每经编辑 汤辉    

疫情肆虐,本该是春暖花开、踏歌而行的日子,远在海外的湖北旅客正在经历一次曲折的返乡之旅。

据飞常准数据统计,2月1日,122家国际航司计划执行1757架次往返中国的航班,其中66家航空公司共取消航班290架次。英国航空、美联航等多家海外航空公司宣布取消或缩减中国航班。同时,厦航分别从泰国、马来西亚搭载滞留在当地的逾200名湖北籍旅客返回武汉,海外湖北人返乡陆续坐上了中国民航包机。

包机返乡的消息让在日本东京滞留多日的湖北籍郑女士难掩喜悦。在2月1日凌晨,她也搭乘春秋航空班机,和过百名老乡一起返回武汉。郑女士的遭遇仅是海外返乡者几经波折返回故乡的一个缩影,这场突发且严峻的疫情,在返乡者的心中,究竟留下了怎样烙印?

“听到这些消息我心里不是滋味”——郑女士,湖北武汉

郑女士是武汉一名从事跨境电商业务的创业者,2020年的春节,是她从业以来“五味杂陈”的一年。在疫情没有发生之前,郑女士就去日本东京出差,此后国内公布了疫情消息。

郑女士表示,由于工作原因,出国对于自己是家常便饭,但这么迫切地想要回家确是第一次。随着疫情的蔓延,此前一些棘手的问题变得十分严重,目前郑女士的母亲腰椎方面出现问题,如果在往常会去医院看看,但现在处于非常时期,医院的资源也很紧缺,子女不在身边更加着急。

在东京的日子,郑女士也没有闲着,他一直在联系朋友们将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送到武汉。

“回国最大的难处在于,武汉机场由于疫情关闭,没有直飞武汉的航班,很多武汉人被安排飞到其他城市随即隔离,听到这些消息我心里不是滋味。”对此,郑女士难掩失落。

郑女士原计划1月30日回武汉,但当时的航班被取消,机场相关人士未能给出明确原因。谈及此次经历,郑女士略显无奈,即便系统通知会全额退款,经济方面没有受到损失,但迟迟不能确定的回家日期让其十分忐忑。此后,郑女士又买了2月初到上海的飞机,希望能够从上海转机到武汉。

和记者交谈过程中,一则新闻也在网络刷屏,1月31日,厦航分别从泰国曼谷、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搭载滞留在当地的逾200名湖北籍旅客返回武汉。

“说心里话,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我们湖北人还是非常想回家。看到国家没有忘记湖北,能够专门包机,我还是感觉蛮自豪的。”郑女士直言。

“不论通过何种途径,最重要的是能够让人们顺利回家。”郑女士如是说,在国外不能回到家乡,很多人的心情也十分忧郁,有人惦记家中年迈的父母,有人好久没有和孩子团聚,深深感受到乡愁的味道。

值得欣慰的是,郑女士回家的愿望目前已经成为现实。2月1日凌晨,春秋航班东京羽田-武汉航班开启,郑女士和回乡群里100多名小伙伴终于踏上了返乡之路。

“大武汉,我们回来了。”2月1日清晨,郑女士在武汉天河机场发出这样一条朋友圈。

等待搭乘春秋航空返回武汉 图片来源:乘客拍摄

“若不是归心似箭谁又会去冒险”——李琳琳,湖北武汉

“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是到家了,若不是归心似箭谁又会去冒险!”1月26日,李琳琳终于回到了武汉。

“1月25号早上10点多到的仁川机场,1月26号早上7点到家,20多个小时的时间真是一言难尽!我在疫情还没有严重时去韩国旅游,但在韩国旅游期间,疫情开始扩散,随之而来的是封城封路,接到可以改签飞机的消息后,改了最近可以回国的机票。武汉回不去,飞的长沙,连夜火车回武汉,没有多作一秒停留。”回忆起此前艰难的回乡路,李琳琳打趣道“都可以写个攻略了”,但更多的是背后的辛酸和无奈。

在疫情未爆发之前,李琳琳和家人随团去韩国旅行,他们原定1月26日回武汉。到韩国之后,他们听到家乡的疫情消息,完全没有心思游玩。

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导游接到航空公司通知称不能回武汉,只能改签其他城市的机票,1月24日清晨,李琳琳及旅游团中的十几位同行者在仁川机场改签至长沙及郑州。

“回国飞机上有9位来自武汉的乘客,从值机开始测体温,优先登机,指定洗手间使用,反复强调整段航行严禁摘下口罩。我们与其他乘客的距离相隔二十排那么远,回国后还不知道有怎样的暴风雨在等着我。”提起这段航班经历,李琳琳不太愉快。

“我当时从长沙回武汉的时候在火车上加入一个群,群内有各个地方的人相互陪伴,发现还有好多在外地漂泊的武汉人想回家。”如今,李琳琳也在帮助很多想要回家的人们出谋划策、排忧解难。

李琳琳坦言,回到家之后,她也有些担忧,毕竟疫情的情况一直在蔓延,幸运的是目前一家人都十分健康,也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内心五味杂陈,惶惶不安。新年没有快乐,惟愿早日安宁。”李琳琳表示。

“针对去吃野味的群体我们同样谴责,我身边所有家在武汉的亲朋好友,他们不曾离开。因各种原因无法回家的人,他们同我一样,对于家的渴望远胜于疫情的恐惧。”不知多年之后,李琳琳是否还会记起朋友圈里特殊时期的心情写照。

“我长这么大以来最难熬的一晚”——王晓娜,湖北宜昌

“今天才第二天,所有零食已经被我吃完了!还要隔离12天,我……”1月31日深夜,王晓娜在社交平台上发出无奈的感叹。

从和家人一起出国旅游至今已过去十几天,想起这期间发生的一切,王晓娜有些激动。“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想到还没回去自己的家乡就‘病’了。”

此时,王晓娜和家人在西安隔离,在隔离期结束之后,能否回到家乡,还是个未知数。

疫情还未确定之时,王晓娜一家随团去泰国旅行。在旅途期间,得到疫情消息,心情就变得有些沉重。直到1月26日,全国暂停团队游后,王晓娜的心情变得更加担忧。

1月28日,王晓娜一家和旅游团按照原计划到达泰国廊曼机场,希望搭乘返航的航班,但在登机时被拒绝。“当时绝望极了,泰国的导游已经离开了,在海外被拒绝登机之后十分忐忑,我觉得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难熬的一晚。”王晓娜说。

“我们愿意接受检查,愿意隔离,但是机场方面没有出具任何文件就拒绝湖北人进入,改签机票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说明。”回忆起这段经历,王晓娜有些难过。

无奈之下,王晓娜自行将一家人的机票改签至西安,旅游团其他成员也将机票改至其他城市。

“那天下飞机的时候,工作人员上来给我量体温,当时其他地区乘客知道是湖北人之后有些激动。”谈及此段经历,王晓娜坦言,其他乘客会有点情绪是理解的,当时自身也是全程做好防护措施,全程一直戴口罩,但是遭受到一些异样目光时候心情也会有影响。

但王晓娜也提到,在全民“抗疫”的过程中,个人不同的情绪是难免的,还是希望能够齐心协力战胜困难,也希望自己早日回到家乡。

记者手记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之时,海外同胞归家也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连日来,多家国外航司暂停中国航班、混装航班引发争议、航司包机送旅客回家……这些消息不断刷屏。

有人通过建立群组的方式,互帮互助,希望大家能够早日回国;有人遭遇海外航司的退票波折,辗转多个城市才能回家;有人在混装航班上被投以异样目光,内心的情绪难以言状;有人在回国之后第一时间被送至隔离观察室,何时能够回家无从知晓;有人依然在海外滞留,期待有合适的航班带自己回国……

在这些个体“回家难”的囧途背后,有些问题同样值得我们反思。备受争议的混运航班怎样管理?国外航司取消航线之后如何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包机将旅客送回家是否能够形成标准化流程?这依然是人们想要迫切解决的问题。

(应受访者要求,以上李琳琳、王晓娜均为化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新冠肺炎 湖北游客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