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新婚数量11年来首次跌破千万对……用好这个数据,帮你应对“催婚大戏”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1-19 22:36:52

947.1万对!这是2019年全国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的结婚登记对数。事实上,从2013年以来,结婚登记数量已经出现了六连降——看到这样的数据,正忙于为春节回家应付“催婚大军”的你,是不是有一种找到“神助攻”的感觉——你并不孤单,与你有着同样心理的年轻人正越来越多。

每经记者 张蕊    每经编辑 陈旭    

“年纪不小了,你咋还不着急结婚啊?”

“是不是眼光太高了啊?”

“你可抓点儿紧吧!”

……

这样的对话听上去是不是特别熟悉?距离过年还剩5天,年度“催婚大戏”又将上演,不少大龄未婚青年恐怕已经开始头疼如何应对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连环call”了。

恰好就在今天(1月19日),民政部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2019年的结婚人数和离婚人数。

据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王金华介绍,2019年全国婚姻登记机关共办理结婚登记947.1万对,离婚登记415.4万对。

相比之下,2018年结婚登记人数共有1013.9万对,这也意味着,2019年的结婚对数同比减少了66.8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这也是近10年来结婚数量首次低于千万对。

结婚数量近年来首次跌破千万对

记者梳理民政部近年的相关统计数据发现,自民政部有关于婚姻登记服务的统计数据以来,我国的结婚登记人口在2008年首次突破千万对,达到1098.3万对。

自2008年到2013年,结婚对数一直稳步增长,到2013年达到1346.9万对的峰值。不过自2013年往后,结婚对数开始逐年下降,到2018年降至1013.9万对。以2013年为分水岭,自2008年到2018年,结婚对数成“倒U”型发展。

总的来看,从2008到2018年,结婚对数都保持在千万对级别以上。2019年的结婚登记人数为947.1万对,为11年来首次跌破千万对。

从2008年以来,结婚率的走势与结婚对数保持了一致,从2008年的8.3‰一路上升到2013年的顶峰9.9‰,此后逐年下降,到2018年结婚率再创新低,至7.3‰。

与我国结婚率持续走低相对应的是,现实生活中不婚、晚育的现象也越来越常见。

对此,民政部社会事务司二级巡视员杨宗涛在发布会上分析,结婚率逐年走低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一是适婚人口总数下降。我国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出生人口数量减少,这是当前结婚率下降的最主要原因。

二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不少人的婚姻观念发生了变化。

三是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年轻人受教育的年限增加,结婚年龄不断推迟,相当一部分适婚人口没有结婚。

“结婚和生育密切相关,结婚率降低会影响人口出生率,进而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对此应该引起足够重视。”杨宗涛说。

离婚率基本呈现逐年上升走势 

2019年全国婚姻登记机关共办理结婚登记947.1万对,离婚登记415.4万对。由此可计算出离婚/结婚之比为43.86%,这意味着,每当有100对新人结婚,就有约43.86对夫妻同时办理离婚!这多少有些令人唏嘘。

社会上常引用的离结比即“结婚离婚比”,指一定时期内离婚对数与结婚对数之比,通常以百分数表示。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离结比是把离婚对数与结婚对数直接相比,分子中的离婚者与分母中的结婚者并不一定是同一拨人,而且基本上是无关的。从这个意义上讲,离结比与我们常说的“离婚率”并不是同一概念。

王金华表示,中国的离婚率统计采取与国际接轨的做法,具体统计办法是:某年的离婚率=某年离婚对数/某年的平均人口数×1000‰。以2018年为例,全国结婚登记1010.8万对,离婚总对数是446.1万对,离婚率是3.2‰。

2019年的离婚率尚在统计当中,但近11年来的离婚率走势逐年上升,从2008的1.71‰的离婚率一路攀升至2017年的3.2‰,2018年离婚率与2017年持平,同为3.2‰。

记者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法院审结离婚纠纷案件140余万件,比2016年略有上升。2014年为112余万件、2015年为120余万件,这也基本证实近年来离婚案件数量逐年上升。

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清华大学作专题讲座时关于“离婚率”的片段引发关注。周强表示,这些案件中将近74%的离婚案件原告为女性,另一个注意的点是婚姻的“七年之痒”已经变成“三年之痒”——婚后2年至7年为婚姻破裂的高发期。

事实上,离婚率逐年攀升的情况不止在我国发生。中国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夏吟兰表示,“近几十年来,全世界的离婚率都在上升,在许多国家已经成为受人关注的社会问题。”俄罗斯的离婚率约为4.5‰,美国约为3.6‰,德国的离婚率约为2.19‰,英国约为2.05‰。

很多国家和地区针对“离婚率”的上升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以降低“离婚率”,保障家庭的稳定,减少社会不安定的因素。

例如,韩国推出了“离婚熟虑制”——两个人如果想离婚,法院不会马上接受离婚申请,而是让他们回去考虑一段时间,确定不是冲动离婚,才能提出申请。

在美国,离婚程序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办理离婚一般要花一年时间,所需的法律费用平均为1.5万至2万美元。除此之外,在过去5年,美国政府出资2亿多美元推行“健康婚姻”计划。俄罗斯政府还通过征收离婚税来降低离婚率。

在日本,有“心灵医生”等心理咨询网站推出收费的“离婚防止计划”服务。

2019年12月24日,民法典各分编草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分组审议。草案中增加了关于“离婚冷静期”的规定。

草案第1077条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30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前款规定期间届满后30日内的,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由此,“离婚冷静期”写进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也是首次进入国家立法层面。

图片来源:新华社

低结婚率、高离婚率反映婚姻观变化

结婚率逐年走低,离婚率逐年攀升,两相交叉,反映出新时代人们婚姻观念的变化。

据《参考消息》此前报道,外媒认为中国结婚率走低、离婚率升高的根源在于经济崛起和女性不断变化的职场及家庭角色,这引发新一代年轻人开始对婚姻在中国社会中的传统角色产生质疑。

中国社科院社会心理学研究中心在2019年12月发布了《社会心态蓝皮书》。其中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婚姻满意度存在性别差异,中国男性的婚姻满意度总体高于女性。

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女性对家庭经济的贡献已经达到35%,同时女性对个人学习进修的投入也多于男性,这让女性对未来职业规划中表现出比男性更积极的职业状态。

而在评价成功女性的标准中,半数以上女性选择了“在所处的领域有一定成就”。相比之下,2016年同样的调查中,“有自己的处世态度,不随波逐流”还是首位要素。

这也表明,女性正逐渐打破传统观念中“依赖”“顺从”等标签,从家庭角色中突围,希望在职场上取得更大的成就,树立事业领域的新形象。

2018年以来,有数十个女性知识服务机构获得融资,女性群体在知识付费的消费比重正逐步上升。有数据统计,几大知识付费平台女性用户占到60%~70%。

小鹅通数据报告显示,2017年小鹅通知识付费的用户中,女性用户占比达到62%。千聊数据也显示,在每10个知识付费订单中,就有8个是女性用户。

事实上,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机采访的多名女性当中,几乎无一例外对婚姻保持开放态度——“相爱就在一起,不爱了就分开”、“我是一个人能过,不会为了结婚而结婚”、“我有独立的资本,对方触动了我的底线,肯定要离婚”——这样的思潮逐渐成为女性的主流。

事实上,也确实有数据显示女性不婚比例逐渐上升。南开大学教授原新曾表示,2015年全国30~34岁女性不结婚比例在6%左右,比1990年提高了10倍左右。

另一方面,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副会长李明舜认为,离婚率上升肯定有不可忽视的负面效应,但从一定意义也表明人们对婚姻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由于现代人的人本意识不断提高,对于离婚现象和离婚者也给予了更多的理解和包容。

封面图片来源:新华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结婚率 离婚率 结婚登记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