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法国大罢工已创25年最长纪录,本周事态或继续升级:马克龙的养老金改革究竟为何阻力重重?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1-08 21:41:37

一场被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强调将让退休制度更透明、更公平也更具备财政可持续性的养老金体系改革,触碰了法国政治改革的雷区,也牵动着社会各界的神经。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与90年代之后法国历任政府温和的“修修补补”相比,本次马克龙改革直接“剑指”养老金“多轨制度”。

每经记者 唐如钰    每经编辑 肖芮冬    

1月6日,由法国养老金制度改革引发的法国全国性罢工进入第二个月,同时也进入至关重要的一周。本周法国政府与各大工会间的新一轮谈判将开启。

这场被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强调将让退休制度更透明、更公平也更具备财政可持续性的养老金体系改革,触碰了法国政治改革的雷区,也牵动着社会各界的神经。虽然,法国当局一直强调旨在更加公平和缓解因养老金体系而日益加重的财政赤字。但最新的民调显示,大多数法国人仍支持抗议运动。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政治研究室研究员、中国欧洲学会法国研究会副秘书长彭姝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马克龙提出的《法国养老金制度改革纲领》是近20余年来少见的大力度改革方案,“过去历任政府主要以调参数的方式温和地改,这次直接瞄准了制度结构”。

此外,亦有分析人士指出,无论谈判结果如何,法国养老金体系改革的大方向都是不可逆的,“当下的法国需要这样的动作,以缓解日益严重的养老金亏空和财政赤字”。

亮“手术刀”的改革

彭姝祎向记者强调,与90年代之后法国历任政府温和的“修修补补”相比,本次马克龙改革直接“剑指”养老金“多轨制度”,旨在解决二战以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以及给国家财政“松绑”。

具体而言,本次改革主要包括逐步取消现行的42个特殊退休制,建立全民统一退休制(设按工资指数和工作年限计算的退休权利积分制),维持62岁的法定退休年龄,但同时确立64岁为“均衡年龄”,预备逐步过渡,以保障退休金来源和制度的可持续,并逐渐与欧盟接轨等举措。

与全球大部分国家采取的基础养老保险“双轨制”不同,法国施行的是“多轨制”。虽然,现行制度多达42种,但总体而言仍可归为四大类:第一是覆盖私有部门薪金雇员的“总制度”;第二是覆盖农业主和农业工人的农业制度;第三是覆盖自由职业者和自雇佣者的“非工非农制度”;最后则是以覆盖公有部门和准公有部门为主的“特殊制度”(注:“特殊制度”下又有不同的行业制度)。

四大种类制度之间的待遇不同,尤其是“特殊制度”和其他相比存在着缴费年限较少、退休年龄偏低、待遇水平较高等福利特权。例如20世纪,海事、铁路交通、能源电力系统的工人,因其工作时间长、工作环境恶劣而享有提前退休的权利;同样芭蕾舞演员因职业的特殊性也被允许在40岁左右开始领退休金。此外,教师、芭蕾舞演员等职业均可以职业生涯最后6个月的工资来计算最终养老金水平。

“特殊制度”的设立是为保护与保障艰苦行业工作者的福利和晚年生活,这是政府政策公平的体现。但值得注意的是,特殊制度多设立于二战前后,当下的科技技术相较于从前大部分艰苦行业早已不再艰苦,而一部分“特殊群体”正在成为“特权群体”。

此番“奶酪”被动后,在工会的组织下,法国掀起了这场25年以来历时最长、近百万人规模的全国大罢工。

除逐渐取消“多轨制”外,此次改革的另一大核心即是要设立全民统一按工资指数和工作年限计算的退休权利积分制度。由于该举措是针对所有法国民众的,因此也引发了更多的担忧——一方面,工会担心这会使人们工作更长时间,领取更少的养老金;另一方面,律师、医生、飞行员等群体则担心自己所在行业的退休储备金还可能被“掠夺”(注:法国各自行业设有退休机构缴纳分摊金,从业者退休后从自己所属行业机构领取退休金。为了保证向统一的单一退休体制过渡,改革方案预计要从各种现存退休体制收取与各个体制剩下要支付的退休金相当的储备金。)

如此,马克龙政府的改革计划也引起了“特殊制度”之外民众的不满。据法国咨询公司Elabe最新一份民调,三分之二的法国人反对“基准”年龄措施,53%的受访者支持继续罢工。此外,43%的受访者认为,政府要对当前危机负责。国际市场调研公司Ifop的另一份民调则显示,55%的法国人不希望政府改革到底,当下支持罢工的比率比反对罢工的高。

与此同时,虽然马克龙政府一直强调旨在推行更公平的政策,让更多人受惠。但一位名叫Chloe的小学教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其当下薪资收入较低、难以储蓄,只能靠现行“特殊制度”按计算退休前6个月的薪资优势得到丰厚的退休金,若改革新政实施,其未来的退休金将大幅缩水。

有分析人士即指出,“这是一次必要但不完美的改革计划”。彭姝祎则预计在接下来的谈判中,马克龙政府会与工会达成一系列的妥协,并出台相应的补充、过渡政策,以及采取“新人新办法、老人老板法”等,“事实上一些妥协已经在达成,比如将飞行员、芭蕾舞演员例外”。

“迫在眉睫”,不得不改?

声势浩大的反对浪潮和胶着的谈判之下,法国政府对于改革的态度却并未松动。2019年12月31日,马克龙在新年前夕的传统讲话中表示,他希望政府能尽快与工会就改革达成妥协,但前提是不违背部长们制定的原则。1月7日,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亦公开表示,他对法国实行全民养老金制度的原则是“坚定的”,同时对实现这一目标所涉及的方法持开放态度。

对于法国强硬的态度,彭姝祎表示,虽然对养老金制度“动刀”是马克龙竞选时许下的承诺,但也是一场已不得不为之的改革。

一直以来法国作为高社会福利国家,其养老金制度有鲜明的收入调节与财富再分配功能,在防止老年贫困方面有突出作用,并能较好地保障社会公正。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研究显示,2018年法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的贫困率为4%,远低于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12%。此外,法国养老金替代率较高,有统计表明,法国社会养老金对收入替代率约在70%左右,而这一数据在经济发展更健康的英国和德国则分别为53%和46%。

因此,也被许多人调侃为最幸福的退休制度。但这样的“幸福”是以持续加重政府财政负担为代价。

彭姝祎就指出,现行的法国养老金制度具备高依赖、高替代、高赤字的特点。一方面,法国社会高度依赖“现收现付”的公共养老金制度(即第一支柱)——有统计表明,2005年公共养老金占法国民众个人养老总收入的87%,这一数据在同期的德国为70%,英国则不足50%。另一方面则是高依赖、高替代率也为法国养老金体系和政府财政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尤其是在欧洲社会人口结构失衡以及经济增长乏力等因素的冲击之下,法国养老金体系显得尤其脆弱,法定养老金陷入长期收不抵支的困境,靠政府财政“买单”。

2018年.法国养老金支出已占GDP比重高达13.8%,远高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7.5%的平均水平;同时,也让法国本就严重的财政赤字雪上加霜。2018年12月菲利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便表示,预计法国2019年预算赤字将为GDP的3.2%左右,超过欧盟规定的3%上限。

2014年法国退休指导委员会发布的《法国退休金的发展与前景》中就指出,除非对养老金进行持续改革,否则即便是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即失业率显著下降、经济显著增长),现行的养老金体制最多也只能维持15年。

欧盟则屡次点名批评法国,并且明确要求法国对财政赤字大户——养老金制度进行结构性改革。德国媒体《西部日报》更曾毫不留情地讽刺道:法国的养老金制度总体上是慷慨的,但问题是法国是否负担得起?

如此,马克龙此时大刀阔斧斩向陈旧的法国养老金体系,既是履行其竞选承诺,也是在进行一场已迫在眉睫的改革。

政治“雷区”,艰难进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马克龙已经对税收、劳动法和福利制度做出了“不受欢迎”的改革。但事实证明,养老金改革是最具挑战性的。

截至目前,这场全国性罢工已进入第36天,持续时间已超过1995年历时一个月的“劳工骚扰”,25年前的那场罢工迫使当届政府放弃了对国家退休和医疗体系的改革。

事实上,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受经济持续低迷、在职人口与退休人口比例持续下降等多重不利因素的影响,法国养老金日渐陷入亏空严重,难以持续的窘境。历任政府均想效仿英、美对养老金制度进行结构性改革,建立健全第二、三支柱,国家养老金体系更为均衡、合理,但效果均不理想。

彭姝祎就表示,“一直以来养老金均是法国改革的雷区,属于一碰就炸的话题”。

90年代以来法国历届政府已对养老金制度进行过7轮改革。早在1995年,时任总理阿兰·朱佩试图把前任政府针对养老金制度的改革拓展到公共部门的“特殊制度”,但在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反对浪潮后宣告失败,也间接导致了改革者日后的下台。

此后,鉴于改革伤筋动骨,阻力巨大,难以推动,朱佩之后的政府均把改革的主调定为调整缴费率、退休年龄、待遇水平等技术参数,希望通过这些比较“温和”的技术手段,达到使养老金制度可持续的目的。

此次,马克龙政府颁布的新计划除了要建立更加统一、透明的制度,减轻政府财政重担外,也被视为在为第二、三支柱的发展争取更多空间。“改革后,国家的责任减少,个人的责任增加,也会促使法国民众为退休做更多的规划。”彭姝祎说道。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法国 养老金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