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城市冷暖

每经网首页 > 城市冷暖 > 正文

急转之下的韩城市长……

2019-11-05 14:15:53

李智远主政时期,韩城大刀阔斧,变化确实很大,去过的人也评价颇高。彼时韩城,是明星,是标杆,韩城“八学”在陕西名噪一时。

近两年因何又跌下了“神坛”呢?

客观而言,韩城的问题,要放到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去看。

随着调结构、降杠杆、去债务的深入,还不能从传统发展模式中彻底走出来,失落是必然的。韩城在很大程度上,正是这种转型时代的典型缩影。

就此而言,韩城人的委屈是能够理解的,从高光到至暗的高速转换,又有几人能够适应?也包括它的“博士市长”杜鹏,也是承受了较大的压力……

比如,韩城城投债爆雷之后,省上的意见比较大,大领导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韩城不是韩城的韩城,韩城是陕西的韩城啊!”

再之后,这位80年的年轻市长,只干了一年零三个月就被调离,留下诸多有趣的“故事”,正应了韩城的那句宣传语“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当前,担子又转到了亢振峰的肩上,同样也是博士的亢先生,又会留下怎样的“故事”?

01

韩城这个地方很不简单。

出过太史公司马迁,出过多朝宰相,明清两代进士119位——一个小小县级市,历史文化底蕴之深,放眼全国,难有望其项背者。

然而早先多年,能源重镇深掩人文底蕴,成为韩城的标签。

龙门钢铁、陕焦化工、韩城矿务局、大唐韩城发电厂等,支撑着这座城市的经济运转。外地人提到韩城:噢,那鬼地方,又黄又黑又呛,到处是污染!

千年来的骄傲只能藏进骨子里,生态之恶劣,心态之憋屈……个中滋味,韩城人自知。

随着资源环境约束瓶颈日渐收紧,更紧迫更现实的问题在于,韩城将往何处去?如果不下决心尽快转型,继续一条道走到“黑”,城市命运恐怕将很难看到希望。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初……

彼时,黄河对岸的山西大同,耿彦波推行的古城改造正进入高潮。文物专家批评其过于“理想化”;当地官员表示,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这座资源型城市的转型发展;大同民众则认为民生环境得到大幅改善。

如今回头来看,彼时的韩城与大同,颇多相似,“要么转型,要么绝望”。

面对这种近乎绝境的局面,于破局者而言,想要将城市快速拽上可持续发展的轨道,除了充分发挥当时尚且宽松的金融政策,似乎很难有其它优先路径选择。

2014年11月,李智远出任韩城市长,当年的旅游收入占比GDP仅5.11%。

在此之后,韩城陆续成立近30家国有平台公司,大兴“旅游+城建”……

至李智远三年多后离开,韩城已入选“全国最具影响力十大全域旅游目的地”,民生环境、城市面貌焕然一新,GDP由2014年的303亿,升至369亿,旅游收入占比GDP升至17.88%,成为重要的新兴产业。

韩城人对过去几年念念不忘,根因在于,他们亲身经历了一次“绝境重生”!

02

韩城这个地方,主政官不好当。

2018年3月,李智远从市委书记任上调往铜川,时隔不久,市长褚锦锋升任市委书记,空缺出来的市长位子,很快由延安宝塔区区长杜鹏接任。

韩城人对杜鹏认知并不深,闻其顶着80后厅官、北大博士、某人高徒等光环而来,刚开始还是寄予了很多期待的……

但这一时期,赶上国家调结构、去杠杆进入深水区,地方政府环保、债务压力持续加大。

此般情形下,刚刚经历“绝境重生”的韩城,还来不及喘口气,必须如履薄冰,再度转型,向着更加平衡的发展迈进。

事实上,韩城还是跌下了神坛。

11月,其被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点名批评。

尽管此前两年,韩城万元GDP能耗连续降低6.4%,环保工作看起来卓有成效,但环保毕竟是一项持之以恒的事业,尤其被点名之后,韩城紧接着被媒体爆出,仍存在焦化企业无组织排放的情况——顶风作案,这就很尴尬了!

12月,韩城城投旗下信托产品违约,事情虽然最终得以解决,但信托政信项目的城投信仰,进一步被打破了。

真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今年1月,韩城又因入城口“鲤鱼跃龙门”景观提升工程受到住建部批评,尤其在城投公司刚刚爆雷的情形下,审视这次事件,更显意味深长。两个月后,韩城再度因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不力,被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通报……

一系列问题,在陕西舆论场中被持续热议。

同时令韩城人委屈不已,不久之前,这座城市还被媒体冠以“韩城奇迹”。

但彼时奇迹,毕竟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创造的。

大环境不同,博士也非万能,更乏良策。如此持续低沉,韩城真就不知道是谁的了?

据悉,韩城城投负责人曾几度找某领导解决信托债务的问题,得到的回复不太好,大意是公司的事情公司解决,钱又不是我借的之类……

后来,大领导就有了那句意味深长的话,“韩城不是韩城的韩城,韩城是陕西的韩城!”

03

于是,杜鹏成了匆匆过客,一年零三个月后,亢振峰接过韩城市长一职。

在此之前的某新闻发布会上,韩城“建设黄河沿岸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定位被再度重申。

作为全国百强县、陕西计划单列市,当怀此大志!

只有成为区域中心城市,吸纳更多人口进入,才能拉动更多内需和有效投资——首先是基础设施建设,今后的基建投资瞄准中心城市,其实际效益是最好的;其次是住宅和其它民生配套建设;还有服务业的空间拓展……

这也就意味着,很多沿袭已久的东西,需要颠覆性改变。

过去的城市发展逻辑,是依靠产业吸引人、人繁荣城市,如今则转变为优质生活吸引人、企业跟人走;上半场追求速度、效率,下半场追求平衡,以人为本,民生结构、生态文明等的平衡。

换句话说,韩城剑指区域中心,首先要成为区域教育中心、民生中心、幸福中心。

面对这种全新且艰巨的转型挑战,理念新、讲方法、有节奏、视野开阔、综合能力强,同时操盘经验丰富的主政官员,必然成为组织部门考察的主要人选。

2015年,韩城与西安交大共建基础教育园区,托管市人民医院之后,最近又提出“举全市之力推动大学城建设”的设想。

巧合之处在于,亢振峰对此并不陌生。

其任职沣西新城时期,曾操盘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交大新校区)项目。

出任西咸新区管委会副主任之后,这位经济学博士继续被委以重任,分管发改、财政、国资、金融、税务、工业和信息化、科技、商务、自贸等重要领域。

更早之前的履历显示,其曾参与组建浐灞生态区和承办世园会,是大西安生态特区最早的一批创业者之一。

几番辗转,1969年出生的亢振峰,早已过不惑之年。

此赴韩城,望其不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师安鹏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