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热点公司

每经网首页 > 热点公司 > 正文

*ST中捷保壳进行时:“德隆系”管理层大撤退,大股东麻烦不断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9-26 23:56:13

“管理层不懂实体经营,是乱搞!”9月9日,*ST中捷投资者说明会现场,原实控人、现公司第三大股东蔡开坚直言现任管理层既没法通过资本运作加强公司盈利能力,也需要对原有缝纫机产业的亏损负责。

每经记者 沈溦    实习编辑 汤辉    

9月26日早间,*ST中捷(002021,SZ)公告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大会通过了补选董事和独立董事的提案。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本次投票“不出意外”出现了高比例反对票的情况,反对比例也完全相同,达到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37.5185%。

而本次的董事补选还只是上市公司现任董事会“重组”开始,就在9月2日,董事、副总经理王端提出辞职,9月18日,公司再次公告董事长周海涛、独立董事梁振东等申请辞职。值得一提的是,包括王端、周海涛以及年初辞职的前董事长马建成在内被视为“德隆系”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后的掌舵团队。

管理层密集辞职,股东反对声音不绝,正经历“保壳”的*ST中捷似乎前景未知。对此,9月26日,一名接近上市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从年初开始,因为现任大股东和管理层难以挽救业绩,部分股东联合反对大股东的形势已经出现,“包括二股东和三股东其实一直要求大股东方面让出实控权,相互间的争斗持续已久。”

“保壳”时间接近,“德隆系”团队集体辞职,后续上市公司走向如何?原公司实控人、现公司第三大股东蔡开坚表示:“(控制权问题)马上会有结果,他们(大股东)将会退出,下一步会想办法保壳。”

“德隆系”技穷

资料显示,*ST中捷原名中捷股份,主营业务是研制、生产和销售中高档工业缝纫机系列产品,2004年7月于深交所上市,前实际控制人为蔡开坚。

2014年之后,借由*ST中捷大股东中捷集团破产重整之机,“德隆系”公司玉环捷冠投资有限公司经由浙江中捷环洲供应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捷环洲”,现*ST中捷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17.45%)控制了上市公司,中捷环洲法定代表人万钢成为*ST中捷的实控人。

不久之后,具有奥康集团和万向投资背景的宁波沅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宁波沅熙”)受让中捷集团持有的1.1295亿股股份,占*ST中捷总股本的16.43%,成为*ST中捷第二大股东。此外,蔡开坚仍持有公司8.85%股份为第三大股东。

在“德隆系”入驻后,“德隆系”旧部进入高管层,包括上文提到的担任过董事长的马建成、周海涛,以及副总经理刘昌贵和董秘王端等人。

在被“德隆系”旧部“控盘”后,公司改名为中捷资源。经营范围也扩充为实业投资、股权投资和投资管理咨询服务;矿业资源及能源的投资、开发、经营;新能源产品技术研发、生产、销售等。

不过,“德隆系”的入驻却未能对公司业绩带来实质性影响,多次资本运作也均以失败告终。比如2015年6月,*ST中捷公布募资规模达81.9亿元的定增预案。其中15.81亿元用于收购江西金源95.83%股权,过半数资金用于俄罗斯境内的阿玛扎尔林浆一体化项目和后贝加尔有机农牧业项目。

上述定增案几经修改,募资降至35.15亿元,于2016年11月过审,却一直无法获得定增批文。2018年3月8日,*ST中捷宣布停止2015年筹划的非公开发行事项,定增预案就此落空。

随后*ST中捷涉足过矿产资源、跨境电商等,比较典型的失败案例是去年12月的“闪电”重组。*ST中捷于2018年11月披露拟收购跨境出口电商企业棒谷科技的100%股权。但一周之后,“由于对部分交易条款尚无法在一定期限内达成一致意见”,重组失败。

既无法在擅长的资本运作领域开展拳脚,“德隆系”的实体经营能力似乎也不佳,2016年公司靠着出售一处矿业公司股权等非经常性手段盈利1500多万,同期实现的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则亏损约1.41亿元。但2017年和2018年,上市公司再次连续亏损,并于2019年4月,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名称变更为*ST中捷。

今年上半年*ST中捷净利润亏损2955万元。公司预计今年1~9月净利润依旧亏损,亏损额为4300万~5700万元。“管理层不懂实体经营,是乱搞!”9月9日,*ST中捷投资者说明会现场,蔡开坚直言现任管理层既没法通过资本运作加强公司盈利能力,也需要对原有缝纫机产业的亏损负责。“实际上,通过加强管理,这块资产自保的能力是有的。”蔡开坚表示。

记者也注意到,今年正逢中捷缝纫机品牌创办25周年,公司召开了系列活动庆祝,而公司员工也表示,厂里订单不错,前阵子还在加班。

不过,记者也了解到,在*ST中捷投资者说明会现场,以董事长周海涛为代表的几名高管面对股东提问如何避免暂停上市时直言,暂时还没有切实的计划。

控制权博弈

大股东操盘下的上市公司业绩低迷,资本运作迟迟不见效果,公司股价也从最高冲到14.99元一路滑落,截止到9月26日,公司股价报收1.56元。

大股东毫无作为也引起了其他股东的不满,“大股东(相关利益方)是坏人,既不好好经营,也不想办法保壳,所以我们要争取控制权。”9月25日,蔡开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据透露,从上半年开始,包括宁波沅熙和蔡开坚等重要股东联合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却屡屡受挫。

5月6日和9月12日,宁波沅熙曾两次向*ST中捷董事会送达临时提案欲加强自身在董事会话语权,均被拒绝加入临时股东大会表决。

对此,宁波沅熙并不服气。*ST中捷7月16日公告称,公司收到法院传票,宁波沅熙、蔡开坚起诉上市公司,请求撤销*ST中捷2018年度股东大会通过的全部决议。

值得注意的是,引发此次诉讼的缘由,是蔡开坚与中捷环洲之间的股份表决权及投票权委托的真假不明。*ST中捷于5月14日公告称,中捷环洲与蔡开坚签署了《表决权及投票权委托协议》,蔡开坚将所持*ST中捷全部股份的表决权及投票权全权独家不可撤销委托给中捷环洲。但蔡开坚在2018年度股东大会后表示,未签署《表决权及投票权委托协议》,随后与宁波沅熙联手将上市公司诉至法院,请求撤销2018年度股东大会的所有决议。

由于双方各执一词,上市公司也无法辨别真假,表示“最终应以司法机关对《委托协议》解除效力作出认定为准”。

股东夺权始终未能有进展,但进入九月之后代表“德隆系”的董事会成员却连续辞职原因是何?9月26日,蔡开坚对记者表示,近期,经过股东方面的申请,法院已裁定中捷环洲的破产清算,裁定书也已发给上市公司,但一直没有公告,之后大股东应该会退出,(注:记者未能从其他方面证实该说法)。启信宝数据显示,中捷环洲有10次股权冻结记录。

对于上述情况,上市公司是否知情?记者咨询上市公司相关高管,对方表示自己并不知情,需询问董秘,记者又再次致电并短信联系暂代董秘职责的董事长周海涛,不过对方始终未能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ST中捷 德隆系 保壳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