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首页头条

每经网首页 > 首页头条 > 正文

整肃风暴来袭!“1块钱”引发乡镇末端网点请退潮 配送费或“不降反升” ?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9-02 23:14:15

末端代理点停止服务、派送费“不降反增”的背后,则是快递末端配送难题在消费者、快递公司及邮政监管部门面前的又一次升级。

每经记者 赵雯琪 朱万平    每经编辑 王丽娜    

国家邮政局面对末端收费乱象的再次出手,无疑是过去一个月物流领域的“大事件”。而省、市两级邮政管理部门一度在一周时间内暗访2573个乡镇、5379个末端网点,更堪称“雷霆行动”。

如今,“集中清理”刚刚满月。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截至8月29日,全系统实施行政处罚273起,已经上缴罚款金额127.3万元。但是在集中清理过程中,末端快递长期存在的痛点和矛盾也暴露出来。

8月底,四川南充南部县官方微信公众号“南部乡村在线”发布消息称,“接邮政管理局通知一律取缔违规收费现象,因快递公司派送范围只能到达县城,南部乡镇各代办点属个体私营门店无法满足各位客户本镇取件的条件,部分偏远村镇9月1日起将停止运送快件业务。”一时引发村民的吐槽和讨论。

9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四川南充南部县走访了解到,此前在南部县一些较偏远的乡镇会收取1~5元的取件费。一位“通达系”快递公司南部县分公司人士张明(化名)向记者表示,国家邮政局宣布整治后,不少偏远乡镇代办点都选择关门,停止运送快件业务。现在快递到了南部县城,要么偏远乡镇的收件人到县城来取,要么通过中国邮政转运,但要额外支付10元配送费。


申通快递南部分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实际上,南充南部县的情况不是个例,在末端代理点停止服务、派送费“不降反增”的背后,则是快递末端配送难题在消费者、快递公司及邮政监管部门面前的又一次升级。

“不降反增”的末端快递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南部县了解到,该地区偏远地区长期存在快递代理点收费的问题。

在不少消费者看来,这些快递代办点“雁过拔毛”,一个价值10多元的小件快递,只要在它们那儿存放过,哪怕只是几分钟也会收取1~5元不等的取件费。“有些代办点取件费比较高,甚至达到5元/个。”一位南部县城内的快递经营者向记者介绍。

很多人认为,本来就是10多元的东西,也已经付过快递费了,取件时还要交5元的取件费,确实不合理。如果网购的次数比较多,每个月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

然而,这些乡镇快递代办点收取件费,也有自己的理由。张明向记者介绍,这些代办点都属于个体私营门店,需自负盈亏。由于这些乡镇往往离县城有1~2个小时车程,较为偏远,需要这些私营门店到县城来拉货,而这一路上所产生的油费、过路费等成本,成为其收取件费的理由。

按理说,上述乡镇代办点帮快递公司派送快递,快递公司应该付给他们一些费用。但张明却坦言,“我们和代办点没有经济利益关系,不用给他们钱。”收取件费成为支撑代办点的一大重要经济来源。

张明坦言:“我们送一个快递,只拿得到1元多一点的收益。”如果除去人工以及将快递从南充市拉回南部县的物流成本,基本上赚不到太多钱。

张明都在“叫苦”,更不用说他所在快递站下面的乡镇代办点。按照张明的说法,下面代办点收至少1~5元的取件费,利润水平可能比他还高。不过,偏远乡镇的快递,在数量上肯定要较县里少很多。

在不少消费者看来,代办点收取件费存在不合理。包括价格不透明,“代收点说收多少就是多少”、强制收取等。只是一些代办点收1元、2元,不少人懒得计较而已。但也有不少人会找到张明理论,用张明的话讲,“遇到各式各样的人都有,这还是需要相互体谅与理解。”

实际上,乡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并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属于典型的价外收费违法行为。针对快递末端违规收费情况,国家邮政局相关负责人8月1日曾表示,这违反了邮政业法律法规和快递服务标准、损害了用户合法利益、增加了用户负担。8月份要集中开展违规收费清理整顿工作,并形成常态化管理。

如今,国家邮政局宣布一律取缔违规收费,严厉打击未取得客户同意出现二次收费现象。

在有关部门整治后,张明对记者称,不少偏远乡镇代办点都选择关门,停止了运送快件业务。现在快递到了南部县城,要么偏远乡镇的收件人到县城来取,若收件人不同意到县城来取,在寄件人同意的情况下,张明会选择将其转运出去。

“相当于我们再下一个单,将快递交给邮政,由它们将快递派送到下面的乡镇。”张明坦言,这样的成本也很高,一个单至少需要10元。这无形中又增加了中间的物流成本,而最终,这些成本未来是否又会转嫁到消费者的身上则不得而知。

整肃风暴背后:乡镇代理点的生存尴尬

实际上,在取缔“取件费”的过程中,四川南充南部县出现的情况不是个例。

此前据媒体报道,资中县也有不少乡镇快递网点也萌生退意。据资中县快递协会消息,受此影响,该县33个镇中目前已有8个镇的几乎所有快递网点申请退出。资中县邮政管理局甚至预测,如果乡镇快递网点经营中的“瓶颈”问题不解决,后期该县可能有70%的乡镇快递网点关门。

一家加盟制快递公司相关负责人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这段时间确实一直有末端乡镇合作代理点申请退出。原因是取消派送费用后收入无法支撑代理点的运营。

据他透露,其实很多偏远乡镇地区各家快递公司没有独立网点的,都是代理合作,快件到达快递公司末端点后,会采取自费让第三方运输将快件拉到乡镇的形式,然后再派送,这样的客户是方便了,但是网点成本太高,且有些客户明确告知快件只能到达某个点,可以去自取,但是客户又不愿意去取。

“大量代理点的清退,快递公司只能由上级网点直接派车送下去,如果没有很好的机制,可能短时间内各家快递公司会补贴的形式去扶持代理点,但是长期的话肯定成本支出太高。”他表示。

一位接近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则认为,快递企业总部给末端代理点的派费越来越少,覆盖不了基础的服务,而对于传统服务距离比较长、成本比较高的地方,总部应该增加补贴、持续补贴。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某种程度上,由于部分农村、乡镇代收点地处偏远,大大增加了网点的配送成本,而行业价格战导致快递单票价格屡创新低,这也是部分农村、乡镇代收点乱收费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据了解,在这次清退过程中,各寄递企业也采取了积极措施。目前,邮政EMS、顺丰总部公开承诺不会违规收费。百世快递总部对海南儋州、临高地区百世快递乡镇快件增加派件费用扶持政策。中国邮政集团四川分公司和四川圆通、中通、申通、韵达4家省级快递公司公开承诺停止快递服务末端违规收费行为,给予末端网点优惠政策和资金补贴。广西区级总部企业发布禁止乡镇快递网点违规收费的联合声明。云南11家省级总部企业负责人签订了《快递末端网点经营服务承诺书》。

位于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的一家圆通快递点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而对于不少快递公司来说,承诺不违规收费、扶持代理点的背后,则是快递公司末端成本的再度承压。

上周各家快递公司发布的2019上半年财报显示,因为深陷“价格战”泥潭,多数快递公司利润不及预期,单票收入也持续降低,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末端的投入无疑增加了快递公司的营收压力。

对此,中国快递协会原副秘书长邵钟林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加盟制快递企业末端派送公司与快递加盟总部都是独立法人企业,他们内部的费用结算,要体现市场主体之间公平交易的原则,末端派送要体现出劳动交换价值。此外,末端派送可以向规模化、平台化、集约化的道路发展。去年生效的国务院快递暂行条例鼓励建立最后一公里的综合配送平台。

末端痛点呼唤新物种、新平台出现

实际上,这不是国家邮政局第一次对快递末端违规收费问题的治理。今年4月以来,国家邮政局在全国范围统一安排开展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整改工作,并取得一定成效,并在近期向全系统全行业下发《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清理整顿工作方案》。

而如今,多地存在的末端代理点退出、快递无法送达偏远乡镇等问题,是否会让已经如火如荼的快递下乡与电商大力发展下沉市场的战略踩下刹车?

早在今年年初,国家邮政局就表示将在年底前基本实现全国建制村直接通邮,并计划2019年新增5000多个直接通邮建制村,进一步完善邮政服务网络、缩小城乡差距、提升邮件投递水平。

国家邮政局等7部门此前也在联合意见中提出,要进一步补齐农村服务短板,到2022年实现建制村电商寄递配送全覆盖。一系列新举措将有力支撑农村电商发展,并有效促进农民持续增收、巩固脱贫成果,助推乡村振兴。

而如今,因为成本问题而大量清退的代理点,导致多数偏远地区村民因为代理点关闭无法取件或者需要更多转运费才能取得快递包裹,又成为摆在所有人眼前的矛盾。

上述接近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的人士表示,末端代理点的集体退出的一个根本原因在于取消派送费后,代理点周边的快递量达不到养不活一个网点的数量,这也是市场经济下市场自然选择的结果。而这就需要引导通过共享共配的方式来建设最佳代理点,未来除了传统的邮政、或许也会出现某个政府补贴的服务点最终解决末端配送问题。

一直以来,末端配送都是快递行业绕不开的难题,而在包裹量爆发式增长的过程中,快递行业的各方矛盾和问题愈发明显,而最难、最突出、最无解的问题则聚集在最后一公里。业内人士认为,未来的“最后一公里”一定是智能化、多元化的,包括共享化。不过,即便新物种频出,依然存在用户无法验货、盈利模式不清晰等诸多痛点亟待解决。

上述接近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人士坦言,中国村镇分布、地形条件都较复杂,南北存在巨大差异,如何共享,选择什么地方,都还存在问题。

“国家邮政局一直鼓励共享共配,但是现在各家企业都希望把自己的网点布下去,共享共配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该负责人表示,“快递下乡不是每家企业在村里建设一个网点,一定要几家公司有协议,或者统一由一家公司服务。”

被强调的是,快递量的提高可以养活一个网点,而不是靠低价去养活一个网点。该负责人解释,快递下乡是一个大的趋势,比如拼多多激发了基层的购买力、基层农产品经过精准扶贫卖向全国,核心能力是要增加快递的量,才有可能养活一个网点。

而上述快递公司负责人则表示,扶持末端、共享配送、转寄合作或是解决末端问题的主要方法,可能还会在共享模式加入更多新的创新,比如和乡镇电商销售合作。

据邮政局最新表示,国家邮政局将继续深入推进“快递下乡”工程,通过邮快合作、交快合作、快快合作等集约化发展模式,进一步推动快递网络资源共享、成本降低,释放乡镇末端网点建设的内生动力,提升末端网点生存能力,为广大农民提供有质量保障的快递服务。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乡镇 末端网点 快递 配送费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