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重返GDP20强,东莞凭什么留住“华为们”?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16 19:14:04

自2015年起,华为开办开发者大会,此前几届的举办地分别在深圳、上海和北京。而今年,汇聚5000名全球开发者、1500位华为合作伙伴、举行超过200场技术论坛,堪称史上规模最大的华为开发者大会,坐标却是东莞。

每经记者 余蕊均    实习记者 程晓玲    每经编辑 杨欢

____501036641.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8月9日,“鸿蒙”系统在华为开发者大会亮相,吸引各方关注。时隔一周,当人们对于“鸿蒙”的热情稍微冷却下来,我们想来聊聊在这次会上存在感略低的另一个主角——东莞。

自2015年起,华为开办开发者大会,此前几届的举办地分别在深圳、上海和北京。而今年,汇聚5000名全球开发者、1500位华为合作伙伴、举行超过200场技术论坛,堪称史上规模最大的华为开发者大会,坐标却是东莞。

“今天,我想先感谢东莞市委、市政府给华为开发者大会提供了这么好的场地,接下来两天大家将到我们美丽的松山湖,共同在华为溪村参与这次盛会。”在发布会的首场会议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常务董事余承东如是说。

尽管在“鸿蒙”的光环下,观众们对于这次会议举办地的关注度显得微乎其微,但在发布会之外,东莞却以另一重身份回归人们的视线。

8月12日,有媒体发布《2019年上半年城市GDP百强榜》。其中,东莞今年上半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215.93亿元,同比增长6.9%。在时隔2年后,重新回到了全国城市GDP前20强的队列中。

在全球经济形势导致出口型城市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东莞凭何成为逆势而动的“黑马”?“华为们”的接踵而至,又为东莞带来了什么?

开发者大会落地的“第四城”

“我去过几次深圳,但是第一次来到东莞……”此次参会的全球数千名开发者与合作伙伴,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来到东莞。

城叔问了身边几位去到发布会现场的朋友,在他们看来,此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华为和“鸿蒙”身上了,对会场所在地东莞的了解并不多。

继北上深之后,为什么东莞能够成为华为开发者大会落地的“第四城”?城叔梳理资料发现,华为与“世界工厂”东莞的互动,早在14年前就已开始:

2005年,华为与东莞松山湖签订项目投资协议,规划设立华为南方工厂,并于2009年正式投产。此后,华为在松山湖的投资布局持续加码。

2012年5月,双方再次签订项目投资协议,决定在松山湖设立华为终端总部,也就是此次发布会主会场所在地——华为溪流背坡村,与位于松山湖北部的华为南方工厂相距11公里远。

真正走进大众视野的一件“大事”,是去年华为研发人员从深圳到东莞的集体搬迁。据统计,自2018年7月到2019年1月,华为陆续完成5个批次搬迁,共计约16800名研发人员进入华为溪村工作。一时之间,“华为逃离深圳”的说法在业内传得沸沸扬扬。

如今,华为已先后在东莞松山湖园区投资建设了华为大学、华为台湾科技园南部学校、华为机器、华为终端、华为研发实验室、华为人才房等项目,多达数万名“华为人”在各园区内办公。

随着华为的强势入驻,十余年来,东莞松山湖也从2001年规划面积仅72平方公里的工业园区,扩容至今天面积约589平方公里的高端产业功能区,成为外界眼中东莞“最聪明的IT村落”。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拥有18万员工、业务遍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产头部企业,下定决心做出这一举动呢?

一方面是迫于成本和业务布局,华为做出的自愿选择。回到21世纪初,刚刚走过10个年头的华为,面对步步高、vivo等代表着“中国制造1.0”手机品牌的崛起,急需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加速扩大产业规模和研发队伍。然而,此时原基地深圳却地价高企,难以满足其需求。

此前,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曾“炮轰”深圳房地产过度发展对工业产生的挤出效应:“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这时,距离深圳坂田只有50公里的东莞,恰恰是能为华为提供空间的城市。

另一方面,东莞的努力和诚意,也让这件事发生得更加理所当然。其不仅将最有开发潜力的松山湖地块提供给华为,还附赠了很多给力的配套政策,消除华为内部的后顾之忧。

例如,在交通方面,《东莞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总体规划(2016-2030)纲要》明确提出,争取莞深城际、中虎龙城际两条城际轨道进入园区。其中,虎龙城际最终将通至深圳龙岗,也就是华为在深圳的总部基地。

“华为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此前,华为总部在深圳龙岗区坂田街道落地,曾创造出让该街道规上工业总产值绝对值增长6倍以上的“奇迹”。如今,随着华为落子东莞,它将为这座城市带来什么?

先看华为近两年的成绩单。2017年华为实现全球销售收入6036亿元,同比增长15.7%;2018年销售收入7212亿元,其中消费者业务3489亿元。在此次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也公开表示,华为的消费者业务在过去8年里增长了68倍。

东莞,作为华为终端总部所在地,也是其消费者业务的重要基地。以华为系企业所在的松山湖园区为例,2018年生产总值达630亿元,同比增长13.9%,且地区生产总值、税收等主要经济指标的总量和增速均居东莞全市第一。

也是2017年,作为东莞两个千亿级企业之一、多年蝉联广东制造业500强榜首的华为系企业,一举夺得东莞市实际出口总额、主营业务收入和纳税三项冠军,成为“三冠王”。

除了经济效益外,跟随华为脚步来到东莞的,还有其业务体系发达的供应商和上下游企业。

以在2019中国软件百强企业榜单中排名第17的软通动力为例。在去年6月举行的软通动力松山湖新基地乔迁庆典上,软通执行副总裁黄颖曾公开表示,2018年新基地计划入驻1500人,未来五年,软通动力华南区的研发基地也将逐步转移到松山湖,人数规模可达4000人。

与软通动力类似,中软国际、易宝软件、华微明天等华为软件服务商也纷纷在松山湖布局。“华为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华为业务占据公司业务90%以上的易宝软件项目经理黄后林曾如是表示。

可以说,华为在东莞的案例,印证了一家强企带来了一条产业链的龙头效应。此外,广东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告诉城叔,华为所产生的投资示范效应,也能带动更多市场资本的进入,从而激发东莞产业转型的后劲。

机会在前,东莞能不能接招?

对于东莞而言,在将实力强大的“华为们”吸引来了以后,如何将其留住、并与自身发展需求相适应,才是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今年2月公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东莞被赋予了全新的定位——建设战略性新兴产业研发基地。

一边是高端产业集群扎堆入驻的宝贵机遇,另一边是国家战略明确定调的重要使命,东莞能否借势前者实现自身定位的转型升级?在彭澎看来,要做到这一点,上至产业的更新换代、镇街的错位发展,下至社会治安、公共服务等,东莞有待提升的空间还很大。

“过去大量布局的中低端产业,严重占据了新兴产业进驻东莞的空间,如果不通过‘腾笼换鸟’的方式进行产业置换,东莞无疑将面临旧产业出不去、新产业进不来的局面。”彭澎表示,作为承接不同产业布局的重要空间,东莞各镇街的错位、均衡发展非常关键。

东莞全市32个镇街的土地规划可腾挪的空间非常有限,加之每个镇对土地规划的看法不一、定位不明确,直接导致了各镇街间同质化严重和城市内部的“无中心”状态,这成为困扰东莞多年的一大“硬伤”。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主任邹鹏曾表示:“越扁平的地方越需要有一个大哥做榜样。东莞跟其他地方相比,经济总量很大,但是确实没有形成一个中心。”尽管镇街都很强,若是没有形成合力,那么东莞作为大湾区“战略性新兴产业研发基地”的综合实力也就无从谈起。

除此之外,想要留住企业、留住人才,城市的居住环境同样重要。长时间来,东莞给外界的印象从“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到“世界工厂,烟囱林立”,城市品质一直无法与经济发展相匹配。

此前,长园电子东莞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曾提到,公司从深圳搬来东莞,在深圳时的80名研发人才只有10多人跟了过来。同样的薪酬,在深圳可以招到人,但在东莞应征者寥寥无几,“很多研发人才反映不适应东莞,包括日常生活、文化休闲等方面,也希望政府有解决办法”。

今年初,东莞喊出了全力建设“湾区都市、品质东莞”的口号。东莞市委书记梁维东也曾多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东莞下一步将对标广州、深圳等先进城市,突出以品质取胜,努力补齐短板,打造宜居宜业宜游的魅力湾区都市。

如何实现从“烟囱林立的世界工厂”到“高品质宜居宜业之城”的转变,或许才是东莞未来将面临的最大难题。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东莞 华为 鸿蒙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