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中联煤估值53亿拟注入中国海洋石油 曾资本运作未果如今业绩不稳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01 23:20:18

8月1日午间,中海油旗下上市公司中国海洋石油宣布,将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收购中海油持有的中联煤100%股权,现金代价约为53.35亿元。“中联煤曾坐享国内煤层气资源开发的独享优势,可在后期发展中未有太大起色。”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对记者表示。

每经记者 李诗琪    每经编辑 魏官红    

Qq__20190708220809.thumb_head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8月1日午间,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旗下上市公司中国海洋石油(00883,HK)宣布,将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收购中海油持有的中联煤层气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联煤)100%股权,现金代价约为53.35亿元。

中联煤是国内煤层气开采及销售领域的龙头企业。在其成立的二十余年间,经历了多次资本运作和控制权易主,中石油、中煤集团皆曾出现在中联煤的大股东席位上,中海油于2015年才正式对其全资控股。中国海洋石油称,正积极寻找非常规能源开发的机会,相信非常规能源具有巨大潜力并将成为一项重要的能源来源。

不过,上市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中联煤经历了一次明显的业绩下滑,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高达75.93%。但2017年至2018年,公司的总资产增加了近10亿元。

“中联煤曾坐享国内煤层气资源开发的独享优势,可在后期发展中未有太大起色。”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本次交易虽然体现了中海油和上市公司对中联煤的重视程度加大,但如何规划投资并做好成本控制将成为其面临的最大难题。

历经股权腾挪,去年业绩骤降

根据本次股权转让协议条款,中国海洋石油全资子公司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将收购中海油持有的中联煤公司100%股权,并向中海油支付总代价约人民币53.35亿元。

作为本次交易的标的,中联煤在国内的煤层气即煤矿瓦斯的开采和销售领域,占据着龙头地位。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以前,中联煤甚至独家垄断了我国煤层气对外合作专营权。而随着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河南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等企业入局,这一市场格局才逐渐被打破。

截至2018年末,中联煤共有32个煤层气探矿权(探矿权30个,采矿权2个),总面积18212平方公里,占全国煤层气区块面积的35%,区块内非常规天然气资源总量达28400亿方,累计探明储量3201亿方,形成了晋西陕东、晋中、晋东南三个主要储量区及作业区。

即便是我国煤层气领域内的龙头公司,中联煤近年来的业绩却不尽人意。根据中国海洋石油本次发布的交易公告,2018年,中联煤实现扣除税项后的净利润为1754.44万元,同比下降幅度高达75.93%。2017到2018年间,公司的净资产由22.26亿元下降至22.06亿元,总资产却从68.24亿元增长到77.67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在中联煤成立的20余年间,其经历过多次资本运作和股权变迁,辗转于多个能源央企之间。直至2015年,中海油才完成对中联煤的全资控股。

1996年5月13日,当时的煤炭工业部、地质矿产部与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共同出资1亿元设立中联煤。三年后,中联煤的股东变更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和中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双方各持股50%。2009年,中煤集团实现了对中联煤的全资控股,2011之后,中海油才逐渐掌握了中联煤的控制权。

中煤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煤能源2008年公告显示,当时中煤集团正试图拿下中联煤全部股权。具备条件后,中煤能源将按法定程序,择机决定是否行使选择权,收购相关资产。但中联煤这次上市的资本运作最终无果而终。

资本运作与控制权变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联煤长期存在的发展问题。董秀成表示,中联煤在早期拥有着煤层气的专营权,可以说是国家赋予了它最早开采煤层气业务的权力和职责。但在实际发展过程中,由于技术因素和矿权体制等原因,该公司一直起色不大。因此,屡次重组和控制权变化的背后,其目的是通过市场化的资本手段帮助自己进一步发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曾陷虚构资产丑闻,如今面临新考验

在屡次易主的背景下,本次交易又将为中联煤和中国海洋石油带来怎样的改变?

中国海洋石油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正积极寻找非常规能源开发的机会。其相信,非常规能源具有巨大潜力并将成为一项重要的能源来源。此外,石油公司非常规能源产量占总产量的占比存在增长趋势,收购亦符合公司的追求绿色清洁、健康环保发展模式的来年发展策略。

董秀成对此分析称,中国海洋石油是其控股股东中海油旗下最核心的资产和业务板块,将中联煤纳入到这一上市公司体系,或许意味着中海油对中联煤重视程度正愈发增强,但其同样面临严峻的挑战。

董秀成表示,收购中联煤之后,如何规划这一业务、融资能力能否跟得上将是公司面临的第一个难题。第二个则是成本的控制问题。无论是气田还是油田,它的成本主要在开采的工程技术服务上。就国内而言,这项业务的市场化程度仍有待加强。能源公司一般会选择自己的关联企业为自己提供这样服务,价格并非完全由市场竞争产生,而此类关联交易无疑将削弱公司的盈利能力。

关联交易也确实是中联煤身上的一大问题。据中海油旗下油服上市公司海油发展披露,在致密砂岩气开采领域,海油发展主要服务于中联煤,约承担其50%的服务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中联煤曾出现过虚增工程量的丑闻。在中海油入主之后,中联煤还曾发生员工讨薪事件。据中国经济网此前报道,中联煤在2011年虚构资产,会计报表中资产和负债分别虚增6.37亿元,占当年资产总额的22%和负债总额的63%。

据媒体报道,2013年末,因中联煤资金紧张,没有及时支付濮阳天意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濮阳天意)合作款,后者无力支付钻井队薪酬,二十余个钻井工人上门讨要薪资。事后调查发现,濮阳天意实际上并不符合中联煤的招投标资质,这一事件随即引发了业界对于中联煤招标乱象的关注。

此外,我国煤层气行业普遍面临的开采难度大、技术瓶颈和资源总体探明率低、后备资源不足等问题,同样制约着中联煤的未来发展。

而针对于如何规划中联煤未来的发展、对中联煤的业绩预期等问题,8月1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将采访问题发送至中国海洋石油的邮箱,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应。

(实习生任知微对本文亦有贡献)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中联煤 中国海洋石油 中海油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