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这些城市更吸引外省毕业生:北上深杭占比最高,新一线吸引力持续上升

第一财经 2019-06-12 20:52:41

在“新一线”城市就业的应届本科毕业生中,外省籍毕业生占比从2014届的27.9%上升到了2018届的37.3%。刚毕业时在“北上广深”就业的毕业生中,三年内离开的比例明显上升。

一般而言,大城市凭借优质的社会公共资源和良好的就业机会对外来人口会形成强大的吸引力。这也使得大城市形成了盆地聚集效应,包括资金在内的各种要素资源向大城市聚集。

哪些城市对外来人才的吸引力最大呢?在该城市就业的本科毕业生外省人占比可以视作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

图片来源:摄图网

对外省籍毕业生吸引力PK:北上深杭领衔

麦可思日前发布的《2019年就业蓝皮书》显示,在各大城市就业的本科毕业生中外省人占比前四名的城市依次是北京、上海、深圳和杭州。其中,北京这一比例高达85%,上海达80%,深圳和杭州分别是68%和60%。

外省大学生指家乡所在省份与就业城市所在省份不同的大学毕业生。这其中,北京和上海作为强一线城市,也都是名副其实的全国中心城市,现代服务业最为发达。近年来我国收入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而这三个行业最为集中的地方就是在京沪。由于收入高的就业机会多,加之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最好,自然吸引了大量外省籍毕业生。

另一方面,北京和上海是我国高教实力最强的两个城市,著名高校和科研院所云集,是大学生数量名列前茅的城市。大量的外省籍学子在京沪经过数年的学习后,留下来的愿望也较为迫切。

在京沪之后,占比第三高的是深圳。深圳作为一座年轻的城市,非户籍人口与户籍人口出现严重“倒挂”。深圳是我国的金融中心之一,高新技术产业最为发达,不仅吸引了广东省内其他地市的毕业生,而且也吸引了大量外省籍毕业生就业。

位居第四的杭州,近年来流入人才大增,主要得益于数字经济带动,城市经济快速增长。今年的杭州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8年杭州深入实施“一号工程”,电子商务、云计算与大数据、数字内容、信息安全等数字经济优势产业竞争力持续提升,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未来产业蓬勃发展,全市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预计3320亿元,增长15%左右。

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飙涨了12.6万、17万、28万、33.8万人,呈现快速增长、持续增加的态势。

在前四之外,作为四大一线城市之一的广州,吸引前来就业的本科毕业生中,外省籍占比为45%,不仅低于杭州的60%,也明显低于天津的58%。

这种差距与城市的行政级别、行政区划有关。广州作为广东的省会,不仅吸引了大量的外省籍毕业生,也吸引了本省内其他20个地市的毕业生。尤其是广东目前已是常住人口第一大省,粤东西北地区籍贯的大学毕业生,大多流入到珠三角地区就业,广州作为广东的省会,对省内其他地市的毕业生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麦可思研究院副院长马妍对第一财经分析,外省籍本科毕业生占比的高低,主要与当地产业对本科毕业生的需求量有关。如果需求量较大,本地的人才数量不足以提供支持,必然会吸纳大量的外省籍毕业生。天津当地产业对毕业生有较大需求量,但本市籍毕业生规模较小,导致了外省籍毕业生就业比例较高。天津能吸纳更多外省籍毕业生也得益于京津冀的发展布局。

新一线城市就业吸引力持续提升

杭州的吸引力上升也是新一线城市就业吸引力持续提升的一个重要表现。前述蓝皮书显示,“新一线”城市就业的应届本科毕业生中,外省籍毕业生占比从2014届的27.9%上升到了2018届的37.3%。这也说明新一线城市对外省籍毕业生的吸引力在不断增强。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统计的“新一线”城市选取了2019年“新一线”城市中就业数量最大的前10个城市,即成都、重庆、杭州、南京、宁波、苏州、天津、武汉、西安、郑州。

在新一线城市中,杭州、天津和苏州的外省籍毕业生占比位居前三。其后是苏州和南京,分别达到了45%和36%,此外,同处长三角的宁波也达到了31%。这也说明,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因为就业机会多,对外来毕业生的吸引力也比较高。

在中西部的城市中,成都对外省籍毕业生的吸引力最高,达到了32%,西安达到了29%,武汉也达到了26%。相对来说,郑州对外省籍毕业生的吸引力最低,仅为10%。这里面的一大原因在于,尽管这几年郑州经济高速增长,但郑州在高新技术产业、新兴产业方面仍较为滞后,教育等公共资源短板也比较明显,对人才的吸引力仍有待增强。

蓝皮书显示,近年来本科毕业生在“北上广深”就业的比例从2014届的25%下降到了2018届的21%,而在“新一线”城市就业的比例从2014届的22%上升到了2018届的26%。

另外,刚毕业时在“北上广深”就业的毕业生中,三年内离开的比例明显上升,从2011届的18%上升到了2015届的24%。

这里面的一大原因在于,相比一线城市较大的工作与生活压力,不少大学毕业生开始选择环境更好、生活节奏稍慢、发展迅猛的“新一线”城市。

一方面,一线城市尤其是京沪这两个超大城市,人口已经超过2000万,出现人口过多、交通拥堵、生态环境等“大城市病”。为了从病根上破解这些问题,京沪相继提出了人口目标和产业疏解政策。另一方面,作为新一线城市,还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近年来新一线城市纷纷大幅度放开落户门槛,出台各种吸引人才落户的政策,力度相当大。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武汉、成都、西安、重庆等新一线城市,近几年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人口集聚都十分迅速,收入与一线城市的差距越来越小,居住条件好,生活压力没那么大。

以西安为例,2018年12月11日,第100万个新西安人落户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新府路派出所。这意味着,自2017年3月份实施“户籍新政”以来,西安新落户人口已超过100万,2018年度西安新落户人口已突破75万。

马妍分析,影响大学毕业生就业城市选择的最主要因素是城市的经济发展状况和就业机会。此外,一部分毕业生倾向于在就读高校所在城市工作;城市文化影响力和对周边省市的辐射作用也会造成一定影响。同时,以房价为代表的生活成本、户籍政策也会影响毕业生就业城市选择。

在各城市就业的2016~2018届本科毕业生中外省人占比

第一财经 林小昭

责编 刘野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