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十余家投资机构押注利元亨遇阻 公司称上市计划不会停止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5-28 20:48:25

近日,利元亨收到了上交所出具的“审核中止”意见,这不仅令其能否顺利上市成为未知,也让此前对其增资、转股的机构退出之路遇阻。

每经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肖芮冬    

Upload_1559023054088.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受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正中珠江)拖累,利元亨冲击科创板上市计划遇阻。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家顶着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光环的惠州民企,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完成了4次增资和3次股权转让计划,追随它的投资机构多达14家,部分股权受让价格超过成本200倍之多。

随着利元亨上市计划搁浅,资本的退出再添变数。不过,该公司回应称,不会放弃上市计划。

在分析人士看来,由于该公司与正中珠江此前合作事项较多,尤其涉及增资、股权转让事务中的验资过程,部分投资机构已借机向其派驻董事介入管理。如果更换会计事务所并对财务进行复核,其难度不容小觑。倘若财务凭证存疑,整个复核过程或持续两三年时间。

注册资本三年扩充近七倍

同众多民企的发家史类似,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以下简称利元亨)是周俊雄、卢家红、周俊杰一家人(周俊雄与卢家红为夫妻、前者与周俊杰为堂兄弟)在2014年底创办起来的。

彼时,三人共同出资920万元。到2018年中,该公司完成股份改制后,注册资本已跃升至6000万元,三年多的时间里资本扩充近7倍。本来借着科创板的东风,利元亨有望成为首批登陆上市的企业,然而上交所出具的“审核中止”意见,不仅令其能否顺利上市成为未知,也让此前对其增资、转股的机构退出之路遇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从2014年11月开始,利元亨共发生4次增资和3次股权转让计划,涉及个人及机构投资者18家。其中,既包括家族投资机构利元亨投资对股权的平价整合,也包含弘邦投资、川捷投资、粤科汇盛等机构的高价受让,部分转让溢价率超过200倍。

如2018年5月22日,该公司第三次股权转让时,卢家红就将持有的1.128%股份以3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粤科汇盛,而该股份的对应成本近14.285万元,为卢家红创业之初的出资额;而川捷投资更是以2000万元的价格受让卢家红0.752%股份,对应成本近9.523万元。照此测算,卢家红持有的原始股在三年多时间里升值近210倍。

这也并非是股改途中原始股东高价转让股份的个例,且在历次增资计划中,机构投资人也信心十足,往往给出超过新增实收资本逾百倍的资金加注,且均以货币出资,资本溢价计入资本公积。如2018年4月,利元亨拟新增注册资本123.782万元,晨道投资、招银肆号、川捷投资等七家机构纷纷认购。最终,该公司收到的新增投资款达到2.6亿元,超额增资99.52%。

与此同时,周俊雄、周俊杰的股份则进行了平价整合。在2016年9月第二次股权转让中,周俊雄将持有的43.24%股权(对应出资432.4万元)以432.4万元的价格转让予利元亨投资;周俊杰则将持有公司41.40%的股权(对应出资414万元)以414万元的价格转让予利元亨投资。工商信息显示,利元亨投资为周俊雄和周俊杰共同持股所有,前者持股51.09%,后者为48.91%。

可见,利元亨一方面通过高价吸引外部投资扩大资产规模,另一方面通过自家持股平台对原始股份进行平价整合。截至2018年7月19日,该公司正式完成股份制改革,利元亨投资和卢家红合计持股70.77%,剩余近30%的股权由16家投资机构或个人持有。

随着投资人的持续加注,该公司净资产总额水涨船高。据审计意见,截至2018年5月31日,利元亨净资产已经达到4.93亿元,按8.2150:1折股后,其股本总额为6000万股。这也是利元亨准备在二级市场上直接融资的本钱。招股书记载,本次该公司发行新股数量将不超过2000万股,总股本不超过8000万股,拟融资金额7.45亿元。

官方称未放弃上市计划

由于上市计划被“审核中止”,机构投入的退出时间表或也随之延后。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除周俊雄、周俊杰和卢家红所持股份外,其余战略投资人的持股成本在上市前已经达到4.3亿,如果其上市计划告吹,获得投资回报将变得极为困难。

不过该公司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上市计划,“会根据相关规定做相应调整。”

事实上,本次利元亨上市计划搁浅或是受正中珠江牵连,该事务所由于在前不久康美药业的财报审计中出现重大审计失误而被监管问询。按照科创板的相关规则,发行人的保荐人或者签字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或者相关签字人员因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上市公司发行证券、并购重组业务涉嫌违法违规,或者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的,将被中止审核。

记者向利元亨工作人员询问下一步的解决方案,没有得到具体的回复。而同受正中珠江牵连的武汉科前生物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事务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不会放弃上市计划,“会根据相关规定更换会计事务所,尽快对财务项目重新审定。”

根据规定,因证券服务机构被立案调查而被中止审核的,发行人根据规定需要更换保荐人或者证券服务机构的,更换后的保荐人或者证券服务机构应当自中止审核之日起三个月内完成尽职调查,重新出具相关文件,并对原保荐人或者证券服务机构出具的文件进行复核,出具复核意见,对差异情况作出说明。

不过,有关重新审核需要的时间,上述公司方面均未给出明确回应。记者向华南某投行事务律师请教相关问题,据他描述,可分为两种可能。“如果正中珠江的失误仅为个别现象,那么公司重新调换会计事务所后,只需配合完成财务复核工作即可,时间的主观能动性较大;如果被查出此前审计项目中仍有不规范甚至过失,则需要对公司所有的财务凭证推倒重来,时间可能要花费两三年。”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企业报送了IPO材料,亦是对上市有一定预期的,包括创始人和全体战略投资人。“如果在公司融资计划中,涉及对赌条约等可能造成融资方经济损失的,拟上市公司可以对损失金额进行统计提起诉讼要求索赔。”他在采访中强调,由于利元亨在此前几次增资、转股过程中,正中珠江其实已经多次对其出具《验资报告》,且投资机构也基于此多次向公司派驻董事,也给企业重启财务审计工作带来不小挑战。

截至目前,该公司7名董事中,有3人来自投资机构提名,分别是独立董事陆德明由弘邦投资提名;独立董事刘东进和闫清东由奕荣投资、卡铂投资等提名,任期为2018年6月~2021年6月。

优质企业仍是创投之关键

尽管利元亨的上市搁浅有受到会计事务所牵连的可能,多方资本或因此不能如期领略资本之花盛放之景,但需注意的是,科创事业作为国家重点发展的领域,未来仍是政策、资金及人才汇聚的洼地。

以利元亨为例,该公司是从事高端智能成套设备定制研发、工厂自动化整体集成和工业机器人系统应用开发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在注册地广东惠州市惠城区,当地政府对此寄予厚望,2019年全区GDP增长目标划线5%,固定资产投资目标同比升10个百分点,而利元亨作为该区投资的主导项目之一,被写入2019区政府工作报告。

产业资本对利元亨的强势关注亦反映出中国经济步入转型期的投资吸引力正在加强,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作为对接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一环,近年来在各行业间的渗透已经越来越明显。

5月25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公开表示,私募基金是直接融资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创新资本形成的关键力量。

据公开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创业投资基金在投项目3.05万个,在投金额5443亿元。其中,在投中小企业项目2.39万个,占比78.3%;在投金额2953亿元,占比54.3%。

从行业分布来看,创投基金在投金额前五大行业分别为:计算机应用、资本品、医疗器械与服务、医药生物与其他金融,在投金额合计3131亿元,占比57.5%。在已公布的110家申报科创板企业中,有88家企业获得了686只股权创投基金的投资,在投本金346亿元;另有3家企业曾获得过投资,但已完全退出。

当股权投资遇上科创板,一方面在注册制指引下,企业上市的积极性再添一把火;另一方面,传统PE机构也在调整投资策略关注早期项目,期待在未来顺应股权投资“短平快”的新趋势。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达2.44万家,合计管理规模达13.24万亿元。其中,私募股权与创投基金管理人1.45万家,管理规模9.28万亿元。私募基金累计投资于境内未上市、未挂牌企业股权、新三板企业股权和再融资项目数量达到10.37万个,为实体经济形成股权资本金5.79万亿元。

洪磊表示,2018年私募基金投向境内未上市、未挂牌股权的股本金新增1.2万亿元,相当于同期新增社会融资总规模的6.3%,为丰富直接融资体系有重要贡献。在洪磊看来,私募股权以创投基金支持科创,效益显著,为实体经济与资本市场协调发展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更多创投新闻,请关注外光锥创投(微信ID:waiguangzhui)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利元亨 正中珠江 康美药业 科前生物 联瑞新材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