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五位普通市民的真情流露:当我们谈公园城市时,我们在谈什么?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4-22 11:12:55

一年多来,成都不懈破题“美丽宜居公园城市”,也带动城市肌理悄然重塑。我们找到五位城市变迁的建设者和亲历者,希望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一座城市不断自我革新的侧面。

每经记者 谢孟欢    每经编辑 刘艳美    

桂溪生态公园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片)

422首届公园城市论坛在成都开幕论坛以公园城市·未来之城——公园城市的理论研究和路径探索为主题邀请国家有关部委领导联合国人居署课题代表以及各界领导、专家代表就公园城市的理念、建设模式进行探讨。

人们常说,“人是什么样子,城市就是什么样子”。一年多来,成都不懈破题“美丽宜居公园城市”,也带动城市肌理悄然重塑。

城市,因人而聚,亦因人而兴。城市之变,作为微观个体的人,最有亲身体会,也最有发言权。最近,我们找到五位城市变迁的建设者和亲历者,希望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一座城市不断自我革新的侧面。

“我觉得现在就挺像公园城市的”

宋渝,天府新区规划馆讲解员

 

 

这不是我们与宋渝第一次见面。此前,到天府新区规划馆参观学习,就与她有过一面之缘。

坐落于兴隆湖畔的天府新区规划馆,本身就极具生态特色:虽然看不见雪山,但推窗见绿早已习以为常。宋渝说,来天府新区规划馆学习参观的团队很多,大部分都是冲着“生态”来的。

随着成都公园城市的建设拉开,宋渝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工作量翻番。“接待量一天最多可以达到20多批次。”忙的时候,宋渝和同事只能轮班去吃午饭。“有广州、深圳的团队,甚至雄安新区的团队也过来学习。”

工作环境的变化也令宋渝印象深刻。“我2015年到天府新区,那时周围都是农田。”宋渝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交通条件的改善,“以前是土路,走路都颠簸,现在地铁直达,方便不少”。

几乎每天都在讲解“公园城市”的宋渝,对于公园城市也有自己的理解:“公园城市给我的感受,就是公园在城市、城市在公园。比如工作、生活,都能出门就是公园。”

末了,她还补充道:“我觉得现在就挺像公园城市的,规划馆一出去就是兴隆湖。”

“说白了,就是让每个人看见干净的水”

罗大叔,北湖公园水体环卫工

 

 

早八晚五,这是水体环卫工罗大叔每天的上班时间。只不过,他的“办公室”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在一片湖泊之上。

小船、安全衣、捞鱼网……一天8个小时都待在水面上,罗大叔的工作是保持水体纯净,随时打扫杂草、树叶,还要保证水底吸附性水草的均匀生长。“说白了,就是让每个来公园游玩的人能看见干净的水,有山有水才是公园。”

罗大叔说,他以前是做路面环保,去年5月开始从事水体环保工作。之所以转行,是因为“需求多了”。

在成都,城市中带湿地、湖泊的公园越来越多——它们能实现雨水“渗、滞、蓄、净、用、排”等功能,最大限度减少城市开发建设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罗大叔说,以前水体环卫工作需求很少,只有兴隆湖等地。现在,新津、简阳等地的湖泊公园陆续建成,“工作越来越多,简直跑死个人”。说到忙碌的工作,罗大叔“抱怨”中不乏开心。

对罗大叔而言,公园城市是什么?“就是让周围的花花草草长茂盛、水体湖泊保持清亮,让大家享受好的环境就很好了”。

“我很期待……一下楼就进入公园中”

康文,北湖生态公园建设方鑫华农业相关负责人

 

 

历时9个月,不久前,全新打造的北湖生态公园一期和成都市民见面。

作为北湖生态公园建设方鑫华农业相关负责人,康文聊起这番“成绩”的来之不易。“刚来的时候,周围杂草丛生。”康文形容,最夸张的是灌木丛长得几乎有两人高,“整个工程量相当大”。

从草木品种选择、栽种排列,到与周围环境配合、生态营造,作为具体建造方,康文不仅要负责对接规划,还需要监督平时一点一滴的现场建设。康文介绍,公园打造正是遵循公园城市建设理念,“绿化规格比较高,强调景观性”。

对于“公园城市”这一宏大命题,康文有着自己的理解:“就是要可进入、可持续、景观化,更重要的是解决配套问题。”在北湖生态公园建设中,也规划了不少餐饮、休闲配套设施。“就是一些场景落地,解决进入公园的市民消费、就餐问题。”康文说。

“打造公园不能千篇一律,不然就没有新意,也没有文化,每个公园都应该有自己的特色。” 康文说,比如东郊记忆是工业遗址型公园,北湖生态公园则是依托水、熊猫文化为特色的生态型公园。

当然,作为建设者,康文对于公园城市也充满想象:“我也很期待公园城市建成,到时候一下楼就进入公园中。”

从“心里没底”,到一张张规划图诞生

唐鹏,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

走进唐鹏的办公室,一个个办公隔间被一叠叠规划图纸隔开,显得颇为拥挤。刚一见面,唐鹏就反复问我们:“采访不会很久吧?一会我们还有一个会议。”而那时,已接近午饭时间。

作为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忙碌是这一年来唐鹏团队的常态。去年2月,还是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一所所长的唐鹏,便开始带领团队进行公园城市理念研究及规划。

这种忙碌,当然不是闭门造车。唐鹏说,一年来,关于公园城市的研讨会都开了大大小小数场,“包括到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学习,甚至还专门向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先生取经”。

什么是公园城市?在唐鹏眼中,最切身的感受便是一张张叠起来的规划图,也是一天天和同事加班到深夜12点的研讨。

“一开始不知道要怎么做,也不知道从学术上怎么理解。”回忆起一年前刚刚接到任务时,唐鹏仍然记忆犹新,“当时,(对于公园城市怎么做)心里还是没有底的”。

摸索一年之后,唐鹏对于公园城市已经有了较为深刻的理解,“公园城市和之前的花园城市是不同的,本意在于‘公’字,就是要体现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要想办法照顾每个生活在城市之中的人的权益。”

在他看来,建公园、修绿道……成都的公园城市建设路径,也是为全国、乃至世界的公园城市建设,描绘一个可借鉴的“样本”。

鹿溪智谷绿道 图片阿里元: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片)

“更多的跑道、更优的空气、更好的风景”

桂素刚,马拉松爱好者

翻开桂素刚的手机地图,一处处打卡点,记录着他参与马拉松的完整轨迹。从2017年开始,桂素刚开始爱上跑马,短短两年时间,成都的不少公园和绿道都成了他的跑步地点。

和大多数马拉松爱好者一样,桂素刚很注重路途“质量”:路况好、汽车少,沿途还能顺便欣赏下风景。而在桂素刚心中,成都越来越多的公园、绿道,正好为跑友们提供了理想的跑步场景。

他以自己的亲身体会举例说:“有更多场地选择,更有新鲜感,可以缓解跑步的疲劳体验。”更重要的是,不用再“与车为伍”跑马路,跑起来也更安全。同时,在充满各种文化符号的绿道中跑步,也更容易形成“跑步文化”,而这种文化对于马拉松爱好者来说极其重要。

就在去年7月,桂素刚和他所在的团队“牛肉面跑团”,便组织了环成都三环熊猫绿道跑步活动。彼时,熊猫绿道还未全线贯通成环,但桂素刚仍印象深刻。“道路宽敞,和马路非机动车道分开。绿化也很好,有各种各样的花,真的很漂亮。”回忆起熊猫绿道“初体验”,桂素刚仍然意犹未尽。

对于桂素刚这类跑步爱好者来说,成都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将有越来越多的跑道、越来越优的空气环境,以及越来越好的风景。“近期,我们还在准备一场公园马拉松。” 桂素刚说。

责编 刘艳美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公园城市 市民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