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漩涡中的“童模镇”,撑起中国童装市场“半壁江山”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4-17 18:33:47

“中国童装之都”,是织里最响亮的一张名片。虽然只是一座镇,但常住人口超45万人,机动车保有量则超过15万辆,楼盘、酒店、KTV等随处可见,繁华程度堪比一座城。

每经记者 吴林静    每经编辑 刘艳美    

杭州3岁童模妞妞被妈妈踢了一脚,不仅把童模行业踢进大众视野,也把相距100公里的“童装镇”踢上风口浪尖。

“时尚看巴黎、童装看织里。”这座位于浙江湖州的小镇,在一场风波过后,以往热闹的童装拍摄基地,变得冷清不少。

“中国童装之都”,是织里最响亮的一张名片。虽然只是一座镇,但常住人口超45万人,机动车保有量则超过15万辆,楼盘、酒店、KTV等随处可见,繁华程度堪比一座城。

2018年,该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3.7亿元,财政收入17.89亿元,相当于普通地区一个县的总量。截至2018年,织里镇连续4年入围全国百强镇,并被列为第三批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地区。

舆论漩涡中的“童装镇”,这次该如何应对?

半壁江山

织里镇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东部,北依太湖,因“遍闻机杼声”而得名。

上世纪80年代,在传统纺织、刺绣产品生产基础上,织里童装产业开始萌芽。到如今,依靠童装产业,织里已成为浙江“名镇”。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织里镇共有童装加工企业1.3万家,占全部企业数量90%以上。2017年,织里发往全球的童装数量达13亿件(套),年销售超500亿元,占据中国童装市场份额“半壁江山”。

在织里,童装销售以批发为主,不少商家都是前店后厂。拿张设计图到作坊下单,当天就能出货,展示在门店柜台。

在织里镇利济中路,一家家精品童装店比邻而居。一家童装店店主介绍,店里的童装是“挂样”,即将衣服挂在门面中,供各地商户、淘宝店店主拿货,起拿件则在10件-50件不等。

大批采购商常驻在此,每天都在街上看新款,一旦看中,立即打包发货,第二天就摆上千里之外的市场……完善的产业链,是织里童装产业的最大优势。

据界面新闻报道,一家专门做校服生意的老板特地把工厂搬到这里来,就是因为产业链完善。作为全国最大的童装生产基地,织里从布料、配饰、设计到拍摄,早已形成一条完整的童装产业链。在织里布料一条街上,汇集着几十家布行。这条街背后,矗立着正是镇上的影楼集合地——财富大厦。

为扶持童装产业,织里镇政府还专门设置童装产业发展办公室,为织里童装企业服务,传达市政府有关于童装产业的政策。

2017年,织里镇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0187元。要知道,同一年,上海浦东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才首次突破6万元大关。

去年9月,新华社发文为“织里样本”点赞。文中称:“从0.58平方公里到25平方公里,从单纯的本地户籍人口到45万新老‘织里人’和谐共处,40载改革开放,小小的织里镇,因小小的童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童模热潮

童装产业蓬勃发展,也带动童模行业迅速崛起。

如今,织里童模拍摄已形成一套系统,其中包括各个环节,有摄影工作室、厂家、家长,以及化妆搭配师、平拍师、修片师等。与此同时,还带动化妆、小模特培训、摄影等一系列衍生产业。

“在织里镇,从事童模的小孩,至少有一千多人。”织里一家摄影基地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对于网传童装明星年收入可达上百万元,他没有否认。

2017年,一名混血童模自称年入七八十万元,梦想娶迪丽热巴的视频曾在网上引发热议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线下,“妞妞风波”之后,有媒体去当地走访,发现小模特休息了,摄影公司歇业了,甚至有摄影基地宣称将在5月1日关停。而在线上,想当童模的人依然“前赴后继”。

在百度贴吧“童模吧”里,一些父母将孩子的姓名、性别、年龄、身高、体重、鞋码“明码标价”,等待厂家挑选。其中,有篇帖子写着:“这是童模吧的官方童模登记处,只要在这里登记了,就有可能成为童模,所以童模公司也可以在这里挑选合适的童模。”时间记录显示,帖子于2014年10月17日建立,直到2019年4月14日,仍不断有人“盖楼”。

不过,这场风波也曝出童模看似“风光”背后,不为人知的心酸。

据GQ智族此前报道,织里一位10岁的童模,从早上9点拍到凌晨2点,一共换了264件衣服,按120元/件计算,日入31680元。虽然年龄不大,但小女孩已表现出超越同龄人的“职业感”:“脱掉羽绒服,换上薄风衣。前一秒还在低头跺脚、牙齿打战,但一看镜头扫了过来,立马腰背挺直,露出标准的微笑。

有业内人士认为,织里童模这种“高强度”工作模式,除因厂家需求多外,也与织里童装流转速度有关。

某从业者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2000年,他的厂出版量一个季度也就4-10个版(板型、款式);随着互联网发展,最近几年,大厂家一个季度就要出100多个版,“研发(服装款式)速度跟不上,就会被行业淘汰”。

激烈的竞争环境下,童模也不得不加快拍摄节奏。

一记“警钟”

值得庆幸的是,有迹象显示,在织里镇,童模保护意识正在被唤醒。

近日,当地最大拍摄基地“壹号基地”负责人对媒体称,晚上9点至9点半会对拍摄时间强制进行干预,要求结束拍摄工作。

“野蛮生长”之后,如何对童模行业进行规范,保护儿童合法权益,将是这座小镇接下来需要面对的一项重要课题。童装行业发展至今30余年,这并不是织里镇唯一的“烦恼”。

2018年4月,湖州市吴兴区举行童装产业创新发展法治论坛。其时,吴兴区委书记吴智勇在讲话时着重谈到,广大童装业主要“集中力量解决童装产业大而不强、大而不优等问题”。

织里镇童装办负责人曾给出一个测算:一件童装的生产利润仅约15%,80%以上的盈利点在研发设计和营销环节。因此,以代加工跑量为主的织里镇,需要瞄准这“一前一后”两个高利润环节,整体优化产业结构。

2018年,人民日报、央视、新华社等多家央媒集中报道织里镇“转型”举措:

2013年,织里镇投资2000万元,打造童装设计中心。2017年,中心设计开发童装款式达1.5万件(套),发布流行资讯9.3万条,成为织里童装流行趋势、流行品牌发源地。

与此同时,织里镇发布《童装企业“小升规”三年行动(2018-2020年)实施方案》,着力整治家庭作坊式生产,促进小企业加快蜕变为规模以上企业。

2018年8月,“织里·中国童装指数”发布,被视为织里镇争取行业话语权,提升织里童装产业知名度的又一重要手段。

眼下,织里还在谋划建立全国首家童装学院,破解人才难题;打造童装上市企业总部园,集聚优势资源;建设童装物流园区,构建更快物流网络……这些即将照进现实的蓝图,都描绘着一条绚丽的“微笑曲线”。

当织里童装产业正朝着“2020年底实现千亿元产值”目标迈进时,“妞妞风波”发生了。这或许是一记“警钟”,来得恰逢其时。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童模 织里 童装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