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拯救巴黎圣母院,上次是雨果,这次是谁?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4-16 17:41:29

当地时间4月15日下午6时50分左右,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严重火灾。在400多名法国消防员尽全力扑救之下,巴黎圣母院的整体结构得以挽救,大量文物得以抢救。巴黎市长伊达尔戈表示:“在圣母院大火中,我们救回了不少,但失去的更多。”

每经记者 谢陶 杨欢    每经编辑 刘艳美    

_____20190416170318.thumb_head

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熄灭了火之后,灰也是冷的。——雨果《巴黎圣母院》

当地时间4月15日下午6时50分左右,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严重火灾。在400多名法国消防员尽全力扑救之下,巴黎圣母院的整体结构得以挽救,大量文物得以抢救。

有人说,卡西莫多没有家了。但事实上,经过消防队员奋力扑救,法国文豪雨果小说《巴黎圣母院》中描述的两座钟楼总算得以保住。所以,卡西莫多的家应该还在。

巴黎市长伊达尔戈表示:“在圣母院大火中,我们救回了不少,但失去的更多。”

要知道,巴黎圣母院始建于中世纪1163年,是欧洲历史上第一座完全哥特式教堂。大火中,圣母院的尖塔与三分之二的屋顶结构被烧垮,这座高达90米的尖顶是哥特式的巴黎圣母院标志性的组成部分。除此之外,久负盛名的玫瑰花窗,也在火灾中被烧毁。

自12世纪起,巴黎圣母院见证过无数战火与纷乱。上一次这所教堂受到严重损伤,还要追溯到18世纪的法国大革命。

在当时,巴黎圣母院多处遭到严重破坏,当局一度考虑清除圣母院的可能性,但遭到了雨果的坚决反对,并在之后写出了传世的《巴黎圣母院》。

书籍出版后引起很大的反响,当时的法国政府和民众都希望重建已经残破不堪的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到了1844年,修缮工程开始。经过20多年的整修,巴黎圣母院大教堂的昔日光彩才得以重现。

这一次,巴黎圣母院文物基金会主任埃里克·费希尔表示,巴黎圣母院大火所带来的损失巨大,重建圣母院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与时间成正比的,还有高额的修复费用。事实上,巴黎圣母院近几年正在遭遇自建成以来最严峻的破损危机,已到达了“破损临界点”。如今经此一役,更是雪上加霜。

上一次,雨果帮巴黎圣母院度过了生存危机,而这一次,又会是谁来拯救这座教堂?

发起全球募捐

图片来源:摄图网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这场大火的起火点疑似来自于屋顶部分的修复保存工程。

大火从建筑高处开始燃烧,并迅速烧遍整座屋顶,朝北钟楼方向蔓延。尽管巴黎消防队紧急动员数百名消防队员前往救火,但由于火势太过强大,加上历史古迹结构脆弱,长达数小时内消防队都无法接近主要火源,救火行动因此严重受阻。

这场大火持续燃烧4个多小时,直至当地时间晚上10时许,火势才逐渐减弱。根据巴黎检察院的调查,确定引发火灾纯属意外。而在此之前,警方曾表示这起事故可能与大教堂的修复工作有关。

火灾发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临时取消了全国讲话,和总理菲利普迅速赶往火灾现场。在现场,马克龙表示,巴黎圣母院“代表着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学和我们的想象力”,重建巴黎圣母院是法国人民的期待,也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作为法国和巴黎的象征,巴黎圣母院被认为是法国的起始点。在巴黎圣母院广场地面上,有个铜制的八角星星标识,它是法国测量巴黎至全国各地里程时的起点坐标,被称为“原始零点”或“中心原点”。

雨果的《巴黎圣母院》轰动世界后,这里更加声名遐迩,每年有1300多万人前来参观。法国作家和历史学家贝尔纳·勒孔特说:“如果说埃菲尔铁塔是巴黎的象征,那么巴黎圣母院就是法兰西的象征。法兰西的整个文化和整个历史都寓于这处文物古迹。”

对于修复巴黎圣母院的技术层面问题,巴黎圣母院文物基金会主任埃里克•费希尔表示,修复圣母院的工作规模庞大,几乎整个建筑物的主体都必须进行修复。修复工作涵盖石材、木质屋架、金属和技术设施等等。重建圣母院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俄罗斯东正教会首席古迹保护负责人、宗主教文化理事会成员大司祭列昂尼德·加里宁也认为:“从火灾的规模来看,损失十分巨大。不仅要恢复大教堂的外部环境,还要检查结构要素。这是一项细致复杂的工作:首先是在评估方面,然后是恢复方面。我认为大教堂将在10-12年内修复,不会再少。”

为了筹集重建的资金,火灾发生当晚,马克龙发布推特表示:“我承诺:从明天开始将启动全民募捐,并将延伸到我们的国界之外。”

问题“积重难返”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这次巴黎圣母剧院的大火,虽然是一个“意外”,但“意外”背后有许多潜伏已久的危险因素。

法国政府很早就意识到了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先于自然保护区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将国内众多的历史文化建筑纳入了保护范围。但随后一系列的难题接踵而至,如旅游产业的过度开发,恐怖主义的威胁等。但法国文物保护长期以来存在的“顽疾”就是资金短缺,管理维护不善。

由于资金短缺,巴黎圣母院未能及时地进行修缮,文物保护问题“积重难返”。此次计划耗资600万欧元的修复看上去似乎有点“杯水车薪”。2年前,《时代》杂志报道指出,拥有850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就处于急需修复的状态,但缺乏资金。

法国历史古迹建筑师菲利普·维伦纽夫表示,“污染”是造成巴黎圣母院建筑体腐朽的罪魁祸首,我们需要更换坏掉的石头,用传统材料替换衔接处,这将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工程。

我们了解到,早在2008年,法国遗产保护协会就表示“要维护所有的历史性建筑和景观,在10年间就需花费70亿欧元”。

2017年,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巴黎的大主教发起号召众筹9200万英镑,拯救巴黎圣母院的哥特式拱门和各式雕塑。但法国政府每年投入巴黎圣母院的维修资金不过200万欧元。教堂官员表示:“政府资金根本就无法支撑重大的修复工程。”

法国的遗产保护资金来源于文化部的税收收入,地方的财政支出以及其他基金会、企业或者私人的赞助。

但近年来,尤其是08年金融危机以来,法国经济的持续低迷,对于不断恶化的缺乏文物保护资金的现状无疑是“雪上加霜”。2010年,法国有超过30个省取消了对私人城堡的资助。国家的资金支持也从2000年3000万欧元大降17%至2009年的2500万欧元。

长期以来,法国的许多教堂和公园,几乎均免费向公众开放,比如杜伊勒里花园和巴黎圣母院(塔楼收门票)。此外,巴黎的14家市立博物馆中就有11家常设展览向公众免费开放。

在方便城市居民欣赏历史文化古迹与艺术鉴赏的同时,也给当地财政带来巨大负担。但即便面临高昂的维护和运营成本,法国博物馆也无权随意涨价。而法国文化部对博物馆门票上调也一直采取审慎态度。

如何“自食其力”

图片来源:摄图网

去年9月,巴西博物馆大火,馆藏的2000多万件藏品90%以上被“付诸一炬”,就给世界的重要文物古迹的保护敲响了警钟。

巴西博物馆副馆长Luiz Fernando Dias Duarte当时表示:“在过去的5年,博物馆的预算被严重削减,我们不得不靠众筹来凑够文物的维护费用。多年来,我们跟政府周旋,希望更多的文保资金。但现在,一切都毁了。”

政府从财政上给予支持是应该的,但从长期来看,整体的经济环境对于文物保护有着根本性的影响。同时,有效的持续的市场运作才能维持许多名胜古迹的“长青”。

比如卢浮宫近年来就进行了成功的商业开发。2017年,由法国与阿联酋合建的阿布扎比卢浮宫的“卢浮宫”名号使用收入高达7300万欧元,其他自营收入达1.46亿欧元。门票收入在所有自营收入中仅占38%,在博物馆总收入中仅占25%。不少自营收入来自场地租借、赞助、餐饮服务、纪念品销售等。

法国业内人士近年来也呼吁博物馆等公共空间拓宽盈利渠道,以便能有充足资金保护和丰富藏品,优化馆内设施,更好地为民众提供文化服务。

同样的例子还有故宫。从文创产品到“上元之夜”,故宫让文化遗产融入了现代生活,让文物真正“活”起来。2017年,故宫博物院的文创产品收入就已达15亿元,给故宫的文物保护注入了强大的资金支持。文物古迹与文创产品形成了良好的互补作用。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故宫博物院对文物古迹完好保护的基础之上。文物古迹的安全是一切的核心。因此,故宫博物院采取了非常严格的文物保护制度。

“故宫要不断进行高强度的安防训练,以确保故宫安全,特别是火灾隐患的消除。”前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

在这场大火后,巴黎圣母院要想重建亟待解决的依然是资金问题。根据法国法律,政府拥有巴黎圣母院,天主教会可永久免费使用它。教会认为政府应支付维修费用,但政府表示教会也应负责大教堂的维修工作。目前,除了官方宣布为重建筹集资金外,社会人士也通过各种方式集资帮助重建巴黎圣母院。

有建筑专家表示,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将成为全世界遗产保护领域的讨论话题。但不论修复成果如何,必须正视的是,我们的文化遗迹正受到各种自然和人为风险的威胁。

如《巴黎圣母院》中所言,“不论建筑艺术的前景如何,也不论我们年轻建筑家们有朝一日怎样解决建筑艺术问题,还是让我们在期待新的宏伟建筑出现之前,先好好保护现存的古迹吧!”

责编 刘艳美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巴黎 圣母院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