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2019首家被“戴帽”的影视股 市值一度超400亿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4-15 17:24:57

不知道现在的肖文革,是否还记得他2013年向记者说过的话:“我2013年主要忙两件事,一个《钢铁侠》的上映安排,另一个是北大的学习。我希望自己能用好在北大的时光,跟林毅夫、周其仁、姚洋等经济学大师取点研判中国经济走势的真经,使自己看得更宽更远一些,争取DMG下一个重大产业选择也能像2009年进军电影产业一样,踩着鼓点入场。”

每经记者 毕媛媛 张春楠    每经编辑 杜毅    



工作日下午,印纪传媒的公司前台空无一人(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毕媛媛 摄)

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作为2019年第一家被“戴帽”的影视A股,4月4日,印纪传媒发布公告称自4月8日开市起,公司股票交易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印纪传媒”变更为“ST印纪”。8日开盘后,公司连续遭遇五个跌停。

曾经顶着“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等“高概念”光环的印纪传媒,在17年上半年市值一度超过400亿,跃居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之上。不过如今却只剩下“一地鸡毛”:市值缩水近9成;2018年巨亏超20亿元;人员流失率超过60%,因现金流紧张,难以招聘新团队;控股股东质押高企,屡屡违约,分别欠6家公司共计20亿,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围绕在印纪传媒身上的,是无数个疑点,连分析师都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呼“看不懂这家公司”,所以在印纪传媒资金爆雷后,已经接近一年没有机构为其写研报了,也不是太令人意外的事。

冷清现状:“门面”没了,工作人员打扫卫生

2010年在豆瓣上有个遗留的话题:谁知道北京DMG广告公司?“实力挺强”“很好的公司”“比大多数4A都挣钱”,多个网友对此展开了讨论。时移世易,帖子沉浮了数年,当2015年再有网友翻出这个话题时,天气已变,那时的印纪传媒将相当大的精力投入影视行业,“穿越了,我现在就在面(试)DMG,说实话,一般吧”。

4月8日下午,每经记者前往位于二环朝阳门外的印纪传媒总部。工作日下午,印纪传媒的公司前台空无一人,曾经摆放在会客区的钢铁侠模型也已消失,只剩下一个空置的架子。这个高达2米的钢铁侠模型曾是印纪传媒的“门面”,也曾寓意着印纪传媒进军国际市场的决心。

第一家与漫威合作出品电影的中国公司,如今不论是《钢铁侠》单人电影还是在《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中,都看不到印纪传媒的身影。4月15日,猫眼专业版显示,《复联4》的预售票房超过1.6亿。这份“荣耀”的消失,与市场的狂欢,折射出印纪传媒大起大落的命运。

 

展示柜仍然摆放了董事长吴冰作为封面人物的各大杂志(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毕媛媛 摄)

总裁办内整墙的展示柜仍然摆放了董事长吴冰作为封面人物的各大杂志,但这位身兼董秘、财务总监、总经理等数职的董事长却似乎鲜少露面。去年11月公司回复四川证监局问询时称吴冰因病出国治疗,没有及时接受监管部门的约谈。

有几位自称临时物业的外界人士在印纪传媒的办公区域内喝茶聊天。“他们的老板出差了。”该人士对每经记者称。

“我是没有看到(对外发声的部门),她们应该是休假去了。”一位印纪传媒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证券部门都撤销了,公司目前也在整顿,所有的人都在整理卫生。”某位自称可以代表印纪传媒的工作人员回绝了记者的采访。

“你们应该叫两个壮汉过来,不要叫两个女孩子,你们做这采访有什么意义”?该人士语毕便毫不客气地按下电梯,直到“目送”记者离开。

办公区内可以看到有很多空座位(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毕媛媛 摄)

一位已离职的印纪传媒工作人员向每经记者透露去年就陆续有人离开,只是公司当时的经营看上去没什么异常。“你要说谁了解这公司,没人了。”

另一位曾接近印纪传媒的人士告诉记者:“去年上半年公司的证券部门就已非常动荡,走了好几个,但我很好奇,证券部门撤销了,现在公司的公告是谁在写?”

高光时刻:《钢铁侠3》打响头炮,市值一度超华谊、光线

印纪传媒的发家史颇有传奇色彩。据公开资料,印纪传媒成立于1992年,在进入影视行业之前,公司最低调且最有实力的业务来自广告。几年时间中,客户从嘉陵摩托发展到宝马、奥迪、耐克、NBA、中国移动、民生银行,还在国内外广告节上屡获殊荣,包括美国Summit广告大奖、嘎纳广告金奖等。

2014年,印纪影视借壳“养猪股”高金食品上市。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肖文革,主营业务也变更为整合营销服务。养猪的“屠夫”摇身一变,进入传媒领域。

顺利转型的原因大部分在于印纪传媒在前一年合作出品了《钢铁侠3》,这部超越《变形金刚3》,斩获7.54亿票房的电影曾登上年度票房亚军的宝座。印纪传媒参与了从前期策划、剧本开发、投资、拍摄制作到电影宣传、发行等多个环节,是第一家与漫威合作出品电影的中国公司。

2013年4月6日,北京,小罗伯特·唐尼、王学圻出席电影《钢铁侠3》中国发布会(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在中国与好莱坞的合作上,印纪传媒曾创造了多个“第一次”。包括在《钢铁侠》的拍摄中融入了中国元素,邀请中国演员王学圻出演及在北京取景拍摄。相关报道显示,吴冰还说服小罗伯特·唐尼来华宣传,当时的红毯宴会是第一部好莱坞巨制在北京紫禁城举办的电影宣传会。这开启了好莱坞影星来中国站台宣传的风潮,在此之后,《美国队长2》《复仇者联盟2》等多部好莱坞大片的主演都走入中国。

电视剧方面,《北平无战事》《克拉恋人》《小时代》等背后也都站着印纪传媒的身影,甚至2017年的爆款《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也被印纪传媒宣告为其主控出品方。

印纪传媒借壳上市一年后,肖文革把董事长职位让给了吴冰,抛头露面的也一直是吴冰,但吴冰并未持有公司股票。2017年上半年,印纪传媒的市值一度超过400亿,跃居华谊、光线之上。

掌舵人:低调、资本、中国通,看不透的“铁三角”

印纪传媒三位创始人的“铁三角”组合也让人颇看不透。

在多篇媒体报道中,肖文革出身军人家庭,曾经在政府部门和部队工作,善于处理政府关系和人际关系;吴冰是前体操运动员,后来留美从事广告;丹密茨则有深厚的海外背景,《钢铁侠3》《环形使者》等便是由他打造。

多位接近印纪传媒的业内人士向每经记者形容过丹密茨:“中文很好,说急了会中英文夹杂着跟你讲,特固执,有自己的想法”。

丹密茨有能力拿下不少优质的好莱坞资源,在国内的合作领域开发上,他也没少出力奔波。早在印纪传媒还未上市时,曾与丹密茨谈过合作的某位资深人士向每经记者回忆初次见面的场景:“当时我就犯嘀咕,觉得他是个大忽悠,因为他当时讲的全都是资本运作,而不是踏实做电影,所以我就不看好,也没敢进一步合作。”

在该人士的回忆中,这位“中国通”用中文交流业务完全没问题,而且谈判上颇有“技巧”:“会说自己的优势,包括和某些领导关系怎么怎么好,能撬动一些资本,但这些资本怎么来的,也挺神秘的。他还号称能搞定好莱坞‘六大’,我并不相信。”

另一位影视圈人士也向记者描绘过吴冰的风格:“不像做电影的,倒有点像华尔街做资本的。”

不过,在每经记者多方的询问中,却鲜少有人接触过掌舵人肖文革,他只在2013年前后接受过几家媒体的采访。据他透露,他与中影集团前任董事长韩三平、博纳总裁于冬等都是熟人,曾参与中影集团筹拍的《建国大业》,“在9家投资方中,DMG是唯一能给这部电影带来商业资源的公司。”有趣的是,肖文革也在影片中过了把戏瘾,露了脸。

不过,这样的组合看起来颇为奇妙,资本市场显然也对此买账。前几年印纪传媒不仅与阿里巴巴、湖南有线、黑龙江有线合作,还与芒果TV平台战略合作,并通过旗下基金斥资亿元入股拥有Angelababy、Papi酱、周冬雨等明星资源的泰洋川禾。

不过,印纪传媒的影视重点其实是打造“勇士”系列IP的英雄宇宙。印纪传媒曾对美国勇士娱乐公司进行千万美元的C轮股权注资。勇士娱乐是继漫威和DC漫画后全球第三大漫画公司,旗下有量子兄弟等2000多个人物。

吴冰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超级英雄全网剧”领域依然是未开垦的处女地。“印纪传媒是少数可同时变现中美两大娱乐市场的资深玩家。而‘勇士’是史上唯一中美两大市场同步开发的超级英雄全网剧,也将是全球超级英雄迷的首次同步狂欢。”但在国内,“勇士”的知名度并不高。

业绩崩盘:急转直下,2018年巨亏20亿

印纪传媒的崩盘与行业大环境下行有关,但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或许是更深层的原因。

借壳重组时,印纪传媒曾承诺2014年到2016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30亿元、5.58亿元、7.19亿元;承诺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90亿元、5.01亿元、6.50亿元。

上市后,印纪传媒完成业绩承诺堪称“精准”,净利润完成情况最多没有超过1600万。在完成业绩承诺后的2017年,印纪传媒的表现就显现出“疲态”。公司当年实现营收21.88亿元,比上年减少12.69%,净利润等各项增幅已不如前三年。

到了2018年,印纪传媒的业绩则是急转直下。印纪传媒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超过8成,由上年同期盈利23亿元下滑至3.77亿元,巨亏超过20亿元。

对于利润巨亏20亿的原因,印纪传媒表示是因为收入下滑及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导致。

图片来源:印纪传媒公告

在此前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印纪传媒共计提了超过20亿元的减值准备,其中仅是应收账款的计提就有超过12亿元。

有分析师在回顾印纪传媒时曾非常疑惑,“我搞不懂公司的成本结构”,他曾提出想看印纪传媒的利润分拆表,但遭到了拒绝。

每经记者据公告统计,2018年印纪传媒有超过32家客户的应收账款出现回收困难。其中印纪传媒提及2018年公司的人员流失率超过60%,“授权团队整体流失”,同时因为现金流紧张,难以招聘新团队,不能给客户继续提供业务支持;而在经营困难,并有诸多负面新闻的情况下,部分客户提出软件推广数量不达标、广告推广效果不达标等合同争议等问题。

“其实广告行业大环境本身也经历了很多问题,包括转型数字营销后,渠道被BAT垄断,利润率大幅下降等,印纪传媒前两年又花很大力气去转影视,主要是做批片,一开始还是做得有声有色,规模很大,但是说不清楚后来为什么突然就不做了,也不知道这部分盈利情况究竟如何。”某位曾经接触过印纪传媒的证券分析师对每经记者称,从2017年开始就已经很少有券商会去关注这家公司了。

2016年4月以来,印纪传媒5名董事相继辞职,包括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和3名独立董事。董事长吴冰兼任总经理、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身兼四职。根据去年年底的问询函,吴冰称自己身患疾病无法回国接受监管部门约谈。

就在4月8日,深交所因未在规定期限内实施利润分配和业绩预告披露违规对吴冰、肖文革以及时任董事濮家福、吴凡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在一个月前,每经记者发现,DMG国际影城(悦秀店)已关闭,DMG国际影城(良乡店)在购票平台上也看不到了排片。“我刚买的会员卡都没有处理”,某位影迷向记者表示。

沉浮“印纪”:市值缩水近90%,控股股东成“老赖”

截至4月12日收盘,印纪传媒的股价已经从2017年3月最高的26.18元跌落到3.17元,市值也从最高的460亿元缩水至56.10亿元,缩水幅度接近90%。

一边是股价“跌跌不休”,一边是大股东不断减持。根据Choice金融终端显示,在近3年的时间内,印纪传媒的监事张彬累计减持超过4000万股,套现大约近9亿元,实际控制人肖文革也在去年一下子减持1.8亿股。

对于暂时不能抛售的限售股,印纪传媒的大股东则选择质押变现。Choice显示,印纪传媒在去年三季报发布时的前四大股东质押率都在96%以上,其中肖文革以及安信信托的质押率都在100%。而根据印纪传媒去年11月时对交易所的回复,肖文革此前质押、合计数量超过5亿的印纪传媒股份已经有多笔到期违约。

截至去年11月,肖文革的质押到期情况 图片来源:印纪传媒公告

事实上,肖文革已经因多笔欠债未还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债权人包括信托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等,甚至包括典当行。每经记者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不完全统计,从去年10月份到现在,肖文革因没有履行6家不同债权人的给付义务分别被限制消费,欠款金额达到约20亿元人民币。

 

肖文革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图片来源:最高人民法院网

根据印纪传媒去年11月对深交所的回复,肖文革所持有的7.79亿股股份已经全部被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44.04%。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动人印纪华城、印纪时代涉诉累计金额高达78亿元。

图片来源:印纪传媒公告

“如肖文革先生针对上述事项未能与各质权人就解决方案达成一致,则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存在全部或部分被司法拍卖或处置的可能,进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印纪传媒表示。

资本永远夹杂着欲望,印纪传媒登陆资本市场5年,有不少拿得出手的作品和业绩,但最终一声叹息。

印纪的沉浮或成为2018年中国影视行业的注脚。这一年行业大浪淘沙,事实上,除印纪传媒外,在前几年影视行业红火时大量涌入的跨界公司如文投控股、当代东方、ST中南等都遭遇了生死劫。

“既然资本要和电影捆绑在一起,就要相辅相成,资本永远是靠内容和题材增值的。”上述不愿具名的行业资深人士对每经记者称,“如果只是套热钱,那另当别论,但如果想要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就首先要相信这些专业的人和团队。”

不知道现在的肖文革,是否还记得他2013年向记者说过的话:“我2013年主要忙两件事,一个《钢铁侠》的上映安排,另一个是北大的学习。我希望自己能用好在北大的时光,跟林毅夫、周其仁、姚洋等经济学大师取点研判中国经济走势的真经,使自己看得更宽更远一些,争取DMG下一个重大产业选择也能像2009年进军电影产业一样,踩着鼓点入场。”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印纪传媒 肖文革 吴冰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