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全世界最没权力的CEO”Ilkka Paananen:砍掉失败游戏会开香槟庆祝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3-25 15:37:50

而随着全球游戏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Supercell也并非高枕无忧。相对慢的产品节奏意味着风险,没有一家公司能够保证自己用心打磨的产品推出时一定还是创新的、并且一定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

每经记者 许恋恋    实习编辑 杜毅    

毗邻波罗的海、有“北方洁白城市”之称的赫尔辛基是芬兰的首都和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全球最宜居并且幸福感最高的城市之一。就在这样安逸的欧洲一角,诞生了一家引起世界游戏产业注目的游戏公司:Supercell。

这家成立7年的公司出产品向来以“慢工出细活”闻名,目前为止总共有5款产品,除了刚开启预约的《荒野乱斗》,其余4款游戏可以说部部爆款,每款吸金超过10亿美元,《部落冲突》《皇室战争》这两款游戏收入更是达到了百亿美元级的体量,从收入量级来说,超过了《指环王》和《哈利波特》电影系列的票房。

“Supercell出品 必属精品”成为这家芬兰游戏巨头的标签,在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Supercell联合创始人兼CEO Ilkka Paananen来到中国,接受了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中国媒体采访,聊了聊Supercell的爆款方法论。

Supercell联合创始人兼CEO Ilkka Paananen(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世界上最没权力的CEO”

在本次大会上,腾讯宣布与Supercell合作的《荒野乱斗》,已经于今年3月24日在中国大陆区正式开启预约。

在最新公布的数据里,Supercell是一个员工数不到300人的游戏公司,这样的体量压根算不上大厂,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小而美”的芬兰游戏团队,创造出了《部落战争》《卡通农场》《海岛奇兵》和《皇室战争》等多部全球游戏爆款。这些游戏不仅用户广,同时吸金能力强,生命力十分持久。

其中《皇室战争》也是全球知名的电竞IP之一,去年Clash Royale League赛事有2500万人参加预选赛,最后赢家的团队是来自中国的NOVA。去年的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环节,《皇室战争》也是项目之一,中国队拿到了银牌。

“能不能谈谈为什么你们每款游戏都能做到精品?”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个问题,Paananen谦虚地笑了笑后告诉记者,首先他认为Supercell是一家非常幸运的公司,“我认为我们开发出了合适类型的游戏,正好又碰上了正确的时间”。

在Paananen眼里,第二关键因素是人,在回答每经记者的问题时,他多次强调“people”这个词,他认为,Supercell成功的关键之一是优秀的开发者团队,这些人不仅是局限在芬兰或者欧洲,而是来自全世界的研发人员,“他们都愿意来到像芬兰这样一个寒冷的小国,我很感激”。

Supercell自我定位一直是一家全球化的游戏公司,在赫尔辛基办公司,员工国籍超过30个,有一半的开发人员都是非芬兰人。

Ilkka Paananen(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在圈内,Supercell出产品的速度并不快,这种慢,Paananen认为是“慢工出细活”,这家公司也以砍游戏项目知名。“我们的文化是非常鼓励冒险、创新的,在开发过程中必然会遇到失败的产品,我们会毫不犹豫砍掉它们,每砍掉一个不成功的游戏,我们都会用香槟酒庆祝。”Paananen向每经记者解释道,这并不是因为砍掉游戏是某种乐趣,而是可以从失败的开发过程当中获得很多的经验教训,冒险不会带来失败,反而是不敢冒险,才会带来失败。“因此我们鼓励创新,鼓励冒险。在未来我们也会冒更大的风险,从而开发出更好的产品。”

一个深层次的原因或许在于Supercell的公司架构以及决策机制,不同于一般公司自上而下、CEO在顶端的设置,Supercell希望将“底”和“顶”翻过来,在Supercell,游戏开发者才是公司的决策者,是游戏团队而非CEO来决定公司要生产什么样的游戏。Paananen认为公司最佳的运作方式就是让那些游戏设计者来做最多的决定,而CEO做0个决定是最佳情况。有的时候Paananen把这样的架构形式称为“全世界最没权力的CEO”。

在中国开辟第二战场

作为手游行业最耀眼的公司之一,Supercell近年来的业绩似乎略有疲态,业内分析认为是由于新产品研发周期长,老产品收入有所下滑原因所致。虽然并未上市,但是Supercell每年都会公布财报,2018年Supercell净收入达16亿美元、EBITDA税前利润为6.35亿美元。分析认为,在全球游戏市场表现优异的《荒野乱斗》,将会有希望解决Supercell收入下滑的问题。

Paananen则在财务数据发布后,写了一封公开信,表达了自己对于2018年成绩的看法,他表示《荒野乱斗》之所以和上一个游戏间隔时间长的原因是团队没有对质量妥协,虽然内部人员也有“没有推出新游戏”的压力,但是团队依然用足够的时间把游戏打磨到符合Supercell的标准。而Supercell的梦想就是做可以让人们玩很多年、能被人们记住的游戏。

“如果收入比去年更高,那是极好的。但对于我本人和Supercell公司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从来都不是计较短期财务数据。我们更关心的是,如果你开始被短期收入数字驱使,那就很可能会为此发布一些只为了赚快钱的平庸游戏。”Paananen认为不该向平庸低头。

不过Supercell也在积极作出改变,2018年,Supercell决定在上海组建研发工作室,Paananen告诉每经记者,成立这个第二分部的意思并不是仅仅为了中国本土市场开发游戏,上海工作室和赫尔辛基总部的使命是一样的,就是设计和开发真正国际化、全球化、能够经久不衰的游戏。目前工作室规模不大,“我们也期待着能够在上海工作室招募到最优秀的人才”。他认为,中国有很多优秀的研发人员,在很多设计理念上,中国也是优先于西方国家的。

而随着全球游戏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Supercell也并非高枕无忧。相对慢的产品节奏意味着风险,没有一家公司能够保证自己用心打磨的产品推出时一定还是创新的、并且一定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

对于这一点,Paananen说自己每天都会被问到创新的问题,“创新非常艰难,可能尝试10次,9次都会失败,最后一次才能成功,因此需要包容失败、迎接失败”。他向在场媒体分享道,当初《皇室战争》用了两年时间研发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一共研发了10款游戏,其中9个都被砍掉了,最后一个才成功。

责编 杜毅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Supercell 游戏 芬兰 皇室战争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