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特写|走,做外卖骑手去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31 12:19:57

一个月后,小杨“黄袍加身”,正式成为一名外卖骑手。之后的半年时间,小杨每天都穿行于上海浦东世纪公园附近的大街小巷中。“送完这一单今年也就不送了,明天就准备回老家过年了。”益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音量有所提高,脸上也露出笑容。“不做了,过年后就不送了。”已经当了4年骑手的王磊对记者说……

500902506_banner.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每经记者 王星平 实习编辑 王丽娜

  每个工作日的中午,公司楼门口的外卖小哥围成个半圆,焦急等待下楼取餐的用户,之后他们要去完成下一单任务。

  “薪资近8000元,超行政、文员等多类白领岗位……”近日一份关于外卖骑手的工资数据,在网络上掀起波澜,不少网友表示,“别拦着我,我要去送外卖。”而与此同时,网络上也正进行着一场关于“收到外卖后,该不该跟外卖员说谢谢”的热烈讨论。一时间,外卖行业备受关注,外卖小哥也处于舆论的中央。

  作为这几年最火热的互联网领域之一,外卖市场呈现出来的繁荣景象一直吸引着外界的关注。自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整个外卖市场也从多平台混战逐渐转向寡头领跑。而从补贴大战到近期对商户费率的调整,美团与饿了么两大行业寡头之间的战火至今也还未停息。

  平台竞争加剧,商户盈利空间收窄,那么作为外卖生态圈中另一重要组成——外卖小哥的生存状态如何也值得被关注。岁末年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采访多位外卖小哥,还原当下外卖员的真实生活状态。

  月薪7750元不是梦

  2018年6月,初中毕业后,小杨决定跟着老乡从湖北到上海打拼。

  初次离开家乡,来到上海,小杨似乎并不胆怯,反而充满期待。因为在他来之前,老乡就已经帮他“规划”好了职业路径——去上海当外卖骑手。

  外卖骑手没有高学历门槛,且没有过高的职业技能要求,正符合小杨当前的职业诉求。

  一个月后,小杨“黄袍加身”,正式成为一名美团外卖骑手。之后的半年时间,小杨每天都穿行于上海浦东世纪公园附近的大街小巷中。

  “每天大概早上10点多开始送单,晚上9点左右结束,一天跑下来大概送三四十单。”小杨说。

  日复一日,小杨的骑手生涯已经度过半年时间。据小杨自己透露,这半年中自己总共休息不到4天时间,即便在每月固定的两天休息日,小杨依然决定出门送餐。

  而支撑他如此努力的是,在小杨心中,外卖骑手虽然相对辛苦,但只要自己肯吃苦,也能拿到和大多数白领差不多的薪酬。这一点,更是让小杨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期待。

  近日,58同城招聘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外卖送餐员就业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外卖送餐员“平均薪资”(月薪)已经过七千元(7750元),超过行政,文员等白领岗位的平均薪酬。

  数据出来后,网络上立马掀起对外卖员薪酬的一阵热议。有网友大呼自己也要去当外卖员。对此,小杨认为是符合行业标准的。在采访过程中,多位骑手也像记者表示该数据是符合真实情况的。

  “除了第一个月因为不太熟悉路线,跑单较少,才拿5000元左右外,之后的几个月平均下来都能保持在8000元左右的。”小杨透露。

  对于这8000的组成,“无论是饿了么还是美团,现在骑手工资主要是由跑单组成。”小杨向记者补充,一般美团每单骑手会获得8元送餐费,每天10点半到13点是高峰期,高峰时期平台还会给骑手增加补贴。对于美团骑手来说,一天送餐30多单,便能保证一个月达7000元以上的收入。

  相较于美团骑手,饿了么骑手每单所得较少,为6元左右,但相比美团,饿了么骑手的单量较多。这也使得部分美团骑手转向饿了么平台当骑手。

  不过,记者了解到,并非所有的外卖骑手都能拿到这么高的薪酬。相较于专送的团队骑手,众包的骑手整体收入会较少,而这一差距主要是因为众包骑手工作时长整体也不及团队骑手。此外,在时间上,每年的三、四、五月份被业内认为是行业淡季,大多数骑手收入会有所下降。

  “自由”让骑手更坚持

  “自由啊!”

  除了令自己满意的薪酬外,在采访过多位外卖骑手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自由”是骑手普遍认同且坚持这份职业的另一重要原因。

  1月25日晚间,当记者在一家饭馆门口见到益生时,他刚好在等待着自己当天要送的最后一单餐打包好。据益生透露,那一单也是他农历年前要送的最后一单。

  “送完这一单今年也就不送了,明天就准备回老家过年了。”益生说。

  记者注意到,益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音量有所提高,脸上也露出笑容。当记者表示其放假较早时,益生说:“我这还不算早的,我们站点一共60多个骑手,现在已经有一半左右都回家了,剩下的这两天也陆续回家,选择留守的七八个骑手也都是想要趁春节多赚点钱。”

  有人感受到自由,更有人则是因为自由而选择这份职业。

  2017年前,老刘一直在室内工作,例如办公楼保安、餐厅服务员等;2017年后,老刘也变身为一名外卖骑手。而骑手这份职业最吸引他的就是自由,用老刘的话说就是“没人管”。

  因为追求自由,老刘并未选择直接到美团、蜂鸟等团队配送队伍中,而是加入到外卖品牌旗下的众包队伍中。

  记者从行业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外卖的配送主要有平台专送、众包、快送、混合送、商家自配送等几种配送方式。与小杨和益生所在的专送团队不同,老刘所选择的众包团队并非直属于平台,且骑手工作时长不受规定,更具随意性。

  “尽管相比于团队(专送)的骑手,众包的骑手接单稳定性较差,可是想接单就接单,不想接单就休息,工作比团队骑手要自由多了。”老刘说。

  在小杨、益生和老刘他们看来,目前的收入水平与自由度正好符合他们的标准。如果某一天当自由的空间缩小,即便收入增加,也会觉得不自在。

  平台竞争或让“小哥”幸福感降低

  这样一份“有钱又有闲”的工作,也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外卖骑手这一队伍中来。美团外卖此前发布的《城市新青年: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显示,美团外卖的骑手数量在2018年增加了50万,达到270万。这一数字也接近一座中型城市的常驻人口数量。

  同样也在增长的还有整个外卖市场。最近几年,外卖市场增长迅速,据央视财经援引的公开数据,2017年中国外卖市场规模接近3000亿元。

  市场和骑手数量都在增加,这意味着行业在某种程度上正朝着良性的方向在发展。可通过与多位一线外卖从业人员交流过后,记者发现,行业内暗流涌动,较大的人员流动性似乎正在影响着行业的稳定。

  “不做了,过年后就不送了。”已经当了4年骑手的王磊对记者说。

  做出同样决定的绝不仅是王磊一个。据小杨透露,自己所在的团队人员流失较为严重,平均每个月都会有3-4名骑手离职。

  “无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尽管骑手总体数量在增加,但也都面临着人员流失率高的困扰。而流失率越高,外卖的配送压力就会越大。”上述行业人士说。

  那么,“有钱又有闲”,为何人员流失率会越来越大呢?上海某外卖专送站站长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道出了其中的缘由。

  “虽然目前订单量越来越大,但骑手的幸福感其实是有所下降的,而这种幸福感缺失导致越来越多骑手选择离开。”该站长表示,平台之间的竞争加剧,使得外卖订单增多的同时时效也不断被压缩,这也让外卖员配送压力不断增加。

  从一开始的补贴大战,到近期备受争议的商户费率变动的较量,不难看出两大平台之间的角逐并没有偃旗息鼓的意思。而在外卖配送环节上,双方的竞争也从未停歇,往往都是一方喊出“很快”的口号,另一方便会喊出“比你更快”的口号。

  但在上述站长看来,2017年后平台间针对配送时效开启的拉锯战,一方面是在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但另一方面则是对外卖员要求的提高。

  站长继续向记者解释道:“目前外卖平均配送时间已经由原来的1小时缩短到30分钟左右。此前的1小时只是外卖员在取餐后的送餐时间,不包括商家配餐时间;而如今的30分钟则是从消费者下单后便开始计算,包括商户配餐以及外卖员送餐两个环节。”这也就是说,在行业配送时间缩短的情况下,如今外卖员送餐的时间还要进一步被缩短。

  “而30分钟的配送时间还不是最快的,时间随着平台间的竞争还会越来越短,最终的压力也只会传到外卖员那边。”站长补充说。

  此外,站长认为骑手的不幸福感还有一定程度来源于对外卖员服务标准化的不断完善。

  “制度的不断细化,让外卖员被消费者投诉的几率增加。也因为标准的存在,让外卖员在被投诉后减少了申诉解释的机会。”站长说。

  (文中小杨、益生、老刘、王磊皆为化名)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外卖 薪资 骑手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