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提名后又否掉权健副总任ST升达董事 保和堂称未与权健有资金关系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19 12:30:13

权健因涉嫌传销,其实控人等已被批捕,保和堂方面为何提名权健高管为ST升达董事候选人?保和堂实控人单洋对记者称,主要系保和堂是做中药产业的,而权健也有中药业务。其同时否认,保和堂接盘ST升达的资金中有来自于权健。

每经记者 朱万平    实习编辑 梁枭    

_____.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1月18日下午,ST升达(002259,SZ)股东大会在成都总部举行。本次股东会备受外界关注:一方面,ST升达新实控方保和堂将接管公司董事会;另一方面,保和堂提名的4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中,权健集团副总裁沈建宏赫然在列。

权健因涉嫌传销,其实控人等已被批捕,保和堂方面为何提名权健高管为ST升达董事候选人?这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1月1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参会并现场了解到,沈建宏并未到场,保和堂提名的另外3名董事候选人全部到场。但从现场投票情况来看,沈建宏作为董事候选人的议案获得现场投票100%反对票。而现场投票股数共计2.23亿股,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的四分之一。

为何此前提名沈建宏为ST升达董事候选人?保和堂实控人单洋对记者称,主要系保和堂是做中药产业的,而权健也有中药业务。其同时否认,保和堂接盘ST升达的资金中有来自于权健。

 

1月18日,ST升达股东大会结束后江昌政与单洋合影。左:江昌政,右:单洋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现场投票:权健副总裁获100%反对票 

该次股东会备受外界关注。会前,四川证监局和深交所相继给ST升达发函,要求其说明为何提名沈建宏为公司董事候选人。

1月15日,ST升达收到四川证监局问询函,要求其说明提名权健集团副总裁沈建宏为董事候选人的过程和理由。17日,ST升达公告称,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被要求说明保和堂及其关联公司与权健集团的关系,是否存在资金往来或合作等。

目前,ST升达尚未就上述事宜进行回复。

但在1月18日下午举行的股东大会上,现场投票结果显示,沈建宏几乎已出局,其获得现场赞成票为0,反对票为10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还了解到,由于权健集团身陷舆论漩涡,特别是其创始人束昱辉等多名高管被刑拘后,保和堂已欲把沈建宏踢出局,原本拟在18日的股东会上,不予审议该项议案。但因相关公告已出,没有时间作相应更改而作罢。

保和堂现为ST升达大股东升达集团的实控方。依据其意思,升达集团在股东会上对沈建宏相关议案全部投否决票,沈建宏相关议案也被现场其他出席的中小股东全部否决。保和堂方面提名的另3名董事候选人单洋、冯超、郭亚非均获得现场投票100%的赞成票。

保和堂拟接盘升达集团100%股权,从而入主ST升达。去年11月,保和堂宣布,以作价2000万元收购升达集团100%股权并承接后者近40亿元巨额债务的方式入主ST升达。上市公司实控人将由江昌政变为保和堂实控人单洋。

不过,由于升达集团因债务问题被大量诉讼缠身,原实控人江昌政所持升达集团股权悉数遭冻结,保和堂目前尚未获得升达集团100%股权。但单洋目前已任升达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保和堂承诺解决资金占用问题 

18日的股东会并未在下午2点钟准时开始。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了解,主要是升达集团要求保和堂出具承诺函,解决前者对ST升达的巨额违规资金占用问题。截至2018年1月15日,升达集团占用ST升达约9.32亿元资金,占上市公司净资产的55.81%;此外,未经上市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ST升达违规为升达集团对外借款,提供担保余额达1.6亿元。

升达集团愿意以区区2000万元出让自身100%股权给保和堂,同时配合保和堂方面,让对方人员掌控ST升达,其中很重要的前提是保和堂必须要解决巨额资金占用问题。

原本,根据双方的《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文件,保和堂承诺于2018年11月30日之前解决升达林业资金占用金额不少于2亿元,最迟不晚于2018年12月31日前全部解决升达集团对ST升达的资金占用以及违规担保。但因升达集团多数股权被债权人冻结,上述安排未能实现。

不过,保和堂同意继续解决有关升达集团对ST升达的资金占用问题,但详细安排并没有出炉。据ST升达实控人、董事长江昌政现场透露,1月18日,会议召开时间延迟,就是在四川证监局的主持下,要把方案细化。

“原来的方案,只是一个大概的规定,没有违约的惩罚措施,如果保和堂不解决升达集团对ST升达的资金占用问题,又该怎么办?需要明确。”江昌政透露。

单洋也透露,正在想办法解决ST升达面临的问题。“我们已经拿出部分资金,解决了升达集团供应商欠款问题。”单洋称,但对于具体的资金来源等问题,其并未详细回应。据了解,去年12月24日,部分供应商还曾到升达集团总部催债。

江昌政详解败局:问题出在我们自己身上 

副厅级干部出身的江昌政靠林业发家,曾凭借ST升达的上市一度位列川内富豪。如今,其自身债务困局缠身,ST升达的发展亦遭遇不小问题。

为何沦落到如今的地步?江昌政坦言,在公司发展战略上出了问题,“不应该搞林板一体化的”。

江昌政透露,ST升达上市后曾手握大量现金,当时看到人造板很赚钱,被称为“印钞机”,于是在广元等地新建人造板厂,但因大家都看到这个商机,一哄而上导致产能过剩,新建的人造板厂非但没赚到钱,反而连连亏损,成为不良资产。

而为了防止上市公司被拖垮,江昌政准备将相关林业资产从ST升达中剥离出去,但又没人看的上。“原本,我们是准备一点点的剥离,没人接只能让升达集团去接。”江昌政称。

2016年12月,ST升达宣布向升达集团剥离家居森林等资产。而为筹措9.41亿元现金对价,升达集团通过质押ST升达股权的形势向华宝信托借款14亿元。后来的麻烦亦因此而起。

“导火索是华宝信托起诉我们。”江昌政称,借华宝信托的钱有一笔到期了,升达集团由于连连亏损拿不出来钱,被对方起诉。

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也随之出现。一些银行看到升达集团被华宝信托起诉,集团向银行借钱就更难了。江昌政原本打算从ST升达接回林业资产后,可将林业资产抵押从银行融资,但林业资产不同于房产,最终这个如意算盘落空。

“这中间也有国家金融环境的变化,去杠杆等因素,但最主要问题还是出在我们自己身上。”江昌政称。

江昌政否认挪用上亿元用于炒股

值得一提的是,质押ST升达股权给华宝信托时,ST升达的股价约在10元/股,但后来ST升达股价曾出现连续9个跌停,截至今年1月18日,其股价仅为2.32元/股。

“当时股价连续跌停,质押在华宝信托处的股票接近爆仓,华宝信托通知我们填仓。”江昌政透露。

此时,金融机构已不愿意续贷,还催着要还钱。为此,江昌政从一些小贷公司借了大量资金。“原本只是短期阶段,做个过桥资金,拿到银行的资金就还。”江昌政称,其中2亿元给了华宝信托用于填仓。

为借钱,江昌政还以ST升达名义对升达集团借款违规担保。据ST升达披露,升达集团分别借姜兰、秦栋梁、杨陈、蔡远远四人2565万元、1000万元、1.4亿元和5000万元。

江昌政透露,2017年12月借杨陈的1.4亿元,实际上是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杨陈称其是一家涉足融资担保、典当拍卖、期货经纪等领域综合性企业集团。据中国证券报近日报道,杨陈的借款本金实际只有1.1亿元,利息高达3000万元。

纸包不住火。原本,ST升达依靠剥离林业资产获得的近10亿元现金,加上募集账户上的资金,可谓手握重金。在江昌政操作下,ST升达违规为升达集团担保一事曝光后,大量债主要求ST升达承担连带责任,上市公司账上的部分资金亦被划走,ST升达也被带进沟里了。

有媒体报道质疑,江昌政挪用ST升达上亿元资金用于炒股。对此,江昌政予以否认。其称,即使在ST升达股价连续暴跌之时,也没有用钱去维护股价,没有意义。“监管部门指定的会计事务所,对我们账目里里外外都查了,没有这个问题。”

会后,ST升达新晋董事单洋、冯超、郭亚非均与现场股东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单洋表示,他做中药产业30多年,未来或将保和堂旗下中药产业放进上市公司里来。郭亚非则称,未来其更多将负责金融运作等方面的事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截至1月19日上午10点,ST升达昨日股东会的结果仍未出炉,但权健副总落选董事几乎已是板上钉钉。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ST升达 升达林业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