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头条

每经网首页 > 要闻·头条 > 正文

2019年初70万考生被逼疯,谁之过?十问“艺术升”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11 13:41:00

“艺术升”登录界面的宣传语是“让艺术之路更轻松”,显然这个Flag没有立住。

身处舆论漩涡中心,被千夫所指。“艺术升”如何“不说再见,拥抱明天”?数十万考生“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刻,却意外踢上了门柱,背后究竟是何缘由?《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十问“艺术升”的两位主要负责人: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副总经理李盛鑫和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刘伟辉。

每经记者 叶晓丹 杜蔚    实习编辑 杜毅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今各种手机app司空见惯,唯“艺术升”与众不同,它几乎掌握着中国每年六、七十万艺术生的命门——艺术类校考报名。

所谓校考,是高等院校招录艺术类本科生单独组织的考试,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等重点学府均组织该项考试。所以,对于想考上顶级艺术殿堂的考生来说,校考尤为重要,而“艺术升”则是数十家高校授权的报名渠道。

1月6日的“艺术升”报名系统崩溃,导致2019年的艺术类考生无法参加校考报名,顷刻间掀起狂风暴雨。熬红了双眼也无法抢到名额的考生和家长崩溃了,有考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悲愤道:“没想到被一个电子产品给绊倒了!”

“艺术升”登录界面的宣传语是“让艺术之路更轻松”,显然这个Flag没有立住。汹涌的波涛接踵而至:“未准时开放报名系统”“垄断高校报名”“卖VIP”“收加急审核费”……一系列问题在网络上不断发酵,引发公众舆情的同时,亦让“艺术升”背后的公司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

图片来源:“艺术升”APP截图

1月10日,“艺术升”发布公开信致歉,称未与有关院校或有关部门“勾连”,同时,或将下架加急审核服务或执行无条件退款。

1月10日,“艺术升”发布公开信(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截图@艺术升)

即便如此,“艺术升”也未得到所有人谅解,饱受舆论的煎熬。有网友在公开信下回复“不管是APP垄断还是VIP通道收费,前提要做好啊。明知今年艺考改革,既没有提前准备,也没有应急预案,所以还是自身的问题最大”。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网友评论截图

“高校在考虑与‘艺术升’合作时,具体的背景、决策,究竟是什么样?这些并不透明,容易让外界产生一些想法。”一位教育行业的资深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高校从自己的平台招生,也要承担成本,委托公司能省掉一些麻烦,之后可以有不错的收益,何乐而不为。”

其实,每年的艺术类校考报名,对各大高校而言都是一笔可观的收入。“2008年,我负责学校在沈阳的现场报名,验钞机就没停过,过一会就要去一趟银行。”一位曾承担艺考报名工作的高校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11年前尚且如此,更何况如今。艺考生人数几乎每年都会创造下新高,记者查询后看到,2018年有40098人报考中央美术学院,按照当时“单个专业考试报名费160元/人”计算,报名费总收入至少为641.6万元。同年,报考西安美术学院的考生有近6万人,四川美术学院的报考人数则达到11.17万余人次。

“现如今出现这种问题,高校和‘艺术升’都是有责任的。”一所国内知名美术类高校教授向记者表示,为了避免同类问题再次发生,“个别高校不应该完全关闭现场报名的窗口,应该给网上没报名成功的考生多一个机会。即便现场报名不便捷,却会让考生、家长心里踏实。”

对于承担报名重责的第三方平台,该教授建议:“‘艺术升’自身缺乏经验判断,需要加强对服务对象的了解。做事情多些情怀,请感同身受地理解有梦想的孩子。”

身处舆论漩涡中心,被千夫所指。“艺术升”如何“不说再见,拥抱明天”?数十万考生“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刻,却意外踢上了门柱,背后究竟是何缘由?《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十问“艺术升”的两位主要负责人: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副总经理李盛鑫和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刘伟辉。

1月8日,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内“艺术升”标识(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叶晓丹 摄)

一问“艺术升”

NBD:为什么有考生反馈“艺术升”不按照公告时间,反而提前开放报名通道?开放报名的权限由各个高校还是“艺术升”把控?

(有不少考生和家长反映,天津美术学院官网公告显示1月7日凌晨3点开放报名通道,但是在当天2点多进入系统时就发现“报名正在进行”。)

刘伟辉:如果有这个情况,我们首先要去和院校方面沟通一下,是否是院校提前开放。如果不是院校自身提前开放,那么我们这边提前开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们平台从1月7日开始,是24小时全天候开放的,而院校开放时间是由院校设定的。

二问“艺术升”

NBD:截至1月10日,“艺术升”到底和多少所高校开展了报名合作?

(记者注意到,现阶段正在“艺术升”上开展报名的高校有:中央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和鲁迅美术学院。据了解,高校通过招标形式将本科考生网上报名权授予“艺术升”。其中,“艺术升”分别以29.7万元、12.5万元中标天津美术学院和湖北美术学院。)

李盛鑫:不到20家,具体数字我们还没有统计。

三问“艺术升”

NBD:承接高校艺术类校考报名之外,是否还与艺考培训机构进行合作?

李盛鑫:没有,我们只是基于我们的增值服务,比如艺考指南电子书等。有去艺考培训机构介绍过我们的服务。

四问“艺术升”

NBD:在艺考培训机构宣讲服务时,是否宣传过购买VIP可以帮助考生报名、审核等?

李盛鑫:这个肯定是没有的,我们卡片(艺考指南卡)背面也写明“不含院校报名相关等其他服务,如‘肖像审核’”。我们的告知是非常充分的,我们认为考生有误解的情况。

五问“艺术升”

NBD:为什么不少考生认为购买“艺考指南卡”会和报名相关?

李盛鑫:我们能保证自己公司的人员在宣讲过程中没有说艺考指南卡和报名相关,因为卡片背面明确标注了,不含报名相关服务,如果说了,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六问“艺术升”

NBD:究竟有多少人购买过“艺考指南卡”?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刚刚过去11天,“艺术升”在今年仅凭“卖卡”就收入346.8万元~404.6万元;而在2018年,“艺术升”委托合作方销售的“卡”则预计达到800万元。)

李盛鑫:这张“艺考指南卡”是“艺术升”2019年第一次发售。今年购买的用户数在6000人~7000人左右,该卡实物卡上标注的价格为656元,不过考生购买的价格是578元。

2018年是由另一个合作方负责制卡销售,我们去年只是提供“艺术类院校报考指南”“艺术类志愿者大数据录取测算”这两项服务。2018年卡的价格是398元,去年购买的用户量线上线下大约有2万人次左右。

七问“艺术升”

NBD:为什么考生反馈江浙一带比较知名的艺考培训机构学员,在“艺术升”上报名基本都成功了?

刘伟辉:可能是这些培训机构组织学员报名组织地比较好,但是有的人能报上有的人当时报不上,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

八问“艺术升”

NBD:既然承担招生工作,又开展多项增值性商业服务,中间是否缺乏监督环节?

(打开“艺术升”APP,上面有出行服务、留学服务、指南服务等多项衍生栏目。)

刘伟辉:我们不知道是否有相关法律规定不允许这样做。如果有,我们愿意接受调查,进行整改下架,或者分离这两块业务,我们愿意接受任何的惩罚和监督。在这次舆情爆发之前,我们也没有想这么多,是能做还是不能做,只是觉得除了报名服务之外,我们可以提供其他的产品丰富考生的需求。也希望社会上大家能理解,给我们一次机会。

九问“艺术升”

NBD:如何看待系统瘫痪,引发公众对校考报名事件的高度聚焦?

刘伟辉:我们原来对这个事件的认识没有这么深。经历此次事件,也让我们深刻意识到,教育这个行业,和其他行业完全不一样,尤其是涉及到高考报名,公众关注度非常高,这次事件也给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和反思。

十问“艺术升”

NBD:因为系统瘫痪报不上名的考生怎么办?

刘伟辉:即便今天报名系统崩溃了,明天还可以报名,很多院校考试报名有十几天的时间。今年考生总数没有增加很多,但是报考单个学校的考生人数增多,很多院校考点满额,也加剧了考生报名难的问题。现在很多院校基于考生数量变化,也有增设考点和考位。

责编 杜毅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艺术升 艺考 App 报名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