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对话│编剧袁克平:改革开放的每一步都渗透了中国人的努力、苦难和幸福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10 13:40:51

回忆起《大江大河》的创作过程,编剧袁克平感慨万千,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时吐露了与正午阳光的合作“缘分”、接受改编工作的初衷以及对同为知名编剧的女儿袁子弹的写作看法等诸多工作、生活上的细节。

每经记者 杜蔚 毕媛媛    实习编辑 杜毅    

回忆起《大江大河》的创作过程,袁克平感慨万千,这个自诩为“乡下出来、不讲规矩、横冲直撞、有点匪气”的资深编剧,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时吐露了与正午阳光的合作“缘分”、接受改编工作的初衷以及对同为知名编剧的女儿袁子弹的写作看法等诸多工作、生活上的细节。

《大江大河》编剧袁克平(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 韩阳 摄)

NBD:我们注意到,您之前编剧的作品全都是自己的原创小说,为何这次愿意接受正午阳光的邀约,对一部网络小说进行改编?外界传言是因为您女儿袁子弹曾改编过《欢乐颂》,她为您牵线的线。

袁克平:我和正午阳光的合作与子弹关系不大。我们的缘分是来自《下海》,这是由我原创小说改编的同名电视剧,讲述的是90年代,国家干部离开单位下海前往南方创业的戏。上映时,央视第一次为一部剧打广告,专门请来了马化腾、柳传志、李彦宏等站台。《下海》2011年全国收视率第一,是当时改革开放最好的一部电视剧。

侯鸿亮托子弹给我带来《大江东去》的小说,起初我对改编别人的作品,不大习惯,但很难遇到高质量的制作团队,正午阳光整个团队都是无短板的。

影视剧创作,团队非常重要。90分的戏拍成70分很正常,但也有可能将70分的戏,拍到80分。我不认为一部影视剧作品可以光靠一个人成功,这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工程,每个部门的高水平,才能保证作品的成功,所以侯鸿亮找我,是一个机会,我不想丢掉。

考虑到这部戏故事性很强,在和侯鸿亮交谈两次后,我答应接这部戏。

NBD:您是否考虑过未来和女儿子弹一起合作?

袁克平:直到今天为止我没为她写过一个字,她也没为我写过一个字。子弹和我的文风完全不一样,她是文笔很优美的作者,比较讲究思想性和美感,而我是离生活特别近的作者,鲜活准确是我比较讲究的创作风格,所以我们几乎不是一道的。

我们各写各的东西,各搞得各的创作。我更像乡下不讲规矩横冲直撞出来的,有点匪气。

NBD:您认为献礼剧创作中最难的是什么?

袁克平:对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认识,是对编剧最大的考验。改革开放对每个中国人来说是一段漫长的历程。若干年前,改革开放开始时,我们普通人都经历过这个“炼狱”。

四十年能走到今天,对于中国人来说,是非常艰难的。改革开放的每一步都渗透了中国人的努力、苦难和幸福。

所以对这四十年的认识,是否真心地热爱她、拥抱她,这对编剧要求很高。优秀的作品必须有真诚的态度,才能打动人心,这是《大江大河》为什么能吸引众多观众的原因,它让每一个经历过这个时代,或者没有经历过这个时代的人,都感觉到了共鸣。

NBD:2019年会有更多的献礼剧,如何拍出让观众喜爱的剧?

袁克平:我觉得现代戏是所有戏中最难的,所谓“画鬼容易,画人难”,对于这些大家都熟悉的过往,你首先不能编造,因为一编造就假。

其次,是行货。现在编剧会出现很多“行货”,即写哪一行业的戏,有规律了,同样的桥段可以用无数次。但艺术的创作呢?没有了。抄袭、借鉴别处的东西拿来改一改就想引起观众的共鸣,非常困难。或许这样弄点钱可以,但绝对赚不到大钱。

NBD:创作出一部好作品,还需要哪些助力?

袁克平:好作品是需要成本的。首先是时间成本,编剧需要时间来体察人心、关心生活,才能写出真诚的、能与观众共鸣的东西。但光靠认真还不行,还需要资金成本,比如《大江大河》在拍摄时,要有“小雷家村”,但和那个时代相符合、现成的很少,就得去专门搭建场地。

NBD:支持您退休后依旧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袁克平:把《大江大河》算上,我现在才写了五部剧。我创作的时候都会很认真,每次写作都是生命的挣扎和努力,所以我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的努力。

我很喜欢写作,尽管写作很辛苦,有时只想死,但是还是喜欢,因为我在生活中找不到多少快乐,有时候写作某一段写得特别好,就有种特别的快感,还能找到感动自己的东西,这就是我继续写作的原因,绝不是因为钱,当然我很爱钱。

责编 杜毅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袁克平 大江大河 编剧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