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艺术升”APP崩溃始末:实际流量是去年的四十倍 联合创始人称预估不足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08 22:55:42

由于艺考报名APP“艺术升”在1月6日遭遇系统崩溃,大批参加2019年艺术类校考的考生无法报名,“艺术升”的运营主体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

每经记者 叶晓丹    每经编辑 徐斐    

“今年一大堆竞争对手会‘死’在报名上。”一名艺考生无奈的感叹道出了近日艺考报名难的问题。

由于艺考报名APP“艺术升”在1月6日遭遇系统崩溃,大批参加2019年艺术类校考的考生无法报名。“艺术升”自称是中国“八大美术学院”及国内艺术院校联合推出的报名平台,向高校及艺术生提供专门的艺考信息技术服务。对此,教育部亦作出回应称,已指导和督促有关高校通过增加报名渠道、延长报名时间、增加考点等措施,确保有意愿参加校考的考生都能报名并参加考试。

而“艺术升”的运营主体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这家创业未满四年的公司,在这次艺考报名风波中究竟面临怎样的状况?为何能够和国内诸多知名院校合作?合作模式是什么样的?后续问题又将如何解决?

带着上述疑问,1月8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赶赴该公司于杭州的办公地,并专访了公司联合创始人、副总经理李盛鑫。

1月8日,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内“艺术升”标识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叶晓丹 摄

未正确预估艺考报名流量高峰

NBD:出现艺考线上报名系统瘫痪的问题后,公司方面是如何解决的?

李盛鑫:1月7日凌晨发的公告中有描述,拥堵发生后,我们立即启动技术紧急预案。由于之前系统在线排队用户较多,消化用户队列需要一段时间,此过程考生体验略慢。截至1月7日凌晨2点,报名通道及“艺术升”APP已完全恢复正常,目前系统稳定,考生可正常进行报考。

NBD:为什么预估的流量和实际相差这么多?

李盛鑫:这个问题可能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工作,准备了四倍于去年的服务资源,但是没有预计到今年的服务流量是去年的几十倍。

NBD:1月8日,广州美术学院线上报名系统已经恢复了?

李盛鑫:对,广州美术学院线上报名今年顺利进行,截至1月8日11点30分,成功报名人数在2万人左右。

NBD:此前你曾向媒体表示,2015年起,“艺术升”开始为中国美术学院做线上报名系统,三年后扩张成为包括“八大重点美术学院、五大重点艺术学院、三大重点传媒学院、十大省级艺术校考考点等在内的100多所重点艺术校考院校”的报名系统。那么,你们和这些合作院校的合作模式是怎样的?

李盛鑫:这100多所合作院校主要包含两种合作模式,一种是学校经过招标和采购流程,直接采购我们的系统。2018年1月,有二十几所院校通过这种模式(合作),但是今年可能部分院校面临的压力比较大,不一定会采购我们的系统。

还有一种则通过考点院校合作,比如浙江省的考点由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管理,外省院校来浙江招考,必须在考试院的管理范围内组织考试,考试院会指定相关学校作为省外学校招考省内学生的报名考试服务点,相关指定的学校也需要建设考试报名系统,有的学校就会和我们合作,使用我们的报名系统。如此,省外七八十所学校要在浙江省设立考点,想要报考这些学校的学生就可以通过我们的系统报名,我们也间接服务了这些学校。

NBD:2019年1月服务的院校数量和2018年1月相比,区别大吗?

李盛鑫:2019年服务的院校数量方面是有变化的,数量整体减少了。但是现在有些学校的招生简章还没有公布,故而他们的招生方式还不确定,是否会使用我们的报名系统也不确定。

NBD:如果同比2018年合作院校数量减少,那么公司此前说遭遇了报名流量高峰,也就意味着和你们合作的院校数量虽有减少,但考生人数激增?

李盛鑫:艺考人数每年都有增加,但增加的幅度总体不大。艺术类学生总量在100万人以内,美术类学生大概60万人左右,这方面人数基本比较稳定。

NBD:既然学生人数相对稳定,那么为何今年艺考线上报名会出现这种情况?

李盛鑫:2018年底,教育部出台的《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中提道,2019年高校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一般不组织校考,2020年起不再组织校考。政策出来后,我们的学习和理解力不够,没有正确预估报名的流量高峰。

NBD:之前提到报考人数相对稳定,那此次流量高峰是哪几方面造成的?

李盛鑫:不同的学生和家长对这一政策的理解不一样,可能我们也没有充分理解,包括有一些老师可能也没有充分理解。

高峰期雇佣100多名大学生临时工

NBD:你之前提到了今年配置的资源是去年的四倍,但实际流量和你们的预估值有非常大的差距。那么你们在做资源配置之前,没有进行相关的摸底和调研?

李盛鑫:这个事情是非常为难我们的,我们走的是一条谁也没有走过的路。当初预估可能报名人数今年会增多,但是没有想到会多出40倍。很多院校的招生简章和往年相差不大,也不能预计报考人数,一些学校今年也临时增设考点扩大考点容量,可能行业也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个高峰。

NBD:这对你们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李盛鑫:不只是我们技术服务方的压力,对整个行业的服务方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冲击。我们只能说在技术上没有做好充分的预估。

NBD:目前公司员工有多少?

李盛鑫:九十几个人。

NBD:考生报名之后,需要人工审核吗?

李盛鑫:需要,人工审核解决的是信息真伪性的问题,主要是员工审核,也有一些同学协助我们审核。一个考生线上报名之后,我们需要3个员工进行人工审核,审核无误后才会通过,一般需要3天时间。2018年,平均每个考生需要三四次审核,一个熟练工大约需要2分钟审核完一个考生提交的信息。

NBD:我们关注到有反馈称,每年艺考报名期间,公司会雇佣很多在校大学生作为临时员工进行人工审核?

李盛鑫:对,一般雇用100多个吧。

NBD:他们(在校大学生)能达到你们熟练工的标准吗?

李盛鑫:达不到,他们的速度比较慢,一般负责初审,我们的全职人员负责最后的复核工作。我们也面临报名高峰期临时性的审核压力,所以在这方面需要投入的东西挺多的。

NBD:对你们服务商而言,考生报名期间的流量高峰很难通过现有的人力解决?

李盛鑫:从2018年开始,我们就告知考生,可以提前在线上提交信息进行审核,但很多考生没有看到相关院校的招生简章就不会到我们APP上来,也不会提前提交信息审核,导致我们短期内压力非常大。

利润主要来自增值服务

NBD:一开始,公司为何会考虑到做艺考报名系统?为何瞄准这一市场?

李盛鑫:其实做报名业务基本是不盈利的,投入很多。我们希望做一些增值服务,比如帮助考生制作报考指南电子图书、VIP服务、填志愿参考书等。考生和家长很难收集到这么全的考试信息,每个学校的特色、专业信息、录取最低分等信息收集会耗费他们巨大的精力,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增值服务服务更多的学生和家长。

李盛鑫向记者展示的报考指南类书籍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叶晓丹 摄

NBD:现在公司推出的APP产品有竞品吗?为什么公司能和这么多院校达成合作?

李盛鑫:市场上考生报考指南类的增值服务包括我们的报名系统,都有同类竞争对手。有些公司坚持下来了,有些没坚持下来,这是我们坚持的结果。

我们的创始团队从2005年开始做高校的报名服务,只是当时还是线下服务,2015年我们正式做成了一个互联网线上报名系统。在2005~2015年之间,我们就服务过多家美术类院校,2015年线上产品上线后,合作的院校慢慢增多,是一个逐渐的过程。

NBD:公司2015年成立,目前能实现盈亏平衡还是能盈利?

李盛鑫:基本上能达到盈亏平衡,利润贡献主要来自于增值服务。

NBD:此次艺考报名,“艺考升”系统瘫痪,错误预估流量高峰,有哪几方面教训?

李盛鑫:第一,技术层面是我们的一个问题;第二,团队服务能力扩展方面需要不断增强,随着我们要服务的群体和对象越来越多,团队也不断扩大,团队成员自身的业务专业能力需要不断提升;第三,未来需要更主动地和教育主管部门进行沟通,需要建立一个沟通的机制。

NBD:目前舆论对这一事件关注度非常高。

李盛鑫:我们最近压力非常大。我们也在做一些改进和努力,但是如果要维持这样的服务,就需要很大的资源,这些资源谁能给我们呢?可是不做这些,难道考生再回到十年前,连夜排队吗?

NBD:如果说技术可能存在一些问题的时候,是不是会造成新的、人为的不公?

李盛鑫:可能这就是时代发展的阵痛吧。

NBD:可是谁去做牺牲?谁来做那个“阵痛”?

李盛鑫:谁去牺牲呢?我没有办法回答……可能在现有的状态下,导致不得不让我们承受过多的期待、期望以及压力……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艺术升 艺考报名 系统崩溃 艺术类校考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