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美中期选举大战在即,这次巴菲特贝索斯们会支持特朗普吗?

第一财经 2018-10-20 14:04:58

金钱在美国选举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为了赢得更多的选票,各自阵营往往投入巨资进行宣传战,提高自己打压对手,而相关开销往往需要从支持自己或党团政治理念的个人、团体那里筹集。每逢大选,众多企业财团和民间组织都希望通过政治捐款来影响选举进程,而政客上台再通过出台立法和行业规范来予以报答,也就是所谓的“利益交换”。美中期选举大战在即,这次巴菲特贝索斯们会支持特朗普吗?

美国中期选举在即,美国总统特朗普已为2020年的竞选活动筹集了1亿多美元,其中主要针对预算较少的私人捐助者,即超过98%的资金通过200美元或更少的小额捐款募集。不过,他是否会受到美国上层精英和超级富豪们的青睐呢?

一般而言,企业高管会选择尽可能避免出现任何党派偏向,因为他们不想因政见不同而失去支持其他政党的客户和投资者,不过其中也有一些旗帜鲜明者,譬如坚定支持民主党的科技新贵企业的CEO,以及传统上力挺共和党的能源企业大佬们。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在特朗普当选后,伯克希尔哈撒韦创始人---“股神”巴菲特的财富继续暴增,今年财富增加19%,达到741美亿元,但巴菲特一直是民主党的忠实支持者,此次巴菲特共捐款10.49万美元,全部投向民主党,其中民主党参议院竞选委员会获赠6.78万美元。

与特朗普“素来不和”的贝索斯捐1015万美元给跨党派基金会

随着11月6日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临近,共和党与民主党间新一轮的较量即将拉开序幕。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民主党在众议院中扳倒共和党的可能性较大,而在参议院中想要成为多数党的几率仅有三成左右。而一旦失去在国会的多数席位,总统特朗普的政治主张势必将遭遇来自民主党方面的阻挠。根据跨党派研究机构“回应政治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分析,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预计将会花掉50亿美元,成为美国历史上花钱最多的一次,足见此次竞选活动的激烈程度。

金钱在美国选举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为了赢得更多的选票,各自阵营往往投入巨资进行宣传战,提高自己打压对手,而相关开销往往需要从支持自己或党团政治理念的个人、团体那里筹集。每逢大选,众多企业财团和民间组织都希望通过政治捐款来影响选举进程,而政客上台再通过出台立法和行业规范来予以报答,也就是所谓的“利益交换”。根据《美国竞选财务法》,个人捐款超过200美元的都要有详细记录,这些有监管记录的钱被称为“硬钱”。企业或工会可以组成政治行动委员会(PAC)等资助选举,这类捐献被称为“软钱”,其数额不受限制。美国的政治献金都是专款专用,由专门的第三方机构审核其每一分花销,并依法会向美国社会全部公开。

388位标普500成分股公司CEO为中期选举捐款逾2400万美元(资料来源:MarketWatch)388位标普500成分股公司CEO为中期选举捐款逾2400万美元(资料来源:MarketWatch)

据道琼斯旗下新闻网站MarketWatch收集的2017年1月1日到2018年8月31日期间上报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政治捐款数据,共有388位来自于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慷慨解囊,总计捐款2408.34万美元,其中149位企业CEO向民主党党团及候选人捐款263.22万美元,200位企业CEO向共和党党团及候选人捐款743.88万美元,其余人则把资金投向了跨党派组织。

我们来看一下部分著名企业CEO的资金流向。与特朗普素来不和的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CEO贝索斯(Jeff Bezos)捐款超1015万美元,其中1000万美元投向了跨党派组织基金会With Honor Fund,这也是目前已知最大规模的政治捐款。该基金会是一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支持退伍军人竞选国会议员,他们誓言要以跨越党派界限的方式管理国家,今年以来已经支持了33名候选人,包括14名共和党人和19名民主党人。前星巴克CEO舒尔茨(Howard Schultz)也向该基金会捐款了5万美元。

部分著名企业CEO捐款情况(资料来源:MarketWatch)部分著名企业CEO捐款情况(资料来源:MarketWatch)

社交巨头Facebook 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向公司自己建立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AC)捐款1万美元,该组织两年来向民主党捐款18.75万美元,向共和党捐款17.7万美元,可以说旗鼓相当没有偏向。

苹果公司CEO库克(Tim Cook)的选择略有不同,他向加利福利亚州的民主党成员、来自硅谷的参议员洛夫格伦(Zoe Lofgren)捐款5400美元。库克向来对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反全球化政策持批评态度,而洛夫格伦曾向国会上交提案反对美国政府修改H-1B签证项目限制外国劳工的做法。

新贵科技公司支持民主党

统计发现,近100位来自于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愿意以个人身份,而不是以“政治行动委员会”(PAC)形式在政治捐赠中选择明确站队共和党或民主党。企业高管用自己的钱参与政治活动可能是理解公司如何选择影响选举的关键,2016年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CEO和董事会成员组成的“企业精英”倾向于根据意识形态作出自己的选择。

虽然许多科技公司位于传统的民主党州内,不少公司CEO的政治捐赠在近两年里主要向共和党倾斜。比如硅谷巨头甲骨文(ORACLE)的两位联席CEO卡茨(Safra Catz)和赫德(Mark Hurd)全力支持共和党,分别捐出16.01万美元和9.4万美元,博通CEO陈福阳(Hock Tan)也为共和党捐出近16.9万美元。而像流媒体业宠儿奈飞(Netflix)CEO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和著名云计算CRM提供商Salesforce CEO贝尼奥夫(Marc Benioff)是为数不多的明确支持民主党的企业家,其中黑斯廷斯捐赠57.16万美元,是榜单中民主党捐款最多的企业家。“回应政治研究中心”主管布莱纳(Sarah Bryner)表示,对于移民限制的担忧令一些企业高管倾向于支持民主党,他们大量招聘高水平海外劳工,担心自己的员工“基本盘”因共和党限制移民政策而受到冲击。机构“政治问责中心(Center For Political Accountability)”总裁弗里德(Bruce Freed)认为,一些科技新贵企业支持民主党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推崇的是社会和文化自由,“传统上说,美国大企业中高管支持共和党的居多,民主党人当选CEO相对少见。”这也就不难理解数据上企业家对共和党的捐款几乎是民主党的3倍。

能源企业力挺共和党

共和党与能源企业“渊源颇深”,2016年底特朗普通过近三十年来最大规模税改方案中,传统的原油和天然气行业获益良多。2017年11月特朗普开启上任以来第一次亚太之行时,随行29家企业高管中有10家与能源相关。

美国油气生产商赫斯(Hess)CEO赫斯(John Hess)和美国第二大石油公司雪佛龙(Chevron)CEO沃森(John Watson)对这次中期选举颇为上心,其中赫斯个人向共和党捐款近90万美元,成为了最大金主,而沃森也贡献了9.4万美元。

能源企业是共和党的坚定支持者。分析指出,能源企业相对传统、保守,与奥巴马时期以“清洁”和“减排”为能源政策核心,对传统能源行业严厉限制相比,特朗普政府追求美国能源独立和促进经济与就业,核心措施是发展化石能源,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也受到相关行业公司的青睐和认可。

来源:第一财经 记者:樊志菁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李语涵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中期选举 巴菲特 贝索斯 特朗普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