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报纸

每经网首页 > 今日报纸 > 正文

诺亚财富汪静波谈项目风险 坦言“做财富管理不容易”、“有瑕疵的才是真翡翠”

每日经济新闻 丨每经记者 冷辉 2018-02-12 00:42:47

每经记者 冷辉

经历过草莽时代,年初以来银监会等部门发布的多项监管政策和处罚案例,让市场再次感受到了监管的决心,去杠杆、合规经营也进一步深化。过去在互联网金融、财富管理、理财信托、资产管理等领域不断出现的跑路、违约、刚兑等问题,虽仍不时出现但总体可控。

作为财富管理行业的领军企业,诺亚财富在风险控制方面的实力屡屡被业内提及。2月7日,诺亚财富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静波就在她的办公室中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站在从业者的角度,她认为投资是靠概率的,诺亚整体有5000亿元的规模,可能有1%的资产我们觉得没有那么满意。总体上我们的风控还是做得不错的,在这样一个市场没有发生过致命的问题,大的行业判断基本上都是对的。

汪静波认为,一个公司有负面消息不一定是坏事,时间是好公司的朋友。假如一个从事金融服务和资产管理的公司从来没有过失误或者永远可以给客户固定6%~8%的收益,那有可能是麦道夫的金融骗局,他有可能可以骗30年。我的理念,首先是诚实面对自己,对自己负责,才会对客户负责,没有必要给别人的形象是你永不犯错,你永远是对的。

“我开个玩笑,有时候有些负面新闻对我们是好的,就是让客户看到诺亚是真实的,真的翡翠,都是有瑕疵的;全绿无瑕疵的翡翠,可能是B货。”汪静波坦言,“做财富管理不容易,当然这也是我们的壁垒。”一方面投资是一个概率事件,不可能百分百盈利,一方面假如父母亲朋买了产品亏了,也肯定希望能收回投资,这是一个大家很难都满意的情况总体来讲,高净值客户会更理解,一是对风险有认识,也会做资产配置。

风险项目处置并不轻松

NBD:悦榕项目的最新进展是什么?投资者是否认可?诺亚做了哪些努力?

汪静波:总体来讲,就是基本上按照我们评估的方向,比较市场化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它相当于是做了一个并购重组,投资者基本上退出了,是不是认可我不好说,因为每个人可能期待的不一样,但至少是没有像之前说的亏了七成,退出是大概1.3倍。

现在是通过并购,一家公司把这个资产买走了,也认可悦榕的品牌,悦榕也开始跟中国公司合作,也算项目退出,它是一个房地产基金的PE项目,把资产、品牌买过去以后,客户就顺利退出。我们肯定是重要的推动者,但是包括悦榕等在内大家也做了很多工作。

NBD:诺亚在悦榕项目当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自身会承担哪些责任?

汪静波:我觉得有点难讲,但可能未来会越来越清晰,本质来讲诺亚还是一个渠道。我们6年前认为悦榕这个品牌很好,符合消费升级的方向;悦榕在海外的发展用基金模式,也有经验;酒店开始运营以后可以资产证券化或者上市退出。我们看好悦榕,才会发行这个基金,给客户推荐这个项目,应该说大方向判断还是对的,一是品牌好,二是确实在消费升级中,中国的相关需求增加,最近的很多资金投资民宿,其实跟这个也非常相似。项目没有达到期望,我们也觉得很遗憾。

至于责任,作为一家财富管理机构,你说你只是渠道,客户不高兴,说我是通过你认识悦榕的;但你也不是GP,也没办法替代GP做工作。但是客户认为反正我都要来找你,因为我找其他人好像他也不管。

我觉得就是谁对客户很在意,他就会来找你。客户就是谁承担、他觉得找到谁能解决,他就找谁。那我们觉得客户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所以还是希望能够把它解决好、处理好。但过程中还是比较被动的,也是比较痛苦的。

这也是一个我们可能要长期面对的怪现象,我们是个渠道,我们看好这个项目然后推介,我们有风控标准,有我们的方向,但是到底谁,承担什么责任,应该更清晰。我觉得现在的监管基调是很好的方向,要做到卖者有责,买者自负,财富管理行业在这个基础上会长期发展。

项目投后管理会持续跟踪但难以穷尽

NBD:一些风险项目处置经验,对诺亚目前的风险项目来说,比如辉山乳业、乐视基金,有什么借鉴意义?

汪静波:我觉得不能说悦榕项目对其他风险项目处置有什么借鉴。总体上诺亚是一个负责任的公司,不管碰到什么问题,第一是透明,我们没有资金池,也不会拆东墙补西墙,对每一个客户是独立的负责任的。不刚兑不代表我不负责任。

我们有一个资产小组,专门去筛选风险项目在市场上可能会有哪些买家?会喜欢这个品牌的,哪些在产业链上是有协同的,哪些是有钱还可以买得起的,我们梳理过后一家一家访谈,最后找到一个各种都还不错的,这是我们做的努力,这本身也是资产管理的能力,也是应该做的。

对于每个项目努力方向不一样,我们都有认真推动。先澄清下,我们没有项目投到了乐视网以及乐视控股什么的,是作为优先级投资了一个乐视鑫根基金。辉山乳业是我们投了它的一个应收账款融资项目,现在违约了,目前辉山进入破产重整阶段。悦榕是跟房地产基金相关的,辉山是不良资产处置相关,乐视鑫根需要推动投资项目退出。

NBD:项目投后,你们有没有持续跟进?爆发风险时,有没有一个提前预警?

汪静波:我们肯定是持续跟进的,不过实际操作中需要优化的地方我觉得难以穷尽。就好像辉山,我们投辉山项目的时候,它是300多亿市值的乳业公司,六十几年的历史,一个快速消费品牌在东北市场占有率最高。审计师是KPMG。我们用了KPMG的审计报告,但是现在确实碰到风险了。

还有一个细节就是辉山乳业的CFO是KPMG前合伙人,那从我们的角度,可能是增加了可信度,因为我们觉得一个资深的合伙人他会辞职加入一家公司,我很难理解说这公司会是财务造假的。但是他确实发生了。

我们自己内部进行了很多次反省,很重要就是我们对乳业这个行业不太懂。我们的原则是不熟不做,但是我们违反了自己的原则。

破刚兑要多方合力卖者仍需尽责

NBD:诺亚的一些风险项目,甚至一些形成不良资产的项目,会如何推进处置?

汪静波:我们说卖者尽责、买者自负。卖者尽责,主要是风险评估,合格投资者筛选;如果项目碰到问题,可能的不良资产处置,诺亚有一定资产管理跟处置能力。建立不良资产处置团队,希望能够继续深化这个能力,未来也可以管理不良资产的基金。我们如果有了这个能力,那么前端客户就会更放心。

我们也建立了一个行业生态圈,跟中国的四大AMC、地方的安徽AMC等机构都建立相对良好的关系,他们对于不良处置更有经验。

NBD:从财富管理乃至资管行业破刚兑的话,你们有什么建议?

汪静波:资管打破刚兑也不能简单地说,好像就是让客户承担风险。刚兑的核心还是资金池,借新还旧、期限错配,严格说其实就是庞氏。我觉得打破刚兑从三个方面都要努力,一个就是投资者教育。证监会其实对这方面就做得比较好,现在买公募基金就没有人说不能赔钱;买股票就是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要不断地讲,然后形成一个社会共识。如果为了没有矛盾,就掩盖事物的本质,隐藏真相,通过刚兑让大家建立不真实的信任,最后可能受伤更大的还是客户。因为客户会因为虚假的信任,投入更多的资金。

其次是从业者,这个行业刚开始没有什么监管,进入壁垒非常低,开发个网站就能做P2P,完全不懂金融的人都可以骗几百亿,也说明市场太乱了,从业者要自律。

还有就是成熟的监管,要从各个方向去努力才能打破,不是一方可以打破的。最近监管就比较好,市场会越来越成熟。

责编 祝裕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