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首页公司

每经网首页 > 首页公司 > 正文

中国冰雪产业商业版图:3亿冰雪人口红利待实现

第一财经APP 2018-02-08 15:24:51

若以“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5%的滑雪人口比例”以及“人均活动消费500元/年”进行测算,国内冰雪产业未来每年将创造活动收入325亿元左右。

___2.thumb_head

图片来源:CFP

若以“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5%的滑雪人口比例”以及“人均活动消费500元/年”进行测算,国内冰雪产业未来每年将创造活动收入325亿元左右。以较为常规的1:10的规模拉动相关产业发展进行测算,冰雪运动带动的其他关联产业收入将达到3000亿元以上。

这样巨大的蛋糕中,谁在分享红利?谁又是最大赢家?

3亿冰雪人口如何实现

“新的雪季到来,冰雪产业相关的朋友很活跃,我们也是有许多项目的调研工作要做。”近日,IDG亚太区副总裁徐洲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作为最早为北京、张家口2022冬奥会的申办作服务工作的投资公司,IDG在冰雪产业领域已有诸多布局,比如打造平台的冬博会。除此之外,其在冰雪产业基金、冰雪培训等产业链上均有涉足。近期,IDG在冰雪小镇以及冰雪旅游领域将有重要项目公布。

不仅是IDG,光大证券、深创投等公司也和一些地方政府成立了冰雪产业基金。根据公开信息,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已经公布的冰雪产业基金,再加上国内十多家“冰雪产业概念”的上市公司(包括地产公司)近两年对冰雪企业收购并购的资金,目前,冰雪产业投资规模近千亿元,且还不包括目前正在筹备中的投资项目。

业内人士表示冰雪产业的投资总额究竟有多少并不好估算,但国家体育总局四部委2016年联合出台的《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提出了多项产业发展目标,其中有两个数据值得参照,一是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二是到2025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万亿元。

“无论是达到6000亿还是1万亿,一个重要的基础就是要真正实现‘3亿人’目标,不断壮大的冰雪消费群体才是这个产业最重要的环节。”华腾冰雪创始人侯明晖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是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时,中国向国际社会作出的郑重承诺。

“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时的优势很突出,但劣势也明显,比如‘冰雪人口’。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我国的雪场总数有458家,滑雪人次为1000万人次,但从1000万人次到3亿人,这也是中国急需拓展的巨大市场,而且欧美冰雪产业的发展速度基本处于停滞或者负增长状态。”徐洲表示。

欧美冰雪旅游产业在二战后才真正上轨道,在历经大半个世纪的发展后已经非常成熟并且具备极强的品牌效应。不过,《2017全球滑雪报告》显示,2016年雪季结束之后,大多数雪场的数据都比过去有了下降,比如,2015/16年冬季法国有5200万滑雪人次,比上一个雪季降低了3.5%,最近5年平均滑雪人次的水平也略有下降;瑞士2015/16年冬季有2160万滑雪人次,相比前一年下降4.4%,低于五年平均水平11.7%。

除了全球变暖和雪质变化外,滑雪用户发展速度趋于平缓也是其中一大因素,因此全球冰雪产业需要更多的人参与冰雪运动,而北京张家口2022冬奥会成为最好的突破口。

2022年冬季奥运会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激发了中国冬季运动发展,中国大多数地区都新建了滑雪场,仅在2016年,就有78家新开业滑雪场。研究显示,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之后,滑雪人口开始高速增长;人均GDP超过10000美元之后,滑雪人口的增长将步入爆发期,高速增长期将维持10年以上。2015年,中国人均GDP业已突破8000美元。

“这种变化还是比较明显的,我们2013年滑雪人次3.8万多,去年是近18万人次。”北京军都山滑雪场总经理乔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按照每年25%~30%的增速,3亿人(包括参加若干冰雪活动人群、冰雪产业工作者以及学生)参与冰雪运动并不是太大问题。

若以“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5%的滑雪人口比例”以及“人均活动消费500元/年”的假设进行测算, 国内冰雪产业未来每年将创造活动收入325亿元左右。

“以较为常规的1:10的规模拉动相关产业发展进行测算的话,冰雪运动带动的其他关联产业收入将达到3000亿元以上。”侯明晖表示。

京津冀成为投资者的第一选择

3000亿元对于任何一家冰雪企业都具有极大诱惑力。目前找北京军都山滑雪场的投资者并不少,乔伟表示,冰雪产业还是要一步步踏实做,关于雪场的规划与战略已有布局。

“京津冀目前是冰雪产业投资的第一梯队,论冰雪资源,京津冀并非是最佳选择,但因为有2022年冬奥会的撬动加之冰雪消费人群的优势,京津冀还是有希望成为世界冰雪‘第三极’。”侯明晖认为。

《2017全球滑雪报告》显示,全球年滑雪人次在4亿左右,滑雪者群体为1.3亿人,阿尔卑斯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滑雪胜地,吸引了43%的滑雪者;第二大的滑雪胜地是美洲(主要是北美科罗拉多州地区),占全球滑雪人次的 21%,亚太地区曾与美国相同的份额,但随着日本市场的下跌,中国市场日益增长成为亚太地区的重心。

“每一届冬奥会与各个国家滑雪市场并没有那么强的相关性,但成功的冬奥会一定会给举办地带来更多正面影响。但总的来说,冬奥会的举办,能够促进滑雪人次的增多与滑雪场数量增多,从而促进整个国家滑雪产业的发展,尤其是举办地。”徐洲表示。

比如,美国的快速发展期是1960~1979年,正好在1960和1980年美国举办了两届冬奥会。目前中国也处于快速发展期,而且2011~2030年正是我国滑雪市场的快速发展期。

2022冬奥会有北京、延庆和张家口三个赛区,届时共有25个场馆(目前已公布详细规划)投入使用,场馆最多的北京赛区共使用12个竞赛和非竞赛场馆,11个为2008年奥运会遗产,其中9个直接使用;延庆赛区位于北京中心城的西北方向的延庆区,共有5个场馆(其中3个为新建场馆、2个为临时场馆);张家口赛区共有8个场馆(其中2个为现有场馆、4个为新建场馆、2个为临时场馆)。

曾有报道称,此次冬奥会赛事编制预算中包括竞赛场馆和非竞赛场馆在内的场馆建设预算约为15.1亿美元。

“社会资本肯定是重要的一支力量。”侯明晖表示。

以北京为例,2016年,北京曾向中外投资者推介60个重点项目,其中就包括2022年冬奥会主场馆之一的国家速滑馆项目,项目总投资11.8亿元,计划引入社会资本为6亿元;另外,延庆奥运高山滑雪中心、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延庆奥运村项目也正式对外招募社会资本参与,项目总投资26.8亿元,拟引入社会资本6.9亿元,而投资该项目的企业,可以通过投资建设奥运村和运营两个场馆获得回报。2017年,北京冬奥会再次采用PPP模式募资。

除此之外,《2017年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北京、天津、河北2017年新增雪场为13个,三地的雪场总数为95家。

“至于三地未来的雪场会有多少,数字不是重点,而是雪场的质量以及是否能够形成四季有效的旅游带。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持续推进,以及京张两地共同筹办2022年冬奥会相关工作的推进,北京、天津、张家口的合作已经进入了蜜月期,包括雪场所形成的冰雪旅游带。”乔伟表示。

2016年,北京市正式发布《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冰雪运动发展的意见(2016—2022年)》及七项配套规划,《意见》提出,主动将冰雪运动发展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加强三地之间的交流合作与协调联动,北京将进一步深入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与河北省共同建设京张冰雪体育休闲旅游带,并组建京津冀冰雪产业战略联盟,提高区域冰雪产业整体实力。

东北三省的机会

东北地区冬季降雪较多,地表积雪时间长,是中国降雪最多的地区。这样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使得东北拥有中国主要滑雪区域的一半资源,比如位于北纬44-45度之间的亚布力区域就是中国现代滑雪发源地;吉林则处于冰雪圣地的黄金纬度——北纬43度,吉林诞生了新中国第一家滑雪场——松花湖滑雪场。

《2017年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东北三省的雪场目前有202个(黑龙江124、吉林41 、辽宁37),占到中国滑雪场地(703个)近三分之一。

“北京的滑雪场在2000-2001年开始起步,而亚布力在1996年已举办了亚冬会。东北诞生了中国最早一批的冰雪产业,从冰雪培训到冰雪旅游,但除了为国家输送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运动员外,全国性的冰雪品牌并没有诞生,这是非常遗憾的。”曾欲在黑龙江投资冰雪产业的南方某集团执行董事表示。

这背后的原因很多,但与一个大环境不无关系,那就是东北经济素以煤油装备等重工业为主,现代服务业发展滞后。

侯明晖表示,中国冰雪产业第一轮高速发展阶段是从2010年开始的,地产企业开始涉足冰雪产业,资源最好的东北是首选之地,比如万达集团打造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项目、万科首次涉足滑雪度假产业,启动开发松花湖度假区。

但在这一阶段,东北的重工业过剩产能未进行及时调整,反而开始了新一轮扩张,使得东北的工业总产值中的重工业依旧偏高。以2014年为例,当年东北重工业占比维持在78%,高于全国不到70%的平均水平,尤其是黑龙江和辽宁省重工业占比高达80%和79%。

2014年前后,东北的招商项目中,也有不少冰雪产业相关的体育旅游项目,上述执行董事考察后还是决定放弃,原因有两点:一是当时冰雪产业还没有被真正激发起来,东北还是以本地人口为主,而且全国的滑雪人口也就1000万人次,仅占总人口的0.4%,相比之下,美国的滑雪人次在6000万,滑雪人口占比为2.51%;二是东北的竞争激烈。

“当时在万达、万科等地产企业进入东北冰雪旅游产业后,一些东北地产企业也纷纷转型,成为东北冰雪产业的主力军,我们若进去,不仅面临省市间的竞争,还要面临东北三省之间的竞争,你可以想象三省几百雪场背后的投资者有多少。”上述执行董事表示。

在经济下行结构调整中,冰雪旅游产业成为东北地区经济转型的方向之一。比如,黑龙江提出到2022年,黑龙江本土要有2000万人次参与到冰雪项目中来,同时要吸引5000人次的域外人员到黑龙江旅游,与此同时,黑龙江全面布局冰雪产业,首支冰雪产业基金成立。

冰雪产业初期的布局

冰雪产业风口再次到来时,东北地区已是投资者眼中的第二梯队,而且在这个梯队中,还增加了内蒙古、新疆、山东等冰雪资源已开发以及待开发的地区。

《2017年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17年,山东以61家滑雪场排名全国第二,新疆以59家排名第三,内蒙古以37家排名第九。

新疆同样拥有雪期长、雪质好等自然环境优势,再加之亚高原地带的“逆温层”效应,无论是南疆还是北疆的滑雪场都是开展冰雪运动的沃土。2015年,新疆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将体育产业发展纳入“十三五”规划,特别针对冰雪运动产业发展提出了明确目标:到2025年努力建成以新疆冰上运动中心为核心的冰上运动产业园,不断促进新疆冰雪运动和冬季旅游的发展

《内蒙古自治区“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也提出发展冬季旅游,实施四季旅游发展战略,深入挖掘冰雪草原、冰雪森林、雾凇、林海雪原等冬季旅游资源。

“东北地区还是能够找到他们自己的定位,比如人才的输出。”徐洲认为。

提出这种观点不仅是因为频出冰雪奥运会冠军的东北已有一套较为成熟的人才培育体系,更为重要的是目前中国的冰雪运动尚处在初级阶段,无论是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还是冰雪运动产业链都需要大量的冰雪人才。

目前国内滑雪场分为三类,旅游体验型、城郊学习型及目的地度假型。此三类雪场在全国雪场中的占比分别为75%、22%及3%。旅游体验型雪场针对的客户群体为观光客,这类雪场的特点是设施简单,通常只有初级雪道,位置一般位于景区或城郊。

“从欧美日等滑雪产业发展较成熟的国家看,目的地度假型雪场是主体,且市场份额大,中国的情况与之相反,初级特点明显。”乔伟表示。

这样的特点也决定了冰雪产业的投资整体非常大且回报周期长。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一个冰场的投资在800万元到1200万元左右,目前比较盛行的冰雪小镇的投资则更高,比如崇礼太子城冰雪小镇计划投资金额就达30亿元。

“这些大的投资是需要足够的耐心才可以。在中国冰雪产业成熟的过程中,哪一个阶段都是高峰,同样有很多投资机会,比如,冰雪教育与培训市场。”徐洲认为。

有调研数据显示,在接触冰雪运动的初级爱好者包括休闲度假人群中,有75.3%的人愿意在进行冰雪运动的过程中,聘请教练来接受一次性的或者是短期的冰雪运动培训,另外有30.6%的人最关注的还是培训资质,24.1%的人关心培训的专业程度。

从爱好者到培训者的转化率如果是1%,培训市场的蛋糕就不小。若加上目前冰雪进校园的计划,即“在2020年,依靠“校园冰雪计划”所建立起的冰雪特色学校,预计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覆盖到109万户家庭,在2025年,冰雪特色学校预计的覆盖数量可能超过280万户家庭”,中国冰雪运动培训市场发展空间很大。而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雪场在培训方面的收益就可以占到总收益的3%~11%。

责编 任芷霓

原标题: 中国冰雪产业商业版图:3亿冰雪人口红利待实现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冰雪 产业 滑雪 中国 发展 北京 东北 旅游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