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新文化热点

每经网首页 > 新文化热点 > 正文

调查│曾是单体票房冠军,如今也被电商搅得头疼

每日经济新闻 丨丁舟洋 毕媛媛 2018-01-22 16:10:00

岁月匆匆,已经度过八十华诞的首都电影院,曾为很多电影工作者启蒙,也开拓了许多电影营销、发行的经典案例。然而,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冲击,这条古老的大船也不可避免的受到风暴。它的烦恼和困惑是什么?又如何摸索出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商等第三方已经占到了70%~80%,很多影院自身的经营已经比较困难,大规模的价格战已经使部分影院丧失了自主营销的能力。这些原先都是影院自主的发行、营销渠道,这些东西他们现在都在做,影院会丧失不少营销的自主权。”首都电影院总经理邓永红在接受每经影视专访时表示。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 实习记者 毕媛媛

工作人员将颤颤巍巍的冀中龄老人扶上台,他是首都电影院的第二位经理,如今已88岁,由周恩来总理亲自任命。中国电影市场日渐繁荣之际,新电影院遍地开花,但像这样的“中国电影院”活化石,首都电影院应该是为数不多的存在。

近日,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参加了这家电影院的80岁生日party。在现场不仅看到了由周总理直接钦命的影城经理,也听到了陈凯歌儿时与这座电影院结缘的故事,不少电影行业的少壮派们也曾在这里留下约会谈恋爱的时光。岁月匆匆,首都电影院是很多电影工作者的启蒙,也开拓了许多电影营销、发行的经典案例。

▲首都电影院西单店(每经影视实习记者 毕媛媛摄)

而移动互联网时代来袭,这条古老的大船不可避免的受到冲击。它的烦恼和困惑是什么?又如何摸索出路?对此,首都电影院总经理邓永红接受了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的专访。

陈凯歌的首影情结

首都电影院始于1937年3月正式开业,其前身是由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马连良与其友人筹资兴建的“新新大戏院”。几经风雨,1950年,由周总理亲自为影院定名为“首都电影院”。首都电影院自此成为中国第一座国家级电影院。在陈凯歌的回忆里,“西单入口奔东,再走几步就是中南海新华门,这么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当年就是首都电影院。现在你满长安街找,从东头找到西头,你找不着这么个独门独院的电影院。”

出生于艺术世家的陈凯歌,从小就对电影耳濡目染。他来到首都电影院的80岁生日庆典,深情地回忆起幼年:“几岁起父母带我去首都电影院看电影,到12、13岁时正好赶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20周年,首都电影院播放《攻破柏林》,放了学我就向那疯跑,快到门口摔一马花,胳膊啊,腿啊,全都摔破了,流了血,也不管,坐那就看,好像我也为打败法西斯出了力似的,那时候的电影就是有这么大的魔力。”

活动现场,新丽传媒CEO李宁则表示,虽然自己现在还处于制作发行的第一线,但首都电影院也是他的“浪漫情结”,他回忆道:“《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生死时速》几部国内外大片都是在首都电影院看的,这里留下了我们俩恋爱的时光和美好记忆。”

▲《甲方乙方》豆瓣评分8.3分(豆瓣/图)

在电影产业快速发展,观众审美水平及需求日渐提高的状态下,首都电影院也在不断发展创新,使自己不在电影放映的改革大潮中落队,4K放映机、激光放映设备等陆续引进。

几十年的品牌,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人性化的票价,首都电影院一切都没有做错。

成本越来越高,影院的钱还被电商冻结着拿不回来

2009年首都电影院年票房首超6000万元大关,占全国票房的1%,创下全国单体影院票房第一名。邓永红回忆称:“我们达到6000多万票房的那年,来现场购票的观众,从售票处到电梯,排队时间在1个小时以上,而且我们还有应急预案,什么时候停止售票,怎样疏导观众。”

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首都电影院也迎来了成长中的烦恼。

首都电影院总经理邓永红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全国现在拥有9000多家影院,5万多块幕,电影竞争已经极其惨烈。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商等第三方已经占到了70%~80%,很多影院自身的经营已经比较困难,大规模的价格战已经使部分影院丧失了自主营销的能力。这些原先都是影院自主的发行、营销渠道,这些东西他们现在都在做,影院会丧失不少营销的自主权。”

从2008年时候的电影票团购开始,到后来的在线票务平台“烧钱圈用户”,在线购票已成为用户购买电影票的主流方式。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上半年,51.6%在线购票用户认为综合类在线购票APP体验更好。受票补营销大战影响,目前用户价格敏感度较高。

▲数据来源:易观智库

在邓永红看来,影院原先最大的优势是现金流充裕,观众付钱后票钱就在影院手上,影院再拿这现金去跟片方结账,现在现金流转到电商手里了。“电商跟影院不是实时结账,有的一星期,有的一个月,有的甚至更长。你算这个帐,全国票房就算550亿,80%的现金流都握在电商手里,就有400多个亿。一个月在它手里的资金流动量,按大处说,一个月至少40多个亿。”

“影院从租金到人员人工成本都很贵,加上水电费物业费片方分账,如果你的钱再被第三方冻结着拿不回来……相当一部分的影院不盈利了,特别新建的影院已经不盈利了。”

“我们拥抱互联网,但也要坚持最基本的自主经营”

“随着互联网发展,现在观众排队时间不超过10分钟。70%~80%的观众都在网上购票。”邓永红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

观众的消费习惯正被重塑,遍地8块8,9块9的电影票越来越让观众觉得本该如此,但实际上邓永红坦言这已经给电影价值和电影放映带来了很大的认知影响。

▲优惠影片(猫眼电影/图)

将低价票作为唯一的竞争手段,首当其冲受到损害的就是影院利益,“这不健康,完全破坏产业发展,看看上座率,从去年到今年可能下降将近1个点,大概在14%的水平。100张椅子,86张是空的,这一个点是多大的资源浪费啊。影院交了租金,经营压力确实很大。”邓永红显得颇为无奈。

思远影业公司总裁吴思远曾形容电影行业为“普遍繁荣、遍地泡沫、无序竞争”,“全世界都有网上售票,但电商只收手续费,电影票还是一样的价钱。中国则是烧钱,让观众觉得电影票就只值9块9,我们卖50元就是暴利。而你一旦依赖某一个电商,之前得到的实惠都会再交回去。”

其实这种乱象也不完全是由于电商造成的。邓永红认为,在行业发展初期没有形成规范,电影从业主体也要有个自律的过程。各自投资主体不一样,影院就变成同质化比较严重的一个产品。

据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了解,部分电影的制片方也会补贴票价,推出低价票吸引观众以推高票房,这是行业常态。部分院线与电商曾达成协议限定最低票价,但无人遵守。

▲超前预售也成为电商争夺用户的一种方式(淘票票/图)

应对环境变化,邓永红表示首都电影院的票价按阶梯性构成。“会员非常便宜,周一到周五全是半价。但是在黄金时段,价格会有调整,我们是想形成自主营销体系,怎么留住观众,怎么让观众喜欢首影,怎么提高首影的环境质量,怎么推动会员,我们也在不断探索,但难度真的比较大。”

影院方呼吁有序竞争已有数年,也尝试了各种办法,但情况仍不够理想,邓永红坦言:“我们欢迎互联网,我们也拥抱互联网带来的便捷,但是我们也要坚持自主经营最基本的内容。”

责编 杜蔚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首都电影院 邓永红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