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动向 | 长沙无锡跻身“万亿俱乐部” 城市排位只有一个项目的距离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1-05 19:27:26

日前,长沙发布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透露其2017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将预计突破万亿,达到10200亿元,同比增长9.0%。加上去年12月宣布该数值预计将达到10500亿元的无锡,中国“万亿俱乐部”城市增至14个。

每经编辑 杨弃非    

每经记者 杨弃非 每经编辑 杨欢

今天,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条城市大数据的新闻刷了屏,根据大数据分析,合肥、郑州、贵阳、杭州、深圳五个城市在最近十年飞速发展。

事实上,城市的腾飞与衰落,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有些城市崭露锋芒,就比如从二线省会城市,迈向国家中心城市,甚至进入了“万亿俱乐部”候补名单的郑州……有些城市显露疲态,例如从过去身负重托的工业基地,到如今被网友调侃“投资不过山海关”的东三省城市。

衡量城市兴衰,有人以房价为单位,有人以人均消费为基准。究竟什么是城市经济实力的直观体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认为,在某种程度上,GDP可以是一个标杆。这也是为什么在万亿级城市组成的“万亿俱乐部”面前,每个城市都摩拳擦掌。

日前,长沙发布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透露其2017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将预计突破万亿,达到10200亿元,同比增长9.0%。加上去年12月宣布该数值预计将达到10500亿元的无锡,中国“万亿俱乐部”城市增至14个。

“万亿俱乐部”结构再度发生变化。实际上,在万亿城市内部,竞争从未停止——2016年,深圳GDP已超过广州,“北上广深”的稳定结构首次被“北上深广”所替代;而根据今年前三季度GDP,重庆以14309.18亿元反超天津,位列城市排名第五,以其14.43%的名义增速测算,将有望和广州一并进入2万亿元的行列。

无疑,长沙与无锡的加入将进一步激化万亿级城市、特别是其第三梯队城市的竞争。但讨论“万亿俱乐部”不能“唯GDP论英雄”,对于城市而言,高质量发展才是最终在竞争中胜出的不二法门。记者分析发现,今年成功迈入万亿门槛的城市,也恰恰是经济转型的实践者与佼佼者。

“万亿俱乐部”再度扩容


长沙(图片来源:摄图网)

随着长沙、无锡两座城市GDP迈入万亿门槛,中国“万亿俱乐部”城市构成再度发生变化。

事实上,自上海GDP在2006年率先突破万亿关口,就不断有城市跨越这道发展标尺。从2008年的北京、2010年的广州,2011年的深圳、天津、苏州、重庆,到2014年的武汉、成都,2015年的杭州、2016年的南京和青岛,中国“万亿俱乐部”的成员已达到12座。

在扩围的同时,万亿级城市内部也开始分层。以去年GDP数据为例,4个一线城市均超过或即将超过2万亿水平,属于第一梯队;天津、重庆、苏州超过1.54万亿,属于第二梯队,而成都、武汉、杭州、南京、青岛5座城市在1万亿-1.21万亿之间,且相互之间差距不大,则可以被看作第三梯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十年间中国城市GDP排名发现,自2006年起,尽管“万亿俱乐部”城市不断增加,但均属于三个梯队的整体上升。特别是前两个梯队,内部的城市顺位可能有所变化,但每个梯队内部的城市名单基本维持稳定。

最主要的变化出现在第三层级的城市当中。以2007年的城市排名为例,从第8名至第11名分别为杭州、无锡、青岛、佛山,均为沿海城市。2014年,成都与武汉同年首次进入万亿级城市,并在去年分别占据GDP排名8、9位,完成了中西部城市对东部沿海城市的反超。今年加入的长沙,让中部城市在万亿级城市占比进一步提升。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成都、武汉、南京、长沙等省会城市在经济发展优势上的回归。

事实上,得益于外贸出口的优势,苏州、无锡、宁波、厦门一度成为经济增长的明星城市。但由于外需对经济拉动作用下降,这些城市增长优势减弱,省会城市则凭借其既有优势逐渐崛起。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十年前GDP就位列全国第9的无锡,到去年才正式迈入万亿大关。

与此同时,江苏省社科院区域发展中心助理研究员王树华也指出,在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一些高端要素资源必须要配套,省会城市比非省会城市往往更有优势;而省会城市的服务业占比也会比较高,具备更强的辐射周边地区的能力。

前有“标兵”,后有“追兵”

成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统计,2016年中国迈入“万亿俱乐部”的城市,GDP总量合计约为209326亿元,已占全国经济总量的28.13%,按美元计算,约为2.6万亿美元,超过法国2016年全国的经济总量。

中国城市快速提升能级的动力从何而来?此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宏观经济学家爱德华•普雷斯科特曾指出,中国是一个经济上’非中心化’的国家,竞争常常在不同区域之间展开,形成良性有效的竞争关系,并以此推动多个颇具实力的大城市先后诞生。

不断变化的第三梯度城市是竞争压力的直接感受者。作为该梯度的“领头羊”,成都主政者多次在公开场合直言,对于成都而言,正是标兵已远,追兵迫近,发展压力巨大,竞争激烈到往往就是一个项目的差距。

竞争已在多个层面展开。一个例子是,城市发展需要更高的定位,并直接导致了“国家中心城市”的争夺。在万亿级城市中,已有重庆、成都、天津、武汉和南京5座“国家中心城市”,长沙也正在努力争取,并已提前将其纳入“十三五”五年的发展目标当中。

而纵观万亿级城市,能否在新一轮城市提档升级当中真正实现产业的成功转型,正是城市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关键。

以城市的产业结构升级为例。武汉、南京、无锡、青岛等曾经的工业大市,均完成了支柱产业的更替。作为中国最早一批实现工业化的城市,青岛将目光锁定“海洋经济”,并提出以轨道交通为首的“十大新型工业千亿级产业”,2016年总规模产值已接近万亿;中国三大“钢城”之一的武汉,经历去产能的阵痛后,不仅首个千亿产业诞生在汽车产业,节能环保产业也已成为其五大千亿支柱产业之一。

新晋城市长沙也毫不示弱。2015年,其新材料的产值达到2621亿元,取代工程机械成为第一大产业。

而对于电子信息产业发达的成都,维持经济体量的领先优势,还需要寻找新经济增长点。成都的做法是,将“新经济”作为现阶段发展的重要内容。根据其现有规划,到2022年,其新经济产值将达5000亿元以上。(实习生俞瑶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编 杨弃非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长沙 无锡 万亿俱乐部 城市GDP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