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逝者|昨夜今晨,电影行业都在传一个悲伤的消息:“大姐”耿西林去了…

每日经济新闻 丨 丁舟洋 2017-12-28 14:25:13

田聪明部长、“耿大姐”……这一代代电影业前辈,是中国电影市场化之路的见证者,更是电影市场化改革的亲历者、参与者和推动者。没有这一代代人的努力,电影商业、电影产业就无从说起。如今他们身影远去,愿天堂还有电影梦。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

每经影视编辑 温梦华

今日零点时分,一个悲伤的消息在电影人们的朋友圈里传出,资深电影发行人耿西林突然离世,让电影同行们惊愕、悲伤不已。

电影圈内,耿西林被同仁们亲切的称为“大姐”。中国电影总经理江平说耿西林是“中国电影发行界的女中豪杰,一个爽朗真诚的人”。

▲乒乓球国手、北京市电影公司、中影公司发行分公司、退休后在“新农村”开辟农村电影,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副会长…为电影事业奉献一生的资深电影发行专家耿西林于2017年12月27日晚8点21分,在北京安贞医院不幸去世(图/朋友圈截图)

耿西林早年在中国电影集团任职,曾任中影集团发行分公司总经理。后任中影新农村数字电影发行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常务副会长。她是资深电影发行专家,对中国电影市场和中国电影发行机制和运营模式有着深入研究与见解。

就在12月26日晚,历任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副部长、新华社社长等职务的田聪明因病逝世,亦引发电影人们的追思。他也是电影市场经济的拓荒者,在上世纪90年代勇敢的喊出了:“这场改革会有跟不上潮流的电影厂、电影公司、电影院被淘汰。”

田聪明部长、“耿大姐”……这一代代电影业前辈,是中国电影市场化之路的见证者,更是电影市场化改革的亲历者、参与者和推动者。没有这一代代人的努力,电影商业、电影产业就无从说起。如今他们身影远去,愿天堂还有电影梦。

“大片”发行人

1998年4月,一部叫《泰坦尼克号》的电影让中国观众为之疯狂,长达三个多月的映期为该片创造了3.6亿元的票房,这一纪录直到11年后的《阿凡达》才被打破。

从1994年的《亡命天涯》算起,1998年是中国引进分账大片的第四年。但1998年也是中国电影市场的低谷,票房萎靡不振,《泰坦尼克号》在中国银幕上的亮相和火热票房让处在一线的中国电影发行工作者们感到极大的振奋。时任中影公司发行分公司执行经理的耿西林参与了这部电影的发行。

四年后,2002年,中国电影市场又出现了一件里程碑式的事件——张艺谋导演的大片《英雄》上映,该片在中国内地票房达2.5亿元。这部褒贬不一的电影,开启了国产片的“大片时代”。

▲张艺谋的《英雄》开创了中国大陆电影新一轮的票房神话和电影产业化模式(图/官方剧照)

“我本人看完《英雄》觉得非常有冲击力。”担任《英雄》发行工作的耿西林曾在2015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英雄》的票房远远超过电影人们的预期。华谊兄弟创始人王中军曾说:“我觉得《英雄》对我们最大的贡献是把这个窗户打开了,让大家看到国产片的巨大空间。”

2006年,陈坤、徐若瑄、李冰冰主演的电影《云水谣》上映,中影集团、台湾龙祥公司以及香港英皇公司联合投资3000万元,是内地、香港、台湾合拍片的一次长足进步。耿西林参与了该片发行的重要工作。

“关键是电影‘出不出人物’”

2000年初中国电影刚刚实行院线制改革,电影发行流通的行政区划被打破,电影产业准许民营资本、境外资本参与投资、制作。彼时,耿西林已在讨论电影除了票房之外的收益可能性。“就像好莱坞一样,电影的周边产品、衍生市场带来的收益甚至超过票房,成为主流。”

《英雄》出来了,网友有建议能不能出一批《剑谱》配合着剑一块推销,进而引领舞剑这样的时尚运动,这也许能成为一种新的利润来源。“我觉得这是个思路。我们片方如果要开发,就要好好去做市场调查。”耿西林说。

当时的电影知识产权保护尚不健全,热门电影出了后,市场上会有很多厂家在没有版权方许可的情况下开发一些衍生品,如《花样年华》的旗袍,但片方并不能分得一杯羹。“我们不要老说厂家做了什么,我们应该考虑我们自己,除了拍电影,还能做什么。”耿西林认为。

▲2006年,陈坤、徐若瑄、李冰冰主演的电影《云水谣》上映,耿西林参与了该片发行的重要工作(图/官方剧照)

每经影视(微信ID:meijingyingshi)记者也还清楚的记得,在今年9月20日于青岛举行的“第十五届全国院线国产影片推介会”,耿西林看记者在一群电影人中“边听边写边拍照”,好像和其他人不同,便问记者是哪家电影公司的?得知记者是媒体,她又主动询问在十一档期上映的电影最喜欢哪一部?

每经影视记者问耿西林,作为资深电影发行人,她对于一部电影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她说:“关键在于电影‘出不出人物’?你看《战狼2》为什么票房那么好,它‘出人物’,人物形象立体、丰满、有感染力。现在很多国产片‘不出人物’,看了以后两手空空,电影人物走不进你的心,这就是问题。”

“我现在也不像过去那么频繁的进电影院看电影了。”她还这样说,“看了一辈子电影。主要是年龄大了,电影院音响太闹腾,我有点受不了。”

开辟农村电影市场

18.01亿元,这是2007年国产电影全年票房收入,而2007年全年中国电影票房总计33.27亿元,国产片票房连续五年超过进口片。坐了多年冷板凳的中国电影人看到了曙光。

市场化改革带来行业洗牌,1993年,中国电影院在册登记近一万家,其中也就只有五成是真正在经营电影的。经过了院线改革,资本开始抢占影院市场空白,也意味着大量跟不上趟的老旧电影院、国营电影厂面临倒闭。

“现在资本已经注意到中等城市了。我觉得5年内,看影院建设情况,中国的电影票房应该能有100个亿。成为继电视剧之后又一个获得市场成功的娱乐产业。”耿西林说。

市场日益繁荣之际,耿西林已退休,返聘到中影新农村数字电影发行公司担任总经理,开辟和发展农村电影市场。“农民的儿子”田聪明也曾表示:“只要农民看电影的问题没解决,就不能说我们的电影工作搞好了。”

耿西林介绍说:“我们做的数字发行,是从每年市场上发行的片子中选择60部公益版权的影片,政府出钱,我们帮政府采购,然后转换成数字盘,通过卫星传输订购。它不完全是市场,它提出来的是企业经营、市场运作、政府买服务。”
由于这种公益服务是让农民免费看电影,院线的盈利点集中在广告赞助上,而因为电影放映前会插入贴片广告,所以农村消费市场空间仍然很大,这对很多企业来说是有很大诱惑力的。2007年,中影新农村数字电影发行公司一共订出2000多套设备。“因为去年是试验阶段,还不是太多,但是5年后如果设备全部到位,那可是一大块收入。”  

而随着农村电影发行的普及,农村公益电影的标准化放映又成了耿西林的研究课题。“以前农村电影只有放映场次一个考核指标,只要放出来就可以领补贴,有些地方甚至存在白天放映、对墙对天放映套取补贴等乱象。”

放映员着统一制服集合,乘车前往放映点,发海报、挂银幕、放电影……去年6月,中国农村公益电影标准化放映工作现场会上,农村公益电影放映的“山东标准”由此向全国推广,成为全国模板。

“她在发行协会还做了很多工作。不只是工作方面有大智慧,在人格上有大格局,而且亲切和蔼……”一位与耿西林共事多年的电影工作者对每经影视说。很多电影专家都保存着对耿西林的感慨和故事,“耿大姐”的人生和留给电影界的影响,相信远不是这些工作上的生硬文字能简单概括的。

责编 温梦华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耿西林 逝世 资深电影发行专家 电影市场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