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专访│科幻作家刘慈欣:我和你们一样看不懂前沿物理论文

2017-12-19 14:34:21

科幻作家刘慈欣很清楚《三体》有科学漏洞,就拿“黑暗森林理论”来说,亦是经不住严格推论的,“它只是小说中的一种可能性。”在谈及外星文明、人类的未来、人工智能时,刘慈欣笑着谦虚地告诉每经影视,“我只是一个写科幻小说的,这些问题不应该问我,应该问科学家。”一边又饶有兴致的分享他的看法……

每经编辑 丁舟洋 王礼迪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 实习记者 王礼迪

每经编辑 杜蔚

刘慈欣喜欢和科学家聊前沿科技,“每次见到科学家总有很多话题,感谢那些科学家,给了我们写科幻的一口饭吃。”他很清楚《三体》有科学漏洞,就拿“黑暗森林理论”来说,亦是经不住严格推论的。“它只是小说中的一种可能性。”

刘慈欣也喜欢跟我们和聊前沿科技,而在谈及外星文明、人类的未来、人工智能时,他总是一边笑着说:“我只是一个写科幻小说的,这些问题不应该问我,应该问科学家。”一边又饶有兴致的分享他的看法。

▲采访间隙刘慈欣(右2)与每经影视合影留念(每经影视摄影)

感谢科学家给了我们写科幻的一口饭吃

每经影视:现在您觉得最让您激动的科技是什么?

刘慈欣:太空科学,宇宙科学,物理学,航天科技。不过物理学好多年没有让人激动的理论了。

十多年前科学迷们谈起未来都充满期待。本世纪初诞生的三大技术,核能、航天、计算机,当时谁都认为核能和航天将改变我们的生活,计算机嘛,当时IBM的科学家说全世界有五台就够了。现在你看,核能和航天对我们的生活没什么改变,但计算机是彻底改变了生活。

应该说其他科技领域的变化还是有的。只不过的确是IT领域的迅速发展掩盖了其他领域发展缓慢的事实。

每经影视:现代物理学、太空科学方面的最新研究都非常艰深,您如何能弄懂呢?

刘慈欣:前沿物理学的研究论文我也读不懂的,别说论文了,大学教材拿来我都读不懂。要弄懂需要非常深厚的高等数学知识。所以我和你们一样,就只能看看别人的科普文章。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每经影视:您觉得科幻和科技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刘慈欣:毫无疑问是科学引领科幻,感谢科学家给了我们一口饭吃。那些说什么科幻引领科学的,太离谱了。其实科学本身的故事性就很强,只不过是太难懂了。如果你懂现代物理学,你会觉得那个更加神奇。

科幻对科学唯一的影响就是可能会引领普通人对科学产生兴趣,也有人小时候是科幻迷长大后步入了科学研究的领域,仅此而已。

美国航天领域的很多工程师,都是看了克拉克的科幻小说才进入这个领域的,但走上就后悔了。特别把人忽悠到理论物理领域的,进去就后悔了,肠子都悔青了,那个是真的不好搞。(笑)现在的科学太依赖于资金的投入了,已经不再是科学家单打独斗改变世界的时代了。每一项前沿的物理学实验都非常昂贵的。像是比利时的那个对撞机,耗资甚巨,我去看过,非常庞大、精密。

我们高估了人工智能的短期效应,低估了它的长期效应

每经影视:您对人工智能怎么看?

刘慈欣:对于高技术人类有两个倾向,一个是高估它的短期效应,一个是低估它的长期效应。人工智能尤其明显。

首先人工智能的短期效应被夸大了,说到2045年人工智能征服人类什么的,是危言耸听。但它的长期效应被低估了——人工智能会慢慢抢走你的饭碗。

现在相当多的工作,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人,完全能用人工智能代替,比如饭店端菜的服务员。现在很少有社会学家考虑,当人工智能全面接管人类的工作前,这个社会结构应该是什么方式。

技术进步是没有选择的,再禁止人工智能总会有人研发的。现在的问题是,人工智能在发展过程中,我们怎么去应对它。让我们的社会去逐渐适应这个事儿。比如我们是不是非要工作呢?其实除了少数工作狂喜欢工作外,大部分人工作是因为必须挣钱养活自己。

所以人工智能代替人类并不可怕,看我们怎么应对。但大家都不工作了可能还是会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古罗马时期,公民都不工作,整天喝饱了吐,吐完了吃,怎么预防这种堕落?但我想相信总会有办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每经影视:是不是人工智能时代,创造类的工作无法替代?

刘慈欣:有一个天真的想法,人工智能时代简单的体力脑力劳动都被机器替代了,人从事高创造性的劳动,你仔细想想是不可能的。五十亿人全变成科学家艺术家?用不着这么多人干这个。而且也不是谁都愿意从事这种高创造性的工作,不是给谁都能带来乐趣的。那么多人都在创造,谁在享受欣赏呢?

每经影视:那种能征服人类的强人工智能真的能出现吗?

刘慈欣:它与现实之间还有很多技术障碍,别以为理论上能被克服的技术障碍就能被克服,比如核聚变有个“50年定律”。从氢弹诞生到现在,你问科学家可控核聚变用来发电什么时候能实现?他们都说是50年,到现在你问他们,还是50年。这个技术障碍几乎就克服不了。

有外星文明吗?最负责任的答案就是不知道

每经记者:您觉得有外星人吗?

刘慈欣:从科幻小说的角度讲,当然可以相信,但从科学家的角度来讲,没有迹象能证明。生命的萌发很有可能是一个极其偶然的过程,这个就像人们常常比喻的:‘一阵风把金属垃圾吹到天上,落下来的时候组成了一辆奔驰车。’这就是生命萌发的概率,很可能在别的地方还没发生过。但是不知道,最负责任的答案就是不知道。

每经影视:如果有外星人,您觉得要不要联系?

刘慈欣:联系不要联系,但是可以倾听他们。可以观察他们发出的信息,再做进一步决定。真的确定外星文明的存在,人类意见肯定不统一。

最大问题在哪,外星文明出现的时候,人类能判断他真的有智慧吗?比如一个蚂蚁在这看着我们的谈话,蚂蚁会认为我们有智慧吗?它觉得你们不会打洞,不会织网,不会把一个死虫子运回去,你们每天拿着一个手机片点来点去的,在这夸夸其谈,你们真的有智慧?

面临超级外星文明你会有同样的问题,他如果智慧远超过你,他干的事情你没办法理解,你能认出她是外星人吗?甚至这个智慧文明弯下腰想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他是有智慧的。我们面对外星文明的第一个困难就是怎么识别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每经影视:面对外星文明会像“黑暗森林”这样残酷吗?

刘慈欣:“黑暗森林”是为科幻小说服务的,它有很多站不住脚的地方。其实有个“大筛选理论”,是真正的科学理论,它比“黑暗森林理论”还要黑暗,只是不容易写成故事。

“大筛选理论”说的是生命要进化,要通过无数道筛子,一层筛子过去不去那这类生命就没有了。就是这个表面上看来平淡无奇的理论,它能推出一个很惊人的结论:现在我们没看到外星生命,那是大好事,因为证明地球文明已经通过了大部的筛选过程。而如果我们哪怕只是在火星上发现细菌都是对人类的晴天霹雳。这意味着还有很多层筛子在后面等着我们。

人类的明天会好吗

每经影视:我们读《三体》,感觉人类就没有变,总在犯同样的错。

刘慈欣:我们人类本来就没有变。我跟你讲一个例子,太平间里放了五六具尸体,有两具是石器时代的人,其他的是现代人,验尸官根本觉查不出其中的差别,他不会判断这是相差几万年的人。

我们就是原始人,我们的智力也并不比原始人高多少,重复这些错误是很正常的,不重复才不正常。而且历史论证也不是那么简单,你说的每一次错误都是迫不得已,我们没有别的路可走,每一次世界大战,每一次局部战争,每一次所谓对野蛮文明的清洗,现在看起来是错误的,你深入到整个历史细节中真切去看,没办法,已经走到那一步了。以后也会有没有退路的时候,也会没办法。

但整体来看我不认为人类是愚昧的,上世纪冷战,因为人们掌握了核力量已经处在毁灭的边缘,当时很多学者很悲观地认为这道坎过不去了。但现在很好的解决了,虽然不能说核威胁不存在,但是毁灭性的核威胁基本不存在了。

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掌握了那么强大的力量不去攻击对方,能克制住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人类是有理智的,这就是理性的胜利。

▲采访间隙,刘慈欣给书迷签名留念(实习记者 王礼迪摄)

每经影视:有的尝试写科幻小说的科幻迷们说,即使努力构思,最后还是写的和别人一样。怎么写的和别人不一样呢?

刘慈欣:这个都很难,大家都很难,包括我自己。我给你举个例子,高等机器人毁灭人类,这是我之前的一个想法。人类造了一个机器人让它造瓶子,但后来不小心给它装错了零件,后来这个机器人就不停的造瓶子,攫取地球上的一切资源造瓶子,让地球表面盖了层瓶子。后来有篇文章叫《隔壁家的老王》,这个想法马上尽人皆知,不过它不是造瓶子是造曲别针,所以构思这个问题,谁都一样。

(实习生张玉路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 丁舟洋 王礼迪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刘慈欣 三体 科幻小说 人工智能 外星人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