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影视人物

每经网首页 > 影视人物 > 正文

专访|65岁田壮壮活在自己电影世界里

每日经济新闻 丨白芸 2017-11-06 14:30:08

随着电影《相爱相亲》的上映,时隔近8年,有着演员、监制、制片、评委……多重身份的田壮壮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只是唯独不再是导演。如今近65岁的田壮壮在被每经影视记者问及是否会再次执导一部电影时,他迟疑了一下,低头想了想说道:“我也没有死心,但是从现在的电影产业上来讲,确实挺困难,年龄大了没有那么敏锐了,毕竟十年没拍戏了,现在如果让我拍戏,我觉得有点紧张”。

每经影视记者 白芸

每经影视编辑 温梦华

晚上6点多,当每经影视影视记者走进采访间时,已经密集接受了8、9场专访的田壮壮显得有些疲惫。上一次如此大量的曝光,恐怕要追溯到8年前《狼灾记》上映时了。(点击链接——观看聆听每经影视记者专访田壮壮现场对话原音。

实际上,此间八年,田壮壮并未淡出公众视野,并且身份多元,他是电影学院的老师,也是演员、监制、制片、评委,唯独不再是导演。此次接受媒体“轮番轰炸”,他依然不是以导演的身份,而是作为近期上映的由张艾嘉执导的电影《相爱相亲》的主演之一。

这是否意味着年近65岁的田壮壮即将再次复出、执导电影?田壮壮低头想了想说道:“我也没有死心,但是从现在的电影产业上来讲,确实挺困难,年龄大了没有那么敏锐了,毕竟十年没拍戏了,现在如果让我拍戏,我觉得有点紧张”。

在如今动辄投资上千万、数亿元的电影行业,田壮壮的担忧并非过虑。虽有张艾嘉、田壮壮“双名导”加持,并获得高达8.6分的豆瓣评分的《相爱相亲》,截至11月6日,上映4天累计票房仅756万元,排片仅3.4%,猫眼预测总票房为1144万元,仍未逃出文艺片叫好不叫座的魔咒。

▲年近65岁的田壮壮(中间)接受每经影视记者专访(每经影视记者摄)

谈电影:“我的电影都是在自己世界里”

同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人物,田壮壮却最终没有走上同辈陈凯歌、张艺谋那样金光闪闪的名导之路。这也许和田壮壮本人性子里的那份执拗有关,“我有很多自己的圈子,不太和电影圈的人来往”。

自1982年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以来,在30多年的电影生涯中,田壮壮虽然执导了《盗马贼》《猎场札撒》《吴清源》等十余部电影,但却始终和电影界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疏离状态。

一方面,自2009年的《狼灾记》之后,田壮壮长达8年没有再独立执导一部影片。而另一方面,他以电影学院老师、监制、制片、演员、评委的面目始终活跃在影视界的各个角落,客串演出《大追捕》,监制《宝贵的秘密》等影片,或是为“救场”与老同学张艺谋共同执导《王朝的女人·杨贵妃》。

在田壮壮执导的十余部电影中,少数民族题材的作品就占据了四部,从中也许能稍微窥得一些他性子里的“执拗”。

“我喜欢这种,喜欢到那些地方拍东西,在那边,说的还是这边的故事,可以让敏感的人稍微变得迟钝一些,最终表达的都是你在生活中想表达的”。

实际上,在田壮壮的作品中的确没有典型意义上的类型片,而是偏作者型,更加个人化、私人化。即使是被媒体宣称“转型商业之作”的《狼灾记》,虽有小田切让、Maggie Q等明星加持,但在所谓魔幻的外衣下,依然是那个固执的、不愿意按部就班讲故事的田壮壮。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我是比较喜欢在自己世界里的一个人,所以我电影也都是在自己世界里”。

而电影拍完、拷贝出来,他却觉得电影已经和自己脱离关系了。“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个挺无情的人,一年、两年、三年地跟一个电影,情感上深到不能再深了,拍完了,就不理了”。

【谈复出:电影产业太难】

在这次主演的《相爱相亲》中,田壮壮曾导过一场戏。“那天她(张艾嘉)的戏太重,人又特别多,她身体也不太好,我说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分担点,这么大的戏,一天排下来,几百十号演员,她在两头跑会很辛苦”。

▲电影《相爱相亲》中,张艾嘉和田壮壮饰演一对夫妻(图/主办方供图)

虽然只导了一场戏,他却觉得“当然很开心了“。而在被每经影视(微信ID:meijingyingshi)记者问及是否会再次执导一部电影时,他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模棱两可地说道:“有机会吧”。

对于田壮壮来说,复出拍电影的顾虑太多,“是勇气上有问题”

“我是在这个圈里面的,你们说那么多人喜欢我拍戏,我拍一个吧,那我拍什么,我拿多少钱拍,拍出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喜欢我的人还喜欢吗,如果我有很多很多杂念的话,那我拍电影,敢都不敢”。

关于电影投资方面的难处,田壮壮深有感受,“永远没有容易的时候”。2006年,有媒体报道称,拍摄完成两年多的传记电影《吴清源》,曾因后期制作超支1000多万元而迟迟未能完成,甚至最终也未能在国内公映。2009年的《狼灾记》被媒体称为“磨剑十五年的魔幻巨制”,然而上映之后却屡遭差评,票房只有惨淡的1081万元,海外反应也相当冷淡。


▲2009年“磨剑十五年的魔幻巨制”《狼灾记》上映,豆瓣评分仅4.3分(图/豆瓣)

现在的电影市场,也早已不是2009年的体量,这对创作者来说,意味着更大的压力。“现在拍一个电影动不动上千万元,拿的都是朋友或者投资人的钱,人家的钱也都是自己挣的,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也没有死心,也没有说就不想拍了。但是毕竟,从现在的电影产业上来讲,又确实挺困难的,现在我自己,年龄大了,也没有那么敏锐,所以不知道,毕竟十年没拍戏了,现在如果让我拍戏的话,我觉得有点紧张”田壮壮的回答出乎意料地坦诚。

提起当年那些佳作,讲起40多年前的《盗马贼》里的一处细节,田壮壮依然记忆犹新,而他觉得那时的自己只是“应运而生”。“但现在未见得能够是运,是生,还是就是死了呢?”田壮壮不禁喃喃道。

【谈文艺片困境:市场不够大】

“他颠覆了所有的东西,对自己的所有作品都背叛,每一次都背叛,我觉得这个特别了不起”,谈起英国导演诺兰的电影《敦刻尔克》,田壮壮赞誉有加,而对于前段时间上映、被热捧的西班牙电影《看不见的客人》,则称:“没觉得多好,正常的类型戏”。

在田壮壮看来,电影市场像一个巨大的底座,而类型片则是排头兵。

“所有电影都要放在电影市场上回收和传播,这个市场是个非常大的底座,这个底座一定是通过类型片来做,他们来把这个市场变得很充分,这时人们要在电影市场寻找自己没看过的东西,市场就会变大,市场越大,包容度越大,那么可能进入的文艺片就可以进来,这就变成了真正的市场,这个市场可以成就很多好的艺术电影,但要是真的是好片子才行,不是真的好片子做不到”。

去年5月,电影《百鸟朝凤》出品人方励的“惊天一跪”求排片,再度让艺术片的发行困境问题进入人们视线中,并为其添上一抹苦情色彩。此后,各类花式求排片层出不穷,艺术片找投资难、发型难,几乎已经成了业内公认的老生常谈。

谈及如何改善文艺片的发行困境,田壮壮认为市场还需要更加成熟,“这个要很长时间,要等中国电影真的强大起来,我觉得怎么也得800~1000个亿的时候吧”

责编 温梦华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电影 田壮壮 《相爱相亲》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