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英雄本色”吴宇森:我发誓绝不再让人拿枪指着我的头

每日经济新闻 丨丁舟洋 2017-10-29 18:57:20

在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大师班的现场,古稀之年的吴宇森将他的电影人生娓娓道来,原来,《英雄本色》里“小马哥”周润发那句深入人心的台词“我发誓决不再让人拿枪指着我的头”竟然是吴宇森说给自己听的。他说,“上世纪80年代有三年是我的低谷,电影公司将我视作票房毒药,我就是要用《英雄本色》证明给所有瞧不起我的人看。”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

每经影视编辑 温梦华

以前远距离的围观过几次吴宇森的新闻发布会,印象中总觉得他是个不善言辞的电影人。

今天,在近距离聆听了一个多小时的吴宇森长谈后,才发现原来他之前“不善言辞”的标签真的只是因为普通话不好加之给他“发挥”的时间又不够而留下的“刻板印象”……

▲再次回忆起那些人生过往,古稀之年的吴宇森眼中不禁浮现点点泪花。每个坚持真性情的人背后都有不为人知、艰辛的一面(主办方供图)

在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大师班的现场,吴宇森将他的电影人生娓娓道来,《英雄本色》里“小马哥”周润发的那句深入人心的台词“我发誓决不再让人拿枪指着我的头”原来竟然是吴宇森说给自己听的。

“上世纪80年代有三年是我的低谷,电影公司将我视作票房毒药,我就是要用《英雄本色》证明给所有瞧不起我的人看。”

上世纪90年代,吴宇森赴好莱坞发展,2006年重回华语影坛。2014年《太平轮》票房失利后,不知他有没有再暗暗对自己说那句狠话。英雄不怕千锤百炼,古稀之年的电影大师吴宇森高低起伏什么没经历过。眼下吴宇森再携他熟悉的双雄枪战题材回归,由他执导、张涵予主演的电影《追捕》能让经典重现吗?一切拭目以待。

“我和徐克的情意,就像小马哥和狄龙一样”

1986年,《英雄本色》横空出世,随后大多华语导演都受到了吴宇森的影响,就连贾樟柯的电影里,都有小马哥的影子。昆汀·塔伦蒂诺是吴宇森这部电影的超级影迷。

▲情深义重的小马哥和定格在时光中的哥哥是无数影迷心中的难忘回忆(图/豆瓣)

它不仅启发了中外电影人,更是在观众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影像。时隔三十年,狄龙在片中那句“我不当大哥好多年”仍是流行语。

“做兄弟的……”这句未说完的话成为了无数影迷心中的念想

当初为什么要创作《英雄本色》呢?

“上世纪60年代,一位我很敬重的香港电影人拍了《英雄本色》的粤语片。我一直念念不忘,想了很多年都想重拍那个电影。”吴宇森说。但当时的市场环境不允许。市场上流行的是嬉笑怒骂的喜剧,吴宇森也只能在大环境中拍了很多年的喜剧,并不是他心中最热切的一块。

“这里不得不说我和徐克之间那段惺惺相惜的友谊。和徐克的情意,就是小马哥和狄龙一样。”吴宇森回忆道。

在徐克很不得意的时候吴宇森就发现他的才华,那时候徐克还只是电视导演,但他的几个镜头让吴宇森惊为天人,觉得徐克是香港电影的未来。经过吴宇森两年的努力,终于找到一个电影公司愿意跟徐克签约。徐克的电影《鬼马智多星》问世后,一炮而红。徐克成名之际,吴宇森的电影却不卖钱了,变成了电影公司眼中的“票房毒药”。

“我在失败的时候有一些人跟我说我已经跟不上潮流了,我应该回去看看录影带,人家在拍什么你就拍什么吧。但是徐克鼓励我,他跟我讲,既然我们都想拍《英雄本色》,那么他来监制、我来导演。在我最失意的时候,有人看不起我的时候,他力排众议,来监制这个电影。”吴宇森称。

在徐克的力保下,《英雄本色》开拍。但起先编剧写出来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匪片,吴宇森觉得并不兴奋。作为一个好监制,徐克点醒了吴宇森。

“你怎么不把你自己写进去?当别人踩扁你时,你心中怎么想的?”

那时候的香港警匪片并没有刻画人性的先例,吴宇森将个人对生活、对社会、对正义、对仁义的真情注入电影,香港电影开启了“作者论”的时代。

▲《英雄本色》豆瓣评分8.6分(图/豆瓣)

【“失败了三年,我要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在吴宇森看来,《英雄本色》也是他对香港年轻人“迷茫一代”的呼吁。

“那时候香港年轻人很失落,对将来、对人生,好像没有什么希望,对传统的道德价值往往有敌视,对长辈也没有一份敬意。”吴宇森说,

“我们看了之后心里很难过,所以也想透过《英雄本色》把我们一些优美的价值观统统拿回来。比如正义感、家庭观、朋友之间的情意,把它放在电影里面,希望给年轻观众看一下,他们曾经失落的是什么?应该要抓回来的是什么?”

而从创作的角度而言,其实《英雄本色》是吴宇森、周润发、狄龙当初三个失意之人的合力。

“‘我发誓决不再让人拿枪指着我的头。’这句台词其实是我自己的感受。”

吴宇森说,

“那个含义是虽然有人对我不好,说我不行,我是不会屈服的。尤其我是失败了三年,我要把我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周润发看到剧本后说:“这台词不是写我的吗,我也是失败了三年。”那时的发哥刚过30岁,虽然在电视小荧屏上得到一些名气,但转战电影大银幕就不行了,当时他的绰号还叫做“毒药发”。

而在戏中对张国荣说出“阿sir,我不当大哥好多年”的狄龙呢,这句话也是他的真实写照。他做了十年的翩翩功夫美少年,后来老东家邵氏将主要资源转向了电视片。狄龙从开始的拍片量减少,直到最后无片可拍。

“我把我很多的感受注入电影,再加上周润发、狄龙、张国荣那些演员的那些真身、切身的感受,都放在这个戏里面,所以才拍得出一个我们心目中所谓人性化的一个警匪片。”吴宇森说。

▲阿杰临死前打电话给刚生了宝宝的妻子,他高兴的说“女儿双眼很像他”(图/豆瓣)

身为“一代宗师”张彻的徒弟,吴宇森也师承了武侠精髓。严格来说,《英雄本色》是一个现代武侠,里面有很多的那种武侠的元素,还有中国固有的那种为了正义义无反顾的牺牲精神,以及古代侠客重言论、轻生死的价值观。只不过是将拳脚武术化作了枪子火药。

小马哥以少敌多,双枪扫射敌人的那个片段也是多少人脑海中难以磨灭的回忆。吴宇森在视觉上的“暴力美学”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当时的想法,就是我要拍一场在中国电影里面或者在以往任何电影里面都没有使用过的拍法。那个枪战就是包含友情、报仇、浪漫、潇洒,还有需要一份非常高昂的义无反顾的精神。我不想用机关枪,但我希望有机关枪的节奏,用一种像打鼓般激烈的节拍来代表他心中的愤怒。”吴宇森说。

经过长时间的道具摸索,吴宇森决定用双枪。但打完以后,用光了子弹,他出来,又被埋伏,然后他其实非常淡定、冷静了转身,拔出事先准备好的枪把对方干掉。枪声是该片独创的,经过后期混音。那一场戏成了吴宇森最满意的一个枪战场面,后来也被国际影坛广为借鉴。

【“用西方的技巧融入东方的精神”】

“上世纪70年代香港地区电影的潮流是拳头与枕头,拳头就是功夫,枕头就是色情,只有这两种电影才有人投资去拍。”《英雄本色》成功后,让市场看到刻画人物和情感的枪战英雄题材也能受欢迎,吴宇森终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电影。他随后拍出《喋血双雄》,并真正奠定了吴氏风格。

如果说吴宇森的《英雄本色》和《喋血双雄》打出了亚洲电影市场,那么《断箭》和《变脸》就是借助好莱坞让吴宇森的美学风格风靡全球。美国拍的双雄片和在中国香港地区拍这种双雄片有什么区别?

“其实区别不大,当我拍《断箭》的时候,我们要请约翰·特拉沃尔塔,他对我不熟悉。但他已经演过昆汀·塔伦蒂诺的《低俗小说》,而昆汀是我的影迷,他就帮助我去说服主演,而且他给演员放的我的粤语影片是没有英文字幕的,昆汀就把所有的对白一句句说给约翰听,这样讲完整个戏。”吴宇森笑称。

到《变脸》那部戏时,吴宇森在好莱坞的名气已经更大。那时候美国的动作戏还不流行加感情戏,带感情的故事片、文艺片与铁血硬汉的动作电影泾渭分明。吴宇森又破了一个例,继续按他的想法,“动作戏+人性+感情”的表达。

▲ 吴宇森执导的《变脸》豆瓣评分8.4分(图/豆瓣)

他不忘恩师张彻的嘱托:“用西方的技巧融入东方的精神。”这个坚持自我的电影成为吴宇森在好莱坞的巅峰之作。

两个惺惺相惜的英雄,一段血泪交织的故事,吴宇森可谓与这些作品相互成就。差不多20年了,吴宇森再拍这种类型的片子,这次他将目光对准的是日本经典影片——《追捕》。

“首先要跟大家说明一下,其实我们不是重拍上世纪70年代的电影《追捕》,我们想重拍的时候他们不肯让出重拍的版权,我们只能够购买那个原著小说,其实我们是在重拍原著小说,并不是电影。这样有个好处,我又可以用我的方式回归我的风格,来去拍这个新的《追捕》。虽然故事的主题相近,但做了很多改写。”吴宇森表示。

另一方面,吴宇森版本的《追捕》将继续表达他永恒的电影主题——两个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真情意。“中国硬汉张涵予,和刚柔并济的日本警探福山雅治,大家看了以后就会明白。”

▲《追捕》(图/豆瓣)

对于年轻电影人的寄语,吴宇森希望大家能坚持自己的风格,用电影表达自己信仰和热爱的东西。

“中国电影现在出来很多票房奇迹,这说明我们没有被好莱坞吞噬,观众还是更喜欢看到自己国家的好电影的。但这引发出来的隐忧是,当一种电影的票房卖起来以后,所有风气都跟这种电影的模式一样了。大家过于相信市场调查,也过于迷信票房或各种其他外部数据。” 吴宇森认为。

我有时候跟年轻人说,如果数据就能说明一切,那还要导演干什么、还要作者干什么。我也希望喜欢电影的朋友继续向好的电影学习,从正确的电影理论去学习。

责编 温梦华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徐克 吴宇森 电影人 英雄本色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