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马云的基金局(一)丨货币基金和蚂蚁金服的那些事: 被“双标”也要向流量低头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7-18 20:52:37

每经编辑 李蕾    

每经记者 李蕾 每经编辑 肖鴻月

余额宝的大获成功,让蚂蚁金服在公募基金这块牌照上玩得风生水起。人们重新认识了货币基金,一定程度上甚至改变了投资习惯。

因此余额宝规模一涨再涨,已经达到惊人的1.43万亿元,也终于引起了监管层的风险重视——余额宝不得不设置25万元的个人投资上限。不过业内人士表示,蚂蚁金服的应对方式之一是这样的: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以前蚂蚁财富只卖余额宝,现在也上架其他货币基金。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调查发现,虽然卖的都是货币基金,但余额宝与平台上线的其他货基之间,存在着浓浓的“双标”气息,如前者赎回时间为T+0,后者却为T+2,而这却并没有减少公募“向流量低头”的决心。既然余额宝能让天弘从默默无闻的一家公司一跃成为公募总规模第一,其他基金公司也希望搭上这趟车与同行拉开距离,那么是否真能如愿呢?记者接下来为大家一一道来。

江湖生变?多只货基登陆蚂蚁财富

今年以来,整个公募相对缺乏热点,投资者翘首以盼的FOF基金也迟迟未能面世;因此,当蚂蚁财富宣布开放货币基金代销渠道时,无疑让这个市场兴奋起来,也引发了业内的高度关注。

原因很简单,作为天弘基金的大股东,蚂蚁财富及支付宝平台此前销售的货基仅有天弘旗下的余额宝,互联网“宝宝”类产品的热潮正是从这里开启的。虽然阿里巴巴也曾尝试在淘宝平台销售基金,但将其他家的货基放到支付宝乃至余额宝页面推广销售,着实是第一次。

从6月1日上线第一只代销货基博时合惠起,相继又有多只货基登陆蚂蚁财富。蚂蚁财富在给记者的回复中透露,其代销的货基目前有5只,分别为博时合惠、招商招利宝、建信现金增利、农银汇理日日鑫和中银薪钱包,“蚂蚁财富在探索更大范围地向金融机构开放,对于有合作意向的基金公司,双方会综合市场情况陆续上线。”

截至7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蚂蚁财富上可购买的货基队伍还在持续扩容,包括兴全货币A、富国富钱包、万家现金宝、南方天天利A等货基均可购买。

除了其APP,蚂蚁财富方面还表示,基金公司可选择在“财富号”里展示货基产品。6月14日,“蚂蚁聚宝”更名为“蚂蚁财富”,推出面向金融机构的自运营平台财富号,并称将向基金、银行、保险、证券行业全面开放。不过记者实际操作发现,当下只能通过在支付宝首页精确搜索“财富号”,才能找到相关基金公司的生活号,入口看上去相当隐蔽、导流作用似乎也并不明显。

目前共有包括天弘、建信、博时、国泰、兴全、南方、民生加银等7家公募开设了财富号。记者拿到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这几家公司都在蚂蚁财富规划的公募财富号第一、第二梯队中,而接下来还要上线的第三梯队则包括富国、国投、上投、嘉实、万家、中欧、广发、工银、招商等9家基金公司。

不可撼动、余额宝仍被“专宠”

有意思的是,虽然货基浩浩荡荡地入驻蚂蚁财富和支付宝平台,但其背后的“双标”问题也暴露无遗。

例如,在自家直销平台和其他第三方销售机构都可以实现T+0(当日赎回当日到账)的这些货基,到了蚂蚁财富就变成了T+1(当日赎回第二天到账)。对于已经适应了互联网“宝宝”们实时购买、赎回的普通投资者来说,这样的流动性显然很难接受。

除此之外,余额宝目前使用频率最高的消费场景,其余货基也一律不适用。正如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余额宝和其他货基的属性不同,流动性更好,且有支付属性。“我也买了其他两三家的货基,但还是会在余额宝里放钱做日常的消费用。可能对普通大众来说,从消费和理财两方面的需求来看,有消费需求的人还是多数,很多用户用余额宝都是交水电费、还信用卡等。这些小白、长尾用户的需求才是余额宝存在的真正价值。”

事实上,早在2015年就有多家基金公司发布公告,暂停电子交易平台通过支付宝渠道认购、申购、定投收费的业务,但大多只涉及货基、债基等固定收益类基金产品。彼时业内就有声音表示,公募集体这样做的直接原因是,支付宝提升了货基和债基B、C类份额的手续费、增加了基金公司成本,目的则在于给自家货基“让路”,可见对余额宝的保护由来已久。

记者还了解到,一些中小型基金公司在试图寻求合作的时候被蚂蚁财富“劝退”。“蚂蚁(财富)在选择货基和财富号合作伙伴时,有自己的门槛,比如有专业团队帮用户把控风险、产品本身业绩不错、投资理念要契合等。另外,他们也喜欢选择之前有过合作的,尤其是配合度比较高的。毕竟上的是别人的平台,要进行筛选也无可厚非,而且他们也确实会结合用户数据在产品亮点、推介方式上给到基金公司一些建议,强势一些也就算了。”一位和蚂蚁财富有过合作的公募人士表示。

在采访过程中,蚂蚁财富的“强势”被多家基金公司提及,甚至连对外口径都被要求和蚂蚁财富保持一致,细节也要给对方“过了才行”,因此引发了不少抱怨。对于资管行业的骄子——公募基金来说,需要看人脸色的情况真不多见,而这一次他们不得不“向流量低头”了。

争议中前行、行业格局或因此生变?

虽然在行业内引起了一些争议,但蚂蚁财富对财富号和开放货基代销的推进却一直在持续。正如上述公募人士所言,虽然私下抱怨纷纷、争议不断,但和“阿里系”庞大的流量、用户所能带来的益处相比,基金公司还是会前仆后继地冲上去寻求合作。

如果单看数据,最好的一个例子非博时合惠莫属。本月初《每日经济新闻》首发报道了关于这只基金创下的“造富神话”:自从登陆了蚂蚁财富和支付宝平台,博时合惠在二季度末的规模直接冲上了239亿元、环比暴涨117倍,彼时一度引发热议。有趣的是,6月底,博时基金公告称把博时合惠划分为A、B两类基金份额,并在之后将博时合惠货币B的首次申购最低金额、追加申购单笔最低金额均由0.01元调整为5万元。记者曾分析过,此前的博时合惠之所以收益率高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销售服务费只收取0.01%、整体费率仅为0.21%。而经过修改之后,博时合惠在费率方面已不占优势,七日年化收益也谈不上多么出挑了,背后原因值得玩味。

此外,还有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另一家和蚂蚁财富合作代销的公募,现在其货币基金单日进的资金量也在1亿元左右,“主要因为他们不想一次进太多影响收益”。

一位大型公募人士向记者坦言,很多基金公司和互联网平台合作销售基金都是“要规模不赚钱”,“仔细算算看,管理费+销售服务费才35个BP,尾随佣金也就是托管服务费倒不少,具体还要看双方协议给多少。有的公司大部分都给销售机构了,为了走规模。”

那么流量平台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公募行业的座次?记者也简单算了一笔账,据悉蚂蚁财富目前理财用户(不包括余额宝)数量约为3500万户,而支付宝则有超过六亿的注册用户,其中活跃用户占比46.08%。对基金公司来说,这部分客户群的理财意愿、持续投资能力都值得关注,是一块相当诱人的蛋糕。二季度末的公募基金数据也临近公布,或许博时合惠的情况不会是一个孤例,对行业格局的影响也能更一目了然。

总而言之,“开放”一向是蚂蚁金服给自己标榜的文化之一,不过目前这种开放中又不乏私心、合作里也透着顾虑的态度,着实无法令人信服。或许正如一位基金评价机构人士所感叹的,固定收益类产品搭不上流量平台的“顺风车”,确实很难实现规模的跨越式发展,不过这并不代表规模越大就越好,“流量在一定程度上会放大马太效应、拉大不同规模公募的差距,但基金的根本能力还是在于主动管理,千万不要被带偏了”。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货币基金 蚂蚁金服 余额宝 代销平台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