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走访马永威待过的营业部:看着不起眼 常被要求协助调查

每日经济新闻 丨每经记者 冷 辉 每经编辑 毕陆名 2017-06-20 01:11:57

每经记者 冷 辉 每经编辑 毕陆名

日前,证监会公布了“福达股份”市场操纵案件的情况,并对涉案的马永威等人进行了处罚。福达股份在6个交易日里,股价狂飙52%,马永威等人趁机狂赚2289万余元,每分钟赚2649元。

在此期间,资料显示出龙虎榜买卖交易前五的营业部多出现在江、浙、沪(南通、上海、杭州、温州等城市)等地,这些营业部往往集体出现、多地联动,其中温州的证券营业部占得五席。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温州发现,几家营业部都不起眼,而这和其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成为龙虎榜常客形成鲜明对比。而马永威正是在这些营业部中通过租借温州的一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家账户和资金,并约定相应的收益分成。

不起眼的“最牛营业部”

资料显示,涉案股票标的“福达股份”在2016年7月被涉案人员马永威等人操纵期间,其龙虎榜席位上几家温州的证券营业部多次出现。这些营业部席位在龙虎榜上往往同时出现,同一交易日出现在同一只股票的买五和卖五的位置上,交易金额少则一两千万元、多则四五千万元甚至更多。

其中,位于温州的五家营业部更是连续几日多次出现在龙虎榜席位上,分别是华鑫证券乐清双雁路营业部、中国银河证券温州锦绣路营业部、长城证券温州车站大道营业部、中国银河证券温州大南路营业部、上海证券温州月乐西街营业部。

记者日前实地探访了上述部分营业部。其中,中国银河证券锦绣路营业部、长城证券车站大道营业部相距,步行不过三五分钟的路程,温州市区并不大,两家营业部和中国银河证券大南路营业部距离也不过三四公里。这三家营业部均位于温州市区繁华地段,附近都有不少大型商场、购物中心。上海证券月乐西街营业部位置相对偏远,但距离温州火车站也不过打车最多十多分钟的路程,记者到达后,一位客户表示来办理销户、但好不容易才找到其新的营业部办公地。

长城证券车站大道营业部处于温州财富购物中心的14层办公区,并只在其办公室门口树了一块牌子标识,显然这家营业部可能并不在乎普通路人是否能注意到他们。其他三家营业部在面向大街的位置都有门脸、券商标识,正对着门口的就是柜台。

记者发现,相对于外面大街上的人流,几家营业部的客户可以说是门可罗雀,营业部人员介绍称,“现在行情不好,没多少人来。”

这几家营业部如此之普通,跟其他营业部也没什么天壤之别,很难让人把它们和龙虎榜席位上的买五卖五联系到一起。走在路上、进入其间观察,谁能把这些普普通通的营业部跟龙虎榜上的“常客”联系到一起呢?而龙虎榜上的“传奇”或许它们也书写不了太久。

蔡先生是其中一家证券营业部的总经理,对于自家营业部上龙虎榜的情况,蔡先生也表示不知情,一再称“我们营业部规模不大”。“公司会给我们营业部下开户数、活跃用户数、交易额等各种考核指标,每个月还会内部公示浙江省内公司所有营业部的考核排名。”蔡先生表示,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要完成考核任务,跟一些客户吃饭交流,问人家“需不需要开户、融资融券,可以收费低一点、佣金便宜点、服务好一点,来我们营业部吧”,并提到等下跟记者聊完还要去见客户,自己手机上都不装炒股、看盘软件的,券商从业人员买不了股票、也不能买,自己也不会买。

营业部常被要求协助调查

蔡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也是去年在微信群、朋友圈看到别人转发的时候,才知道的关于温州一些证券营业部被坊间传言为“游资收割机”的事情。蔡先生称自己是温州人,在温州工作、生活多年,当时很多外地的一些同事都有打电话来询问,说”温州的营业部上新闻了?”来打探具体是什么情况。

蔡先生表示,从转发的消息中得知一些报道和案例后,也找人打听了一些,自身不认识这些操纵的团伙。一些温州的账户和资金出借给别人操作,我也无从得知,别人出借了证券账户和资金给其他人,也不会往外说啊?并且监管也多次明确不能出借账户给他人操作。

营业部方面是否被要求协助调查呢?蔡先生称,营业部经常会接到一些监管部门的协查函,多是关于交易额度、交易行为异常的协查,都是统一模板,营业部按照要求填报一些基本信息和所需要的客户基本信息等资料即可,并不清楚每次发来的协查函都是具体调查什么,也不特别要求营业部要跟具体的客户进行联系、协助调查,监管部门可能会去沟通。

蔡先生提到,现在监管也都越来越严,有时候客户如果突然进行大额度的交易,或者报价、报单量跟平时的操作明显异常偏大,或者是其他的异常交易行为,那么这个交易行为是不是客户自己操作的呢?为何会出现这种异常?这可能都会对市场造成一些影响,也会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会下发协查函来进行核实、了解情况,营业部经常填报协查函、配合监管机构的工作也有不少的工作量。

记者注意到,这也呼应了从去年开始监管不断加强的趋势。去年以来,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等中介机构多次被监管部门处罚的案例,业内人士认为,这体现出监管机构在强化资本市场中介的职责。

相关人员也曾公开表示,监管部门也正在紧跟市场发展趋势,用现代信息和网络技术、大数据技术等金融科技武装自己,坚持底线思维,提升监管效能,维护市场稳定运行,并探索智能监管。

向当地企业家借账户操盘

蔡先生自述,看到媒体相关报道的第一反应是“温州人有这么大能耐”?温州这个地方主要是私营企业发展,资本市场、机构投资并不发达,私募投资公司、注册登记备案合格的阳光私募都没多少家。就觉得说,温州人有这么大本事能操纵市场、操作手法还这么老练?觉得很奇怪。

据了解,马永威本身并不是温州人,那么他究竟是如何拿到资金操盘呢?

据披露显示,马永威通过租借温州的一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家账户和资金,并约定相应的收益分成。部分实业家看到证券市场的这种违规违法操作获取暴利的情形,自身心态已经受到了影响。

湖北诚明律师事务所李凯律师认为,委托人出借证券账户和资金给受托人进行操作,这种行为是不允许、不认可的,委托人需要承担本金无法收回的资金风险、个人隐私信息被泄露等风险,受托人则可能存在非法经营的问题;如果受托人拿账户资金来进行证券市场操纵行为并以此牟利,就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如果委托人对此知情或存在合谋行为,也需要承担其相应的法律责任。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表示,《证券法》第八十条规定“禁止法人非法利用他人账户从事证券交易;禁止法人出借自己或者他人的证券账户。”出借自身的证券账户和资金给法人操作并约定相应的收益分成协定等是法律明令禁止的,委托协议在法律上也不具有效力、不会被认可。如果是自然人之间的出借行为,把账户及资产、资金交给他人,首先就存在着亏损甚至无法收回的可能,即便是盈利也无法保证能获得收益分成,也会有一些法律纠纷的问题。

王智斌律师认为,如果最终签署了这种证券账户及资金委托操作、获取收益分成的协议,其风险是多方面的。委托人的收益分成无法获得法律保护和相应的保证,本金也会有亏损或无法收回的风险;受托人拿到账户之后可能会进行一些证券市场操纵、或其他的违规操作行为,委托人可能会被认定为违规行为的参与人,需要承担一定的法律后果。受托人通过他人账户买卖股票,就意味着把证券资产、资金放到他人名下,对方如果销户或者转走,受托人需要承担相应的后果,这个影响是双向的,因为双方都知道证券账户的基本信息、能进行操作;如果受托人用账户资金进行违法违规活动,就需要承担额外的刑法责任。

责编 祝裕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网友互动

0人参与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