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秒杀迷你基金清盘潮 这家基金公司主动削减规模543亿!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6-13 20:41:20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赵静林 实习生 段语林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赵静林  实习生 段语林  每经编辑 肖鴻月

所有的基金公司追求的都仅仅只是规模吗?目前在国内,我们似乎看不到别的答案。但是在海外,却有不一样的追求。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之一维京全球投资(Vikings Global)6月12日宣布,将从8月之前开始向投资者返还80亿美元以缩小基金的整体规模——也就是说,他们决定主动削减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43.72亿元)的规模。注意,这与国内公募基金公司将做不下去的微型基金清盘具有天壤之别。与此同时,该公司任职15年之久的首席投资官Daniel Sundheim将在本月底离开维京全球投资,并由Ben Jacobs和Ning Jin两位证券投资经理来接替他的工作。

这个消息一出,业界人士纷纷表示震惊,因为不论是维京全球投资,还是Daniel Sundheim,都是业内重量级的。为何他们在美股如日中天的时候选择缩小规模,并发生如此重大的管理变动呢?

亏损4%为成立以来最差表现

维京全球投资成立于1999年,目前管理资产约300亿美元,在英国伦敦、中国香港都设有办事处。作为避险基金教父Julian Robertson的“老虎基金”之一,主宰华尔街十余年,有着极强的影响力。

现任首席投资官的Daniel Sundheim更是维京全球投资元老级的人物,自2000年担任首席投资官以来,一直为维京带来良好的收益。Daniel Sundheim在2016年曾入选阿尔法投资者杂志评选的对冲基金界收入最高人物榜单,他在2014年和2015年收入都达到了2亿8000万美元。

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目前维京全球投资已经清理了基金的持仓,以便投资者进行赎回。在返还给投资者80亿美元后,维京仍然有240亿美元资金,稳居全世界最大基金公司之一。

在致投资者的信件中,维京首席执行官Halvorsen先肯定了Sundheim曾经对维京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并说明Sundheim离开的原因是,维京无法向他提供所需的灵活投资环境。

双方和平分手的解释也得到了维京首席运营官Rose Shabet的证实。纽约时代杂志称,Rose Shabet曾透露,这次Sundheim离开维京是在彼此和睦地商议后达成一致想法再离开的;她同时也期待以后能和Sundheim有再次合作的机会。

去年,维京全球投资主要投资的医药股表现差强人意,导致维京全年亏损4%,虽然不多,却是1999年以来最严重的亏损。另一方面,维京首席执行官Halvorsen和首席投资官Sundheim也一反常态地掉出了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近来对冲基金行业时常被指责收费过高,回报却不能令人满意。巴克莱对冲基金指数显示,截至6月13日,该指数追踪的1570只对冲基金今年以来的平均回报率仅有4.1%,远不及同期标普500指数8.51%的涨幅。

即便如此,对冲基金的总体规模却在持续增长。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全球对冲基金总规模已达到3.07万亿美元,仅一季度就增长472亿美元。

主动缩减规模寻求收益增长

对比国内的基金市场上各大基金公司竞相发行新基金、冲规模的局面,像维京全球投资这样主动减小投资规模、退还资金的举动确实十分新奇。

以公募基金为例,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3日,公募基金市场上已有4301只基金,总资产规模达到9.18万亿元。近两年公募基金新发行基金激增,最明显的就是2016全年新增1100多只基金,新增规模7506.1亿元;今年以来基金发行略有放缓,也有480只新基金成立,新增规模870.2亿元。

一位资深基金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国内目前确实还很少听说有主动降低管理规模的基金。像维京全球投资这样的情况,首先基金主要管理人出现变动,基金的管理势必会随之调整。其次对于投资而言,都存在一个最优的资金规模范围,规模过大往往也不利于基金实现收益。

该人士还提到,据他了解,国内的私募基金也有主动限制规模的例子。比如某私募基金就采取不定期开放的形式,如果上个月基金收益达到目标,就开放基金的申购,如果收益未达标则继续封闭运营,以此控制资产规模过快增长,更重要的也是为了保证投资收益稳定。

记者注意到,维京全球投资并不是第一家选择将资金退还给投资者的对冲基金。2016年12月,对冲基金大佬David Tepper宣布,他掌管的近200亿美元对冲基金Appaloosa Management将向投资者返还20%的资金。这已经是David Tepper连续第六年向投资者返还资金,每年返还的资金大概为当年基金资产的10%~20%。专业投资杂志《Institutional investor》曾报道,David Tepper对2016年底美国的经济形势整体持乐观态度,虽然他认为特朗普新政将提振经济,但并不确定在新政初期,美国的企业是否能如愿从中获利。

主动选择“退款”的对冲基金也有各自不同的原因。今年4月,另一位大佬Jeff Ubben旗下的对冲基金ValueAct也宣布向投资者退还12.5亿美元的资金,因为基金管理人担心美股已经估值过高。Jeff Ubben在给投资者的信中提到,他们认为,目前的市场上已经愈发难捕捉到符合其目标的投资机会,退回资金的决定是基于近两年来基金投资结构的考虑,今后他们也会继续努力为投资者寻求收益。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维京全球投资 华尔街 Daniel Sundheim 基金规模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