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高盛报告引科技股暴跌!但如今并非 “互联网泡沫2.0”

第一财经APP 2017-06-12 12:40:11

上周最后一个交易日(6月9日),美国科技股大跌,原因不是英国大选冲击,而是来自国际投行高盛的一份报告。当然,各界早就对科技股的疯狂涨势心存担忧,高盛只是将之引爆。

高盛在报告中提及了FAAMG这个新概念,其分别代表脸书(Facebook)、苹果(Apple)、亚马逊(Amazon)、微软(Microsoft)和谷歌(Google)的首字母缩写。“FAAMG今年已经增加了6000亿美元市值,相当于一个香港(股市市值),比较一下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代吧。”高盛称,FAAMG市值占到标普500指数的13%,但却贡献了今年40%的涨幅,这些股票也是对冲基金的重仓股,外加如今波动率处于历史新低区间,3个月的期权价格也预示着FAAMG存在下调风险。

不过,高盛也将FAMMG与“2000年网络泡沫”时期的五大科技股做了详细比较,认为和当时相比,FAAMG在现金流、估值等方面都存在优势。

美股科技板块6月9日暴跌,盘中时刻,苹果一度暴跌将近6%,市值蒸发逾400亿美元;中概股集体下跌,京东大跌7%,阿里、百度跌超2%。

“即使近期存在下调风险,但今非昔比,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不是互联网革命的泡沫时代了,谷歌、微软等公司已经把网络和电子技术转化为机器和服务业,且占据行业垄断地位,所以所谓的‘科技泡沫’的说法对这些权重股并不成立。”资深电子工程师、美股交易人士张俊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渣打银行(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对记者表示,现时标普500指数市盈率为21.6倍,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市盈率为23.1倍。相较于大盘,科技股估值并未大幅高估,未来的税改预期仍有利于股价前景。

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的回报越发依赖FAAMG。来源:高盛

高盛预警科技股风险

2017年以来,“特朗普板块”势头趋缓,科技股的表现却极为吸引眼球。根据富达投资集团的数据,截至6月5日收盘,今年信息技术指数以21.34%的涨幅领跑所有标普分项指数,健康保健技术、互联网零售及科技硬件、存储/外围设备指数年内的涨幅均超过30%,而同期标普500指数的涨幅约为8%。

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价在6月5日接连刷新盘中和收盘纪录高位,成功跻身“1000美元俱乐部”,当日报收于1003.88美元,日内涨幅0.78%。Factset的数据显示,目前股价突破1000美元的美股有16只,巧合的是,亚马逊的股价6天前刚刚突破1000美元。

FAAMG波动性低于标普500指数和日常消费板块。来源:高盛

高盛提及,FAAMG如今的确创下了一些历史纪录,例如其波动率不仅低于标普500指数,也低于公共事业和日常消费板块。

但这些股票并非没有缺陷,例如FAAMG的股价在自由现金流升势趋缓的情况下仍在不断上行。高盛还称:“我们认为波动率越低,就意味着人们更可能低估这些公司业务潜在的风险,包括周期性风险、潜在监管变化(反垄断等)。值得担忧的是,如果重大事件导致波动性上升,就可能出现抛售,加剧下行风险。只要看一下3个月期权,其价格已经显示FAAMG将会比九大主要板块中的六大板块更为波动。”

FAAMG今年贡献了标普500指数40%的涨幅,高盛表示,看重公司成长性和价值的共同基金主要重仓苹果,而这五家公司占到共同基金总持仓的11.8%。

瑞银(UBS)也表示,FAAMG等科技股近期可能具有下行风险,尤其因为投资正在向其他板块轮动,“但可能这也只是短期的阻力,长期的营收增长故事仍然完好无损,就过去的经验来看,微软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后大跌62.8%,并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暴跌45.4%,但这种下跌在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长线图景上的小挫折而已。”

并非“互联网泡沫2.0”

当然,高盛并非一味唱空,其通过将FAAMG与当年互联网泡沫时期的五大科技股进行比较后发现,如今的FAAMG仍然更具优势。对比方面包括市值、自由现金流、估值、盈利等。当年的五大科技公司包括朗讯(Lucent)、思科(Cisco)、甲骨文(Oracle)、英特尔(Intel)和微软(Microsoft)。

互联网泡沫时期的五大科技股和FAAMG的对比。来源:高盛

报告提及,2000年五大科技公司的现金结余还不到现在FAAMG的1/8,但总利润和总资产显著高于当前的FAAMG,不过这可能是因为FAAMG更偏资本密集型。此外,当年的投资资本回报也高于现在,但高盛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公司现在用了加速折旧法。

就规模而言,FAAMG市值比当时的五大科技公司高出30%,但它们在标普500指数中的占比小于当年,2000年时的占比为15.8%,当前为13%。FAAMG在纳斯达克指数中的占比更大,达43%,也贡献了该指数今年涨幅的55%;在泡沫时期,五大科技公司的远期市盈率高达60倍,最便宜的股票市盈率也高达36倍。如今,FAAMG的平均远期市盈率仅23倍,只有亚马逊超过了30倍。

张俊杰对记者表示,对于科技股,特别是权重科技股,和其他权重股一样在市值上取决于四个方面,一是央行的货币政策,二是产品的领先性及未来预期,三是技术面,第四才是财务实际状况。“越是垄断性的科技股股价的高低越是取决于货币政策,其实所谓的泡沫与否不在于权重类科技股本身。”

在他看来,微软、苹果在自身的领域处于垄断地位多年,它们股价的波幅不会像亚马逊、脸书、特斯拉等那么大,但当它们在原有产品的基础上实现了技术突破或跨领域并购能够融合后,股价会持续上涨;对于谷歌或亚马逊,它们属于新兴权重科技股,产品预期以及企业构架都会决定其市值。

例如,Alphabet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谷歌搜索引擎持续的主导地位。此外,Alphabet的其他几个项目——无人驾驶汽车科技公司Waymo和Fiber,以及互联设备制造商Nest这样的企业也开始带来更多的营收;就亚马逊而言,其如今也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在线零售商,而是成为一家集电商、云计算、人工智能于一体的消费和科技巨头。

从基本面情况来看,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互联网应用并不广泛,客户群体也并不像现在如此之巨,当时的概念要远大于实际。一名经历过互联网泡沫的投资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00年以及之前一段时期内,美股只要能够沾上互联网概念,股价都会冲上天,没有人会去在乎基本面。但从生活中来看,那时几乎很少能够用到互联网,只能说那时候美股描绘的是一幅图景。

另一个与当年不同的证据就在于分红。当前,投资者所享受的每股分红率远高于当年。当年的科技潮期间,众多互联网企业往往大肆挥霍现金以求扩大企业。

上涨的节奏也颇为关键。当前纳斯达克100的上涨节奏比15年前“悠闲”不少——2011年至今的5年涨幅呈60度角,而当年光是1998~2000年的3年涨幅便已经呈80度角。

美股短期将遇震荡行情

其实,不仅仅是科技股,对于美股整体而言,在美联储加息逼近、特朗普政府财政刺激政策缺席的现实下,短线震荡在预想之中。

交银国际宏观研究主管洪灏的最新研究显示,在高风险偏好的市场环境下,全球大盘股都在跑赢,这个现象令人困惑。通常情况下,在高风险偏好的市场里,小盘股以及其他周期性资产,比如大宗商品和金融股,往往会跑赢。但铁矿石已经从今年3月份的高点下跌了30%以上,美国的金融板块回吐了今年年初以来大部分的涨幅。这是否蕴藏着大幅的下行风险?

“大盘(标普500指数)突破 2400点后,走得不坚决,所以 6月估计大概率还是震荡行情,指标体系显示暂时没有趋势性的行情了,因此我认为6月应该是大盘蓄力,进行板块轮动的时候。”资深美股交易员司徒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资金炒作科技板块已经有一阵子了,怎么可能持续上涨?所以是时候适度出货,并关注一下至今还没怎么表现的板块了,包括基础材料、能源、生化和金融。” 他称,6月10日,纳斯达克指数大跌2.4%,但是其成份股里有 22只个股是上涨的,领军的是银行、能源、材料和基建,“因此我不认为这次大盘回调,而是市场进入一个大规模轮动的开始。”

部分机构认为,当下半年美国减税政策明确后,美股有望再度攀升,虽然大盘股估值偏高,但小盘股可能仍存机遇。

(来源:第一财经APP,记者:周艾琳)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余冬梅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高盛报告引科技股暴跌 但如今并非 “互联网泡沫2.0”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