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范雨素”刷爆朋友圈!这个农村来的育儿嫂,写的第一句话就让人落泪

中国新闻网(id:cns2012) 2017-04-26 21:19:56

这两天,一篇名为《我是范雨素》的文章刷爆朋友圈。这篇文章的开头是这样的:“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一种罕见的老道。有网友感慨:没有激烈言辞,文字看似轻描淡写,却直击小心脏。

范雨素火了!

这两天,一篇名为《我是范雨素》的文章刷爆朋友圈。

这篇文章的开头是这样的:“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一种罕见的老道。有网友感慨:没有激烈言辞,文字看似轻描淡写,却直击小心脏。

▲生活中的范雨素 摄影/北青报记者 计巍

该文责编郭玉洁在公开发表的编者手记中表示,除了语言或者流畅感,最重要的是,该文有种道德力量。而读者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惊叹“老天爷赏饭吃”。

如果你觉得这是一篇网络爽文,那就错了。

这篇文章里的每一句话大概都有千斤重,比如“我在北京蹉跎了两年,觉得自己是一个看不到火苗的人,便和一个东北人结婚,草草把自己嫁了”,这语气冷静的像在说别人。

她的自传故事里有自己并不狗血但坎坷的人生:文字上的天赋,四处流浪,北漂,单身妈妈……也有家里兄弟姐妹的人生遭遇,那些完全是底层农民生活样本。比如说她患病大姐的遭遇:大姐姐在二十岁那一年,发了一次高烧,医治无效,死了。

“没有激烈言辞,甚至没有突出的感情色彩,作者是自己人生的亲历者,也是周围人人生的记录者。大社会,小人物,跃然纸上。”有网友这样评论。

范雨素是谁?

44岁的范雨素是湖北人,目前在北京做家政女工。她说自己不靠写文章谋生,原本只想挣点儿稿费。来自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打伙村的范雨素只读完了初中,然而在遍读上世纪80年代在她在村子里能找到的小说和文学杂志后,她“想去看看更大的世界”。

20岁的范雨素一路北上,来到距家乡千里之外的北京。在饭馆做服务员,但她形容自己“很笨”,会摔一跤把盘子打碎。结婚五六年经受了男人的酗酒和家暴,她离开了丈夫,带着两个女儿自己打工过活。

范雨素现在住在东五环外的皮村,那里有众多小型加工厂和打工者租住的平房。初到皮村,范雨素陆陆续续搬了好几个地儿,最后以300元每月的价格租了一户四合院里的8平方米单间。这间朝南的房间有一块大玻璃,阳光可以洒进屋子,“特别幸福,有安全感。”

她和几十位有文学兴趣的打工者组成了文学小组,在老师指导下开始写作。“活着就要做点和吃饭无关的事,满足一下自己的精神欲望。”范雨素说。

▲范雨素与女儿

皮村“工友之家”文学小组开课,范雨素听了一年。起初,因为小女儿要看管,她在和皮村相邻的尹各庄村找了份在打工子弟学校教书的工作。打工子弟学校工资低,一个月只给1600元。小女儿可以独立上学、回家之后,她就去做育儿嫂,一个月给6000多元,每个星期回来看一次小女儿。

在离乡多年的打工生活里,范雨素和谁交往都是点头之交,有时甚至害怕见生人。后来,她翻了很多心理学书籍给自己治“社交恐惧症”。她担心,一旦恶化,自己就成“抑郁症”了。范雨素说,一路走来吃了很多苦,她的心好像变得很柔软。写小说就是自己的精神寄托,她没有想过很多复杂的事情,比方说买房子,也从来没有想过养老。

对话范雨素

两个出版社找过来出书

问:知道《我是范雨素》这篇文章在网上火起来吗?

范雨素:24日晚上知道的,有两个出版社晚上打电话找我出书。

问:您当时什么反应?

范雨素:根本没有想到,超出想象力了。我没想到这篇文章会火,我是靠苦力吃饭的,不靠写文章谋生,我连打字都不熟练。像我们这种养孩子的,就想赚点钱,正好正午(微信公众号)给稿费。而且我也没写过多少东西, 没有感情我写不出来。

问:《我是范雨素》这篇文章是什么时候写的?

范雨素:当时我想写我的母亲,是带着感情写的,因为心疼我的母亲在帮助村子里移民的过程中被拽伤胳膊,一腔感情的写了一篇《母亲》。发给正午的编辑,老师说我写得很好,问我能不能再加点我自己的,就能发了。人家老师都这么说了,还夸奖我,我就加了点自己的东西发了。

▲范雨素的书稿

希望孩子可以上重点大学

问:听说因为今天想要采访您的人太多,您不得不请了一天假?

范雨素:对,我现在在做小时工,我一开始不想接受采访,我有社交恐惧症,平时都独来独往的。

问:您的两个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范雨素:大女儿现在去上海做速记员,自己很独立。小女儿在河北衡水的一个私立学校上初中。

问:为什么会选择衡水的私立学校?

范雨素:之前在杂志上看到这所学校,就送她去了,这样她可以在河北参加高考。否则她没有学籍不能高考。这(皮村)附近也有很多“黑学校”,但没有学籍,教学特别差,其实就是找个地方把孩子圈起来。

问:您在文章中提到说给孩子买了一千斤的书,您对孩子的教育还是很注重的?

范雨素:其实我看见她们两个就觉得愧疚,对不起他们,给她们的条件太差了,作为一个母亲很对不起他们,如果条件好,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上重点大学,像别的家的孩子一样。教育包括家庭教育、社会教育、自我教育, 我觉得家庭教育和自我教育是最重要的。

“但我是个弱者”

问:在《我叫范雨素》里,您说自己的母亲是一个很强悍的人,您希望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也是这样的人吗?

范雨素:但我是个弱者,以弱者的身份领着我的孩子。

问:您说您会去拥抱乞丐,而您的大女儿下班也会双手将果汁拿给流浪的老奶奶,为什么这么做?女儿也受到您的影响?

范雨素:对,给别人点尊严,别人对我做不到,我尽量对别人做到。我改变不了大环境,但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我自己,尽量给我的孩子做好榜样。

问:写作是您的精神寄托吗?

范雨素:对,我没有想过很复杂的事情,比方说买房子,也没有想过养老,所以也没有什么精神负担。

至少还会在北京呆十年

问:您经常参加皮村的文学小组吗?

范雨素:有兴趣参加,老师让我们写作品。我自己也看过很多文学书,而且当时有时间,来了一年,如果没有时间肯定来不了。有老师给我们上课,为了我的古典文学修养,老师还给我找了几本古诗集。而且我手写的稿子, 小付(文学小组组长)会帮我打出来,因为我这手,打字速度很慢,打不好,我都是用手写出来。

问:您看的最多的一本书?

范雨素:《沧浪之水》。他们都说是一本官场小说,我从来没有把它当成官场小说,那个作者一直在反反复复审视自己的灵魂,我也经常会想(这些)。

问:您怎么看待北京这座城市,会在这里一直呆下去吗?

范雨素:我很喜欢北京这个城市,喜欢北京书多,国图和首图都很熟悉,两个月去一次。至少还会在这里呆十年吧,等我的小女儿在北京上完大学。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陶玥阳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范雨素
最新评论(1)
  • default-avatar

    每经网友 2017-04-27 06:18:32

    好样的

    [0]

更多精彩评论 下载每经APP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