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独家:拖欠中国联通超过8000万元 分享通信或因股东纷争面临重大调整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3-01 19:31:16

分享通信集团表示,在这次危机中,若没有妥善解决用户、员工的善后事宜,都会直接影响虚拟运营商正式牌照,也会大大影响虚拟运营商在用户心目中的形象。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蒋佩芳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图/视觉中国

每经记者 蒋佩芳 每经编辑 卢祥勇

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近几日话题不断,先是微博上有该公司员工自曝被拖欠工资,随后坊有消息称,该公司不仅拖欠300多个员工三个月工资,更因欠债8000万撑不住了等。

“拖欠中国联通的欠款不止8000万元,且数字很大。” 3月1日下午,分享通信集团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证实了传言,但并未说出具体欠款数字。至于具体缘由,分享通信集团方面表示“目前正在面临重大调整,下周在北京召开记者会就传言予以解答,并公布其股改方案等信息。”

虚拟运营商处境艰难

为进一步促进移动通信市场竞争,2013年12月,工信部发放了首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2014年,申请到虚拟牌照的试点运营商,开始陆续向市场推出正式的商业品牌及业务服务。

所谓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是指虚拟运营商从拥有移动网络的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如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等)购买移动通信服务,重新包装成自有品牌并销售给最终用户的移动通信服务。

截至目前,虚拟运营商发展的用户数已经达到3100多万,但是日益增长的用户背后,是虚商难以盈利的窘境。批零倒挂的业务模式以及传统通信业务的需求饱和,让虚拟运营商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加之工信部以及全行业近来加大力度于实名制上的监管,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2016年7月,工信部对部分虚拟运营商的在网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进行了数据抽测,在抽测的8家1企业中,垫底的是分享通信,其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为仅为91.30%。然而这已经不是分享通信第一次被“点名”。

2016年4月,央视以“失控的170号段”为题报道了虚拟运营商实名登记制度落实不到位、170号段成为通讯信息诈骗重灾区的情况,工信部即紧急约谈了三家实名制落实不到位的移动通信转售企业,其中也有分享通信。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时就曾表示,“虚拟运营商刚开始为了发展用户,各种制度、服务不够健全,其中就包括实名制问题,因此,对诈骗分子来说,获得虚拟运营商的号码更容易。”

时至今日,许多用户对170/171虚拟运营商主叫号码有抵触,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六个一律”防诈骗指南中,第六条就是:“所有170/171开头的电话一律不接”。

付亮指出,“管理不够完善的虚拟运营商在实名制上有漏洞的话,有可能被监管部门罚款甚至暂停虚商服务的资格、吊销牌照,这对虚商来说,影响是比较大的。事实上,实名制对所有运营商都是一个基础条件。”

分享通信或面临重大调整

据了解,分享通信集团于2014年正式发布其虚拟运营商品牌“分享通信”,并先后获得三大运营商的通信转售业务,目前其发展的用户也不在少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得了一份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于2月7日发给分享通信集团的《关于请按约谈要求上报有关情况的函》,该函件被标明为特急,大致内容如下:1月26日,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以就中国联通发给分享通信集团、抄送工信部的《关于移动转售业务逾期未付款项的函》事,约谈了分享通信集团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蒋志祥,并就保障用户合法权益提出明确要求。要求分享通信集团将有关处预案,包括停止发展新用户、停止发售抽纸卡,向社会和用户发布公告以及用户善后处理方案,于2月8日先前书面反馈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

值得注意的是,加入分享通信号段被相关电信运营商收回,分享通信的用户损失将如何解决?“并非像传言中所说的分享通信要倒闭,如若真的那样,可能会直接影响到今年虚商牌照是否还能正式发放,近千万用户停机,全国一万多直接员工失业。”分享通信集团内部员工陈琛(化名)坦言。

陈琛向记者强调,外部人来看这个事肯定认为是没钱了,所以会拖欠。实际上并非是钱的问题,由于股东纷争,公司的钱进不来也出不去,然后就只能拖欠着。

在记者获得的另一份函件中,作为分享通信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蒋志祥曾于2017年1月20日向分享通信集团的股东北京天润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天润伟业”)致函。在这份名为《关于股东天润未配合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中,蒋志祥表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困难,在1月3日就要求天润伟业前来协商,而直至1月20日仍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据陈琛透露,在分享通信集团的股权中,董事长蒋志祥占股51%,天润伟业占股49%,其法定代表人是贾树森。“贾树森不签字同意增资方案,也不同意撤出方案”。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记者查阅了分享通信2015年企业年报。该年报上显示,蒋志祥实缴出资金额约2855万元,天润伟业则实缴出资金额约2743万元,由此证实了陈琛的说法。

陈琛表示,集团目前根本无法找到贾树森,就这么耗着,直接影响就是导致分享通信市场运营完全停滞,拖欠员工的工资发不出来,分享通信集团因此或面临重大调整。

对此,分享通信集团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无论分享通信会不会倒闭,在这次危机中,若没有妥善解决用户、员工的善后事宜,都会直接影响原定于今年5·17电信日即将发放的虚拟运营商正式牌照,也会大大影响虚拟运营商在用户心目中的形象。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分享通信 中国联通 虚拟运营商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