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朱民:政策风险和利率汇率风险是2017年主要风险

新浪财经 丨刘丽丽 2017-02-20 14:18:12

2017年的世界经济,一是基本面低迷,二是特朗普新政产生一系列对基本面的冲击,市场情绪开始发生变化。但也出现了拐点,包括利率拐点,也包括宏观政策拐点、政治格局拐点。他认为,政策风险和利率汇率风险是2017年主要的风险,金融市场波动加大是必然的。

2月20日消息,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CMRC中国经济观察”第48次季度报告会上表示,2017年的世界经济,一是基本面低迷,二是特朗普新政产生一系列对基本面的冲击,市场情绪开始发生变化。但也出现了拐点,包括利率拐点,也包括宏观政策拐点、政治格局拐点。他认为,政策风险和利率汇率风险是2017年主要的风险,金融市场波动加大是必然的。

“现在全球经济面临着宏观外部环境,是一个低位的均衡状态。不是危机,但它很低。我称之为低增长,所以如果往前看的话,称之为低增长,低通货膨胀,低利率,低投资,低贸易,低资本流动,低油价”。朱民说。

对于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朱民认为,理解危机很重要,“因为危机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这个影响其实超过了我们的想象”。“危机把全球GDP的水平硬给压到了一个低的水平,这就是形成今天全球经济低位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不是危机,但把整个水平压下来了,理解这个非常重要。因为这个危机,对整个资源的再配置,对生产力的破坏性是很大的”。

朱民表示,危机以后潜在的经济增长速度下跌非常快。2015年到2020年,新兴国家继续下降,发达国家仍然在低位,全球的潜在投资的增长速度在放慢,整个投资在下降。因为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也在下降。“危机对全球经济有两个影响,一个是压到了低的水平面,第二个是动态方面把增长的速度降下来了,这是根本的结构性变化”。

但是,特朗普的上台,增加了一个变数。“其实他主要的影响,是改变了关于经济走势的故事,这个很重要”。朱民认为,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整体目标是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增加国内投资,提升出口,增加就业和工资,提升长期竞争力,达到年度经济增长3.5%到4%。

朱民表示,虽然特朗普说的有道理,但“这是几乎不可能的野心”,“这个政策好,问题在什么地方呢?他说了很多事,其实也反映了美国的实际需要,但没有人知道怎么做,这是第一个问题。他没有细节,他没有团队。第二个,他所有的政策要做的话,组合政策的协调一致是非常困难的,技术上不是那么容易。政府上也会产生很多的问题”。

他认为,虽然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实施起来困难重重,但已经引起了市场的反映,改变了市场的预期。第一个比较重要的变化是,“市场在特朗普以前一直对美联储的利息预期在比较低的水平,一直认为美联储不会强劲加息。这很重要,因为市场的预期利率水平决定了全球资产配置的基准率。在特朗普之前,美联储一直说加息,从2015年加了一次,一直不动,一直是美联储的加息预期向市场的预期靠拢。在特朗普之后,现在市场的预期可能向美联储的曲线靠拢。这根曲线变化,整个市场就全部变了。这个差距我们就称之为风险溢价”。

市场预期第二个比较大的变化就是美元走向,“八十年代美元走强是第一个高峰,九十年代是第二个高峰,现在是第三个高峰。从特朗普当选到现在美元走强已经7.2个百分点,现在还没有回落,会继续走强,这是因为财政刺激政策和货币政策加起来,一定会推动美元走强”。

朱民总结了2017年面临的几大拐点:

首先是货币政策的背离。美国利率开始走强,日本零利率,欧洲是负利率,货币政策汇率的变化继续分化。与此同时,美元走强,英镑在跌,日元在跌,包括印度、巴西、俄罗斯等等货币都在下跌,货币政策的波动不可避免,是今年乃至未来一两年主要的波动。

更有趣的是第二个拐点,利率水平变化的拐点。利率水平开始上升,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特朗普之前所有的讨论是利率为零能维持多久,特朗普之后所有的讨论是利率会上升到什么水平。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金融市场的冲击和含义。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变化。

与此同时,美国十年期的债权,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逐渐下跌,今年开始跌到1%以下,特朗普上台以后上升到2.2%左右。通货膨胀的水平开始激增,通货紧缩开始向通货膨胀发展,因为财政政策的赤字作用。

“很多人一见面就问我,今年美联储会加几次息,两次还是三次?我说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美联储已经进入加息的上升通道,利率只会往上走,不会往下走,这决定了所有债券市场的价格,这个最关键”,朱民说。

与此同时,收入分配在一个很恶化的阶段,中等收入的占整个收入的比重急剧下跌,收入分配的影响最终促使民粹主义急剧上升。整个社会的政治格局变了。因为民粹主义的兴起,国内政治变成一个主要的政治不确定因素,进一步演变成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不确定性。这是一个巨大的全球政治格局的变化和拐点。

最后,朱民的结论是,2017年全球经济运行是低位的。美国经济金融走势是全球最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政策风险和利率汇率风险是2017年主要的风险,金融市场波动加大,这是必然的”。

责编 陶玥阳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2017年主要风险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