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每经网首页 > 观点 > 正文

沈豪杰:在中国,如何成功创建人工智能小镇?

新华网 2017-01-25 17:24:48

下人工智能小镇的商业模式和一般的经营模式,主要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人工智能小镇的建设,需要构建一个庞大的社会协作关系的网络。第二,传统的地产商无法单独承担这一使命。第三,纯粹的创业投资机构无法单独承担这一使命。第四,政府也无法单独承担这一使命。

2017年1月8日,在中国城镇化促进会指导下,由智能社会专业委员会、上海三盛宏业、曙光星云联合主办的2017年中国新型城镇化论坛暨人工智能+产城融合发展论坛,在京顺利举行。围绕“人工智能+产城融合发展”议题,与会领导、专家学者展开了深入研讨。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执行董事沈豪杰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发表演讲。

演讲全文:

近20年来,中国有幸抓住了信息化浪潮的机会,并引领了全世界新一轮经济的高速增长,奠定了中国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地位,这个颠覆性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刚刚经历的IT革命,马上将迎来数字科技的时代,现象级的表现,就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人工智能对中国未来的影响是很明显的,第一,人工智能成为经济的第一驱动力。第二,人工智能的迅猛迭代,将使得机器具有自主意识,能够自我实现完善升级。第三,要有基于人工智能的机器学习能力,这将改变传统的生产方式。规模、标准化,不再是企业竞争力的体现,取而代之的是灵活性、个性化和更好的用户体验。

人工智能正在给中国带来一个绝佳的机会,这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中国作为全球第一的人口大国,拥有全球最大的互联网人群,从而使得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数据资源,进而为人工智能的产业化提供了海量的市场和底层土壤。

第二,中国人口数量红利趋于下降的大背景,推动人工智能的规模化应用,可以有效降低中国劳动力成本。

第三,以产业引领创新,助力中国企业超越国际企业。

中国在发展人工智能方面存在很大优势。比如说腾讯和阿里的大数据,华为和中信的硬件科技,大江科技的传感器应用等,上述这些产业生态,为中国人工智能的产业孵化提供了底层土壤。举一个典型的例子,几年前,硅谷的人工智能创业者获得天使轮投资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硅谷寻找配件供应商,再辗转到深圳的配件厂开模,形成产品原型后,再邮寄回硅谷。现在的模式是硅谷的创业者获得天使投资以后,直接飞到深圳来找到中介渠道快速形成产品的原型后,再飞回硅谷获得相应融资,这说明中国在人工智能的相关产业链的上下游已经具备了全球化的竞争优势。

中美两国人工智能的竞争力,从数量上来看,美国现在是全球第一,中国是全球第三。从投资的分布上来看,中国排在第三位。从专利数据上来看,中国目前在第二位,美国在第一位。以上数据说明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确实具备了一定的先发优势。

但是中国在发展人工智能产业方面也存在着一些劣势,主要表现在这几个方面,第一是创业的盲目性,大量的年轻人在毫无经验和资源的背景下盲目创业,无效创业,在浪费社会资源的同时,也使得个人生活陷入窘境。

第二,创业成本较高,精益创业较难实现。

第三,由于创业者之间的空间分布比较分散,导致创业要素之间的交流成本和交易成本较高。比如说产品经理在深圳,可能销售人员在上海,资本供应方在北京,这样就会提高要素之间的交易成本。

第四,产业发展的软性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比如说缺乏必要的青年创业的指导平台,缺乏必要的产业资源的数据库,缺乏帮助产业者精益创业的组织等。

第五,缺乏一个融工作和生活于一体的人工智能产业从业人员安居乐业的场所。现在人工智能产业,大多数集中在全国的一线城市,但是一线城市的居住成本,房价高到了令创业者望而却步的程度,如果有居住成本低,就业机会多的地方,必然会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人工智能产业。

上述的种种障碍,无法依靠市场自发解决,所以我们认为政府有必要建设一个类似于云功能的创业平台。创业云平台,既是一种特定的组织形式和特定的机制安排,也是一个具体的物理空间,应该能够为无数的创业者提供创业的资源支持,然后使创业者依靠这个云平台成为一个个轻负担、高活跃度的端,从而快速形成产业聚集,同时也是人工智能创业者安居乐业的场所。这样一来就能将人才、创意、技术、资本和周边配套服务等创业要素吸引过来,不同的创业者之间低成本、高频次的交流和交易行为,将大大降低创业成本,降低项目的不确定性,以及缩短项目孵化的周期,同时由于不同思想的激荡,加上资本的催化,又会加速细分产业的多样性,扩大产业向上下游延展的深度。

我对中国人工智能小镇的功能定位做了四个方面的展开,第一做产业资源的交换中心。要使入住的大公司、小公司和草根创业团队各取所需,降低各主体之间的交易成本。

第二成为产业孵化、研发和支持中心。在这个平台上,将会有更好的资本服务,更多的投资机会,更集中的思想碰撞,更快的知识传播和更广阔的数据。

第三,要成为产业传媒中心。在这个平台上用户可以获得更快、更前沿的资讯发布。

第四,要成为产业从业人员的生活中心。人工智能小镇,绝非一座阴阳之城,而是一座全天候、24小时的小城。

人工智能小镇由八大要素构成。

第一,要有金字塔层级形分布的相关企业群。

第二,是要有足够数量和便捷的资本供应者。人工智能是一个严重依赖资本供应的产业,如果入住的企业不能快速地与资本实现对接,或者获取资本的交易成本太高,很难形成磁吸效应。

第三,一批专业的传媒机构。

第四,要有产业的组织者和协调者。我认为,最恰当的产业组织者或者协调者就是政府和创业投资机构,政府的角色在于通过一系列的产业政策吸引人工智能相关的企业和从业人员入住;创投机构的角色,是通过创业要素,把他们聚合到一起,最终形成一个人工智能的生态系统。

第五,要有一批专业的中介服务机构。大家都知道,现在很多的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会面临一系列的拦路虎,比如说复杂的行政活动,居高不下的管理费用,陌生的资本市场规则等,我们机器人小镇初步的构想,是通过产业管家服务公司软性的基础设施帮助企业家专注于自己擅长的事情。

第六,要有合适和完备的产业基础设施,包括软件和硬件。软件包括恰当的产业政策、产业管家服务公司、产业发展数据库等。硬件包括办公楼、大型会议场馆、五六基础设施、大数据中心、休息服务场所。

第七,要有一套融产学研于一体的产业大学和培训中心。

第八,要有生活娱乐设施,这是人工智能小镇的八个要素的构成。

下面讲一下人工智能小镇的商业模式和一般的经营模式,主要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人工智能小镇的建设,需要构建一个庞大的社会协作关系的网络,没有哪一个组织和个体可以单独完成这个使命。

第二,传统的地产商无法单独承担这一使命。

第三,纯粹的创业投资机构无法单独承担这一使命。

第四,政府也无法单独承担这一使命。像人工智能小镇这样需要重大资本投入,并且需要组织如此庞大社会协作关系的产业基础设施工程,需要政府、创业投资机构和传统地产商通力合作才能完成。必须通过一定的利益纽带将他们捆绑在一起,这个纽带,就是要由政府、创投机构和地产商联合成立一个人工智能小镇的科技地产基金。比如人工智能小镇科技地产基金的一个基本模式,一边是股权投资,一边是短期的项目投资和项目运营。

科技地产基金基本的投资模式有四种,通过服务换股权、租金换股权、产权换股权和现金换股权。

这样做的优势在于,第一,低风险。基金只承担一些劳动付出和员工的工资成本,却不用实现承担项目资金投入的风险。

第二低成本、高收益。基金通过免费的服务,获取大量的项目资源,并且获得最宝贵的一手资料,节省了尽职调查的费用。

第三,就是可以控制产业链的上游,从而确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个绝对影响力。

政府引导让利和市场化运营并驾齐驱。像产业管家服务公司、产业数据库、园区内硬件基础设施等项目的投资周期长、见效慢,一般的社会资本不愿意参与,因此需要政府引导。而对于入住企业的估值、投资以及各项服务则需要按照市场化来运作。

第四,政府和企业、居民和社会都得利。对政府来讲,意味着产业的聚集,产业结构的升级,当地经济的发展和就业的促进,还能与企业一起成长分享红利,以及获得长期的税收。对企业来讲,意味着降低了经营成本和交易费用,可以享有更多的服务、资本对接和发展机会。对居民来讲,意味着更高的收入,更多的就业,更多的资本增值。对社会来讲,意味着产业组织的壮大和基础设施的改善。

以上就是我对人工智能小镇的一个初步构想。

责编 陶玥阳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创建人工智能小镇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