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国际大空头押注一年仅赚0.2% 做空人民币没那么容易!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1-25 00:39:43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还表示,做空人民币,首先要有人民币。尽管近几年离岸市场发展的很快,但目前境外人民币的流动性相对来说依然比较小。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张喜威 每经编辑 姚茂敦    

每经记者 张喜威 每经编辑 姚茂敦

再过几天,中国即将进入春节模式,不少人正拿着不菲的年终奖,准备回家过年。而刚刚过去的2016年,让一些做空人民币的国际机构备感尴尬的是,他们的业绩很难看。

2016年,看空人民币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少海外投行押注人民币贬值,加入做空人民币的行列。然而,让人颇感意外的是,作为最为坚决人民币空头——位于美国丹佛的对冲基金Crescat Capital 2016年却几乎没有盈利!

据外媒报道,Crescat Capital的首席投资长史密斯(Kevin Smith)称,做空人民币不像人们想的那么容易。该公司2016年做空中国市场的回报率仅为0.2%。

值得注意的是,Crescat Capital最近几年坚定看空人民币走势,并且一直在做空人民币。2016年初,该公司一度预言人民币会在两年内贬值70%。这样一家意志坚定且经验丰富的对冲基金,为何在2016年几乎“颗粒无收”?

1月24日,多数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Crescat Capital做空人民币的低回报率,有一定的代表性。近年来,做空人民币的交易总体表现不佳。

知名外汇专家韩会师表示,做空一种货币并非看对趋势就能挣钱,多数投机资本做空人民币需要首先融入人民币,且很多投机资本借助衍生金融工具,如远期、期货等做空人民币。这面临两个风险:一是人民币融资成本的波动,二是人民币汇率的短期波动。即使看对了人民币贬值的大方向,但如果踩错了时点,或者遇上人民币融资成本大幅上升,都可能遭遇损失,甚至是较大的损失。

人民币“死空头”猜不到结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Crescat Capital数年前就开始做空人民币,并将做空的范围扩展至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与中国经济密切相关国家的货币。

2016年3月,财新网就报道称:“Crescat Capital有大约8700万美元资金在过去两年卖空中国,而且不久前曾预言人民币会在未来两年贬值70%。”这篇报道还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称,Crescat Capital 和香港Bright Stream Capital 开始做空在美国上市跟踪中国和韩国的ETF,以及相关国家或地区货币,其中Crescat Capital 1月回报率为4.4%,Bright Stream Capital宏观基金1月上涨了2.8%。此外,由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是矿业大国,受中国发展影响很大,因此也有许多基金“曲线做空中国”,做空大矿场Rio Tinto和Fortescue, 或者加拿大和澳大利的货币。

2016年7月初,有海外媒体报道称,Crescat Capital的首席执行长史密斯增加了人民币空头头寸。

史密斯当时表示,截至7月5日,Crescat Capital做空人民币已获利近7%。他还称,人民币空头头寸是该公司旗舰基金规模最大的持仓之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6年全年,在美元指数上涨3.7%左右的情况下,人民币对多数主流货币出现明显贬值,CFETS人民币指数也下跌了6%,其中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下跌超过7%,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下跌6%。单从这些数据来看,对做空人民币的对冲基金而言似乎是好事。但Kevin Smith们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没有猜中故事的结局。近日,史密斯对一家外媒表示,做空人民币并不像人们想的那么容易。Crescat Capital2016年做空中国市场的回报率仅为0.2%。

这些机构都在做空人民币

实际上,在过去几年中,加入人民币空头阵营的海外投行、对冲基金远不止Crescat Capital 一家。据凤凰国际iMarkets2016年12月报道,在中国名声向来不好的人民币大空头Kyle Bass(凯尔·巴斯)就坚持认为人民币会贬值30%。

此外,做空人民币的对冲基金经理还包括:美国著名对冲基金经理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2016年1月,此人在年度致投资者的信中表示,其从2015年就开始做空人民币,并称2016年要继续做空中国。

与此同时,2016年1月,著名交易员、亿万富豪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和对冲基金经理泰珀(David Tepper)已经对自己的头寸进行部署,押注人民币贬值。据了解,德鲁肯米勒及其前门生施赖伯(Zach Schreiber)自2015年以来均已建立大量人民币空头头寸。而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麾下的Greenlight Capital Inc.也持有押注人民币贬值的期权。

紧接着,2016年5月,纽约对冲基金NWI Management LP首席执行官Hari Hariharan表示,看空情绪有抬头的迹象,游戏重新开始了,他们需要人民币贬得更多,要重新快速建立人民币空仓并不那么难。但Hariharan并未透露自己的人民币仓位。

此外,2016年11月,华尔街投行高盛则把做空人民币列入2017年首选交易建议。同月,法国兴业银行策略师Jason Daw也推出两个看空人民币的交易策略。

从上述对冲基金和交易员的操作不难看出,在众多做空工具中,除了人民币期权外,还包括外汇期货、远期合约、掉期交易等方式。

做空人民币赚钱并非易事

尽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能查到上述人民币大空头的具体“战绩”,但多数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Crescat Capital做空人民币的低回报率,有一定的代表性。近年来,做空人民币的交易总体表现不佳。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就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般来讲,在市场投机行为非常严重的情况下,监管层会对做空者实施严厉的惩罚等措施,即央行随时可以遏制人民币的跌势,这将使对冲基金在做空人民币的时候面临较大的困难和风险。此外,从某种程度上讲,由于做空人民币的对冲基金数量不少,无疑也推高了交易成本并限制其投资回报率。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也告诉记者,相比2015年,人民币在2016年的贬值预期有所加强,但监管部门也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2016年2~4月,在外部压力趋缓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波回升,这可能也是对冲基金交易出现失误的原因。另外,在市场预期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的时候,正是监管部门加强预期管理,稳定外汇市场的时候。而这也是每个国家货币当局的职责所在,理应保持汇率的基本稳定。

刘健还表示,做空人民币,首先要有人民币。尽管近几年离岸市场发展的很快,但目前境外人民币的流动性相对来说依然比较小。

韩会师则认为,2017年美元对人民币仍有进一步攀升的动力,这主要源自境内的人民币贬值预期仍未消散,企业和居民个人的购汇意愿仍然较强。但在目前的监管框架下,境内购汇规模已经很难上升,目前以出口企业为代表的有外汇收入的市场主体结汇意愿低下,是人民币贬值压力的直接来源,而结汇意愿低下源自贬值预期。通过加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双向波动,打破人民币对美元2014年以来的震荡贬值趋势,是淡化单边贬值预期,激发出口企业结汇动力的前提条件。

刘健则表示,中国的资本账户还没有完全放开。从这个角度来看,监管部门有能力、有手段维护汇率的基本稳定,合理引导市场预期。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