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深化改革是走出“不确定性”的关键

每经智库 丨何志成 2017-01-24 11:26:09

2017年是全球经济形势最难预测的一年,也是中国宏观经济起伏最大的一年,不确定性可能纠缠我们一整年。走出“不确定性”的关键,唯有坚定不移地推进深化改革。

作者:何志成

2017年是全球经济形势最难预测的一年,也是中国宏观经济起伏最大的一年,不确定性可能纠缠我们一整年。其中最大的不确定性或许是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走向,第二就是宏观经济调控政策的变数。而走出“不确定性”的关键,唯有坚定不移地推进深化改革。

对特朗普来说,让美国再度伟大,没有中国支持不行,但中国的强大,很可能威胁到美国(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是这么认为),他是左右为难。中美博弈,将决定中国深化改革的“深度”与“广度”。2017年,中美关系要过几道坎。特朗普不希望看到强势美元,更不希望看到人民币汇率急跌,包括持续贬值。特朗普说美元太强,人民币汇率太弱,对此,中国政府已经通过人民币汇率适度升值给了他一个台阶--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自高点回落了1500点左右。2017年,人民币汇率是“晴雨表”,不仅是中美关系的“晴雨表”,也是中国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中美贸易战开打,大量资本会回流美国,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将大涨。谁得利?肯定不是美国。

习近平在瑞士以经济全球化为主题发表演讲,就是告诉全世界,中国将义无反顾地走市场化路线,走改革开放路线,他希望美国人民能够听懂,不知道特朗普是否听得懂。中国坚持深化改革的目的就是改变中国,就是融入世界。世界很大,特朗普一个人说了不算,美国一个国家也说了不算。但我们还是希望中美关系能够稳定,新型大国关系能够被确立。

展望2017年的中国经济,难点很多。比如说,人民币汇率改革是加快,还是停滞,国内争论很大。从市场化改革角度讲,从中国长治久安的角度讲,人民币汇率应该市场化,应该自由浮动(有管理的)。但从稳增长的角度讲,中国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大起大落无所适从,如果人民币真的自由浮动--其实,目前的人民币汇率已经比自由浮动还“剧烈波动”--很多企业要倒闭。人民币汇率不能完全放开,甚至连“前景”都不能讲,这是大麻烦。但国际社会对此有严重的要求--包括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以什么为标准,都与人民币汇率改革相关。在适当的时机,人民币汇率会成为“武器”,它可以适度走强,但更可能大幅度走弱。中美关系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争论,不应该以涨跌多少为焦点,而应该以能不能加快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为焦点,关键点在如何通过良性互动促使中国加快实现“自由浮动汇率制”(有管理的)改革。

让中国政府减少对汇率市场进行干预,内外部的市场环境很重要,首先是必须建立绝大多数企业能够自由参与的人民币汇率市场,同时提醒企业家,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的时代要来了,然后是国际社会要帮助中国,减少或者制约恶意做空(包括做多)的投机者。本来,中国政府包括中国央行已经与发达国家有沟通机制,后者也比较体谅中国(人民币加入SDR就是证明)--对人民币汇率管理缺乏经验--但特朗普要硬来,很可能事与愿违。中国政府的最终目标肯定是市场化,尤其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要市场化,但不能急,人民币汇率改革需要时间。这一点,美国政府以及国际社会应该体谅。

2017年是中国决心深化改革之年,也是宏观经济艰难“市场化”改革的一年。全球通胀回归是大概率事件,中国物价上涨超过3%的可能性不小(尤其是农产品),人民币汇率也在持续贬值预期中,中国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靠什么保值增值,手里储备的人民币怎么才能形成能够躲避物价大幅度上涨的“资产”?

多少年来,房地产市场为什么火爆,因为它毕竟比收入和物价上涨慢。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抗通胀,起到保值作用。房地产市场是恶魔,但它仍然是老百姓躲避物价上涨的唯一“出路”。但房价暴涨的结果,肯定是暴跌。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真是让人又恨又爱,又喜又忧。房价跌了,宏观经济风险立即暴露,房价大涨了,各级政府立即恐慌,尤其是中央政府。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怎么限制“炒作”?限购、限价、限贷,全都是非市场化办法。结果呢?必然是政策面反反复复,房价大起大落。2016年,一线、二线房地产市场起初低迷,很快火爆,但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仍然低迷。调控的结果,还是与管理层的意愿背道而驰。怎么才能解决问题呢?我们要在“房子是用来住”的原则下做文章,在人口流动上做文章。现在超级大城市不仅拥挤,而且居住环境越来越差。为什么?老的不走,新的涌入,能不能让老人走,让新人慢一点涌入呢?医疗,教育,都有大文章可做。如果老年人看病可以全中国报销,离开超级大城市的老人会越来越多;如果三四线城市的教育水平能够跟上来,年轻人就不会急着到一二线城市买房。我们已经发现,在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过程中,各地的政策差异越来越大,但基础设施建设与医疗、教育的改革没有跟上。结果导致,一线城市,包括很多二线城市,不得不以限购限价为主,房地产市场的市场化功能在消退,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始终低迷,至今想不出去库存的好办法。还是调控的思路不对呀,要想办法让三四线城市成为吸纳人才的城市,成为宜居的城市。

2017年 ,一方面是收入预期在下降,很可能导致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更加萧条;另一方面是物价上涨预期强烈,尤其是优质教育,它使得年轻人不得不挤向超级大型城市,导致房地产市场的“刚需”集中度很高,买房就是买教育,买安全,避险(物价大涨之险)需求很可能导致大型城市的房价突然间再大涨--重庆就是例子。

中国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最大问题是至今找不到从“根本上”解决的好方案,而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既与房地产行业事实上绑架了宏观经济相关--没有房地产,GDP将大幅度下滑,依赖房地产,最终不是办法;也与政策面始终没有找到(极少数城市)房价大涨的根本原因相关。抑制房价大涨,最终走大面积征收房产税这条路,说明房地产政策很失败。大面积征收房地产税,肯定不公平,他会引起中产人群的剧烈反弹,尤其是年轻人;而迟迟不收房产税,低收入者会觉得不公平,地方政府也没有长期税源,最终还是乱。预计今年“两会”前后,征收房产税的呼声将在媒体再度被炒作(很多经济学家就是帮倒忙),决策层很可能“冒险”(扩大征收房产税的试点范围),结果导致各级城市的房价都跳水(三四线城市更甚),随后由于宏观经济下滑逼迫政策面再度退缩,房价又会反弹。总之,决策层迟迟拿不出针对房地产市场的最佳“调控”方案,很可能导致2017年的房地产市场更乱--存在着大幅度震荡的可能性。

2017年,深化改革的重中之重是国企改革,而国企改革的思路是什么?混合所有制最终希望达到什么目的?谁也说不清楚。国企要做大做强,但首先是做“少”,要有退有进。现在只想着“进”,结果是越来越强,民营经济怎么办?中小企业怎么办?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幌子”,还是出路,是市场化,还是更加“垄断”,管理层没有想清楚,改来改去,很可能是一厢情愿(民营经济对参股国有企业缺乏兴趣)。

市场化的本质是提高效率,但2017年将更侧重公平。说白了,就是更多地考虑低收入者,尤其是“贫困”人群的利益。有一点很清楚,没有经济增长,蛋糕变小,受影响最大的是弱势群体。但要发展经济,靠谁?还要靠企业家,靠中产人群中的创新劳动者。如果没有收入预期增长的刺激,谁愿意“撸起袖子大干”?大家都“看着”,效益下降,收入下降,国家税收下降,靠什么补贴低收入者?更何况,2017年很可能是宏观经济遭遇重大风险的一年。稳增长最终会转向保增长,维稳的思路最终还要依赖宏观经济的稳定,同时要依靠深化改革,让所有人都看到希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每经智库立场无关)

 
责编 陶玥阳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深化改革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