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全部

每经网首页 > 全部 > 正文

得中国大妈者得天下?广场舞突受资本青睐

每日经济新闻 2016-10-26 10:51:13

“得中国大妈者,得天下”,这是目前网上的一种说法。其实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大妈们被认为是家庭可投资资产的支配人以及掌握着社会大量资源的群体,“中国大妈爆买黄金”之类的新闻层出不穷。近年来,广场舞轻松俘获了中国大妈的心。面对这些“舞动的大蛋糕”,广场舞创业者们和投资者们争相进入,今年下半年,市场上频频传来广场舞创业者获得融资的消息。

每经编辑 王晶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王晶

“得中国大妈者,得天下”,这是目前网上的一种说法。

其实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大妈们被认为是家庭可投资资产的支配人以及掌握着社会大量资源的群体,“中国大妈爆买黄金”之类的新闻层出不穷。近年来,广场舞轻松俘获了中国大妈的心。面对这些“舞动的大蛋糕”,广场舞创业者们和投资者们争相进入,从2016年6月开始,市场上频频传来广场舞创业者们获得融资的消息。

不过,据“就爱广场舞”的创始人范兆尹透露:“现在的广场舞APP没有一家是盈利的,纯线上主要是在烧钱,而且市场上出现的广场舞APP产品之间差别不大。广场舞行业面临最大的困难就是盈利模式尚不清晰。”

人口老龄化催生广场舞热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10月25日晚,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北京像素”小区,那里人口密度常年居高不下。夜晚的北京,不仅气温比较低,而且还有雾霾,但是记者仍然看到30名左右的大妈们在“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等节奏感十足的神曲中顽强起舞。

跳舞的人群多以年龄在45-60岁的女性为主,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姓张的女士,当被问到为何喜爱广场舞时,她表示:“儿女都不在家,自己也孤独,退休后没事就经常来跳跳舞了,还能锻炼身体。”而提供低音炮的李阿姨则是在老伴去世后,自己才买了一个设备组织大家跳广场舞,一方面健身,另一方面也能跟跳舞的姐妹们聊聊天。“在外面就不孤独了”,李阿姨说道。此外,李阿姨还表示:“夏天场面很壮观,那时候附近一些旅行社的人也经常来跳舞,不过他们主要是想推荐一日游,其实我们还挺反感的”。

“就爱广场舞”的创始人范兆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大妈们热衷广场舞主要还是健身和社交的因素。对此持相同意见的不在少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指出:“因为孤独,广场舞的阿姨群体很需要精神方面的支持,这也是她们特别热衷跳舞和积极参加各种比赛的原因,展示自己的同时也会很自信。”

近年来,广场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了,它的兴起打破了传统的运动休闲方式,以一种新的表现形式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为大众健身运动增加了新的选择。与此同时,我国开始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空巢"老人的数量逐渐上升,老年人的生活方式、情感交流等问题凸现出来,这些问题也成为大妈们跳广场舞的部分原因,就像一位广场舞大妈曾说过的那样,如果她跳得足够快,孤独就追不上她。

创业者、投资者争相看中“舞动的大蛋糕”

那么,这个跳广场舞的群体到底有多大呢?根据“大福广场舞”创始人方惠发布的《中国广场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全国的广场舞人数约为8000万到1亿人之间。

有网友表示,“得中国大妈者,得天下”,因为这些伴随着神曲起舞的大妈群体不仅具备超乎寻常的组织动员能力,而且在家中也坐拥财政大权,她们的背后蕴藏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和市场潜力。根据《中国内地45岁+女性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中国大妈往往是家庭可投资资产的支配人,掌握着社会大量资源。而健康是中国大妈消费中的核心,在一些主要类目的消费上,中国大妈在购买时的关注点均体现出对健康的偏好。

跳广场舞正契合了大妈们追求健康的需求,因此,她们纷纷慷慨解囊。根据淘宝发布的《2015年中国互联网消费趋势报告》,广场舞服装有一套精准的消费公式:62元的舞鞋、84元的舞蹈上装和下装、90元的舞蹈套装、50元的配饰以及151元的演出服,也就是说,437元是一个大妈跳舞的标配。正因如此,广场舞吸引了众多创业者前来掘金。

2015年,38岁的吕俊明在杭州创办了“恰恰广场舞”;33岁的刘应龙在北京创办了“舞动时代”;27岁的范兆尹在苏州创办了“就爱广场舞”;最小的一位是“90后”的方惠,在杭州创办了“大福广场舞”。伴随着众多创业公司的出现,2015年也被称为“广场舞创业元年”。除此之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网络上以“广场舞”为关键字进行检索,检索结果显示,广场舞行业里还活跃着其他数十家公司,并且这些公司几乎都把广场舞视频网站、APP作为进入市场的敲门砖。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些公司发展的侧重点却不尽相同。最早成立的“糖豆广场舞”几乎是纯线上的视频平台,其通过大量签约达人和制作广场舞视频内容来吸引舞队中的KOL,集中抓领队资源。因此,其在线上流量方面更占优势;与之相对应的是主打线下硬件销售的“大福广场舞”,方惠在创业初期将自己的创业方向定位为给广场舞大妈们提供专用平板电脑,方便她们学习舞蹈;而“舞动时代”和“就爱广场舞”则从社群入手,主打线下活动进行变现;“恰恰广场舞”则另辟蹊径,转向广场舞教学视频内容的生产,与运营商建立合作。

“舞动的大蛋糕”吸引的不止是创业者,同样还有投资者。2016年6月,“就爱广场舞”宣布获得1300万元天使轮融资;7月,“99广场舞”完成了500万美元A轮融资;8月初,“舞动时代”获得千万级第二轮融资;10月,“糖豆广场舞”则完成了1500万美元B轮融资,并且其创始人兼CEO张远还表示:这轮仍有追加投资,近期会完成。

资本寒冬下,为何广场舞荣获资本的青睐呢?知投资本合伙人韩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广场舞行业最早的项目2012年左右才开始,行业刚起步,而且目前也没有太大的巨头公司,是个很好的进入期。行业前景可想象空间很大,估值现在偏低。

盈利模式仍待明晰

虽然从表面上看,广场舞既有1亿大妈的支持,又有资本的青睐,仿佛迎来了春天,但范兆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现在的广场舞APP没有一家是盈利的,线上主要是在烧钱,而且市场上出现的广场舞APP产品之间差别不大。广场舞行业面临最大的困难就是盈利模式尚不清晰。而在方惠看来,面对更多新进创业公司的竞争,广场舞创业的蓝海期也许很快会过去,因此谁最先摸索出盈利的方式,谁就能活下来。

此外,业内人士也指出了自身在广场舞行业面临的困难:“在城市中,大妈们使用智能手机的普及率还比较高,但农村则普遍是老年机,智能手机的普及问题会对推广广场舞APP产生一定的影响。退一步说,即使下载了APP,有些老年人的眼神儿也不太好了,手机屏幕太小看不清视频,因此体验还不是很好”。针对业内人士提出的痛点问题,方惠此前曾推出了订制版广场舞平板电脑,但遗憾的是,方惠的硬件项目最终失败了。

广场舞的试水者如今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对范兆尹而言,线下活动是其发力的重点。“会经常举办一些线下的活动和收费项目的培训,并且也和一些旅游平台展开了合作,所以没有资金方面的压力,其他商业模式也在探索中”。

方惠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如果仅仅只在广场舞这个兴趣点上挖掘,其用户价值并不算大。但如果把基数足够庞大的广场舞大妈聚集起来,与旅游景区、金融机构、快消品公司、广告传媒等进行广泛合作,成为一个商业聚合平台,那么这就是一个足以想象的故事。”不过,也有从业者和范兆尹、方惠看法相反:“现在很多平台都和旅游、理财、养生等结合,但我们认为,那些不会是老年人真正需要的东西,我们更看重长期的发展。”

伴随着资本的强势入侵,广场舞行业势必也会引发新一轮的竞争,怎样才能在同质化的广场舞视频网站、APP中跳脱出来不被淘汰,是当前行业内创业者需要重点考量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广场舞创业 广场舞融资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