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重磅

每经网首页 > 重磅 > 正文

汽车电动化应以市场为导向:政策稳定是前提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6-05-24 09:44:55

补贴退坡后,新能源汽车如何发展。朱军认为,依赖补贴过日子肯定不行,提升系统效率是新能源车企应该做的最重要的技术。未来,车企在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上应以市场为导向,而政策导向也需要稳定。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补贴政策即将退坡,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也开始出现变化。在5月18日,2016中国汽车新创峰会第二场对话中,主持人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 副总裁张君毅同与会嘉宾前江淮汽车董事长左延安、上汽捷能公司总经理朱军、NEVS董事长蒋大龙、精进电动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蔡蔚和前通用中国首席科 技官兼总工程师、亚仕龙汽车科技创始人刘小稚,就当前汽车电动化的趋势与痛点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补贴退坡后,新能源汽车如何发展,是与会嘉宾共同关心的话题。朱军认为,依赖补贴过日子肯定不行,提升系统效率是新能源车企应该做的最重要的技术。未来,车企在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上应以市场为导向,而政策导向也需要稳定。

电动车的未来取决于系统效率能否提升

主持人:我国发展电动车的契机是什么?

左延安:每个汽车企业处在不同发展阶段,会利用不同环境和资源配置做未来的战略决策。之前我们没有条件做燃料电池,但不代表国家和行业不应该在这个领域做更深入的探讨。江淮当时认为新能源汽车一定要做。现在看来,相对于混合动力,江淮电动车的路径选择是正确的。

朱 军:与江淮的思路不同,七八年前上汽内部经过半年辩论认为,短期内燃料电池实现商业化的困难非常大。用户需要跟传统车一样可靠、便宜、性能不受影响的新能 源汽车。于是上汽决定做插电式混合动力。当时插电式混合动力最难,但上汽坚持了几年,现在来看也没有多少偏差。从市场角度来讲,用户更容易接受插电式混合 动力。

蔡蔚:精进电动认为汽车电动化是一个不二的方向。最早中国还没有燃油经济性指标时,国际上就设立了一些燃油经济性指标和二氧化碳排放 指标。但用传统的发动机完不成这些指标,结果发现,电动化是唯一出路。未来,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是一条主要大路,当然有其他很多条小路,但不应该怀疑主 路,一定要继续向前走。

蒋大龙:做汽车很难,做好汽车更难,做好的电动汽车难上加难。做好的电动汽车是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因为要尝试很多新东西。做汽车有风险,首先要有很深的文化底蕴,汽车公司不管以什么方式造车,首先要考虑“安全”。

刘小稚:任何一个汽车厂都要为客户着想。汽车必须安全、符合法规。

主持人:十三五规划下,中国电动车的前景和挑战以及新能源汽车未来发展路径是怎样的?

左 延安:130年前的汽车极其简单,130年以后,传统汽车集所有前沿技术大成,互联网新思路也进入传统企业,这是由简到繁,再由繁到简,高水平回归。现在 大家热议的网联汽车、智能汽车、无人驾驶汽车等,电动汽车恰恰是非常好的一个载体。我认为选择电动车,要考虑的是中国国情,以后电多,供给侧涨幅很快,需 求侧经过结构调整,电力需求也会递减。

朱军:五年以后没有补贴,用户愿意花20万,来买一个要花很多小时去充电,从动力性上比不上燃油车的 一款电动车吗?现在来看挑战很大。未来,新能源汽车的用户接受度在提升、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企业自身能力提高,不同领域之间也许会出现加速发展的趋势,但 现在还是要共同来做。

蔡蔚:精进电动现在已经开始向美国三大车企之一批量出口新能源汽车电机。但由于政策不连续,2013年精进电动最艰苦,逐步从出口电机到电机加控制器一起做。未来我们要将减速器和电机集成在一起。

主持人:补贴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影响有多大?

朱 军:不限行政策对车企有很大帮助,但依赖补贴过日子肯定不行。用户很难接受低于一两百公里续航里程的电动车。目前三百公里续航的新能源车基本用电为60 度,30度电能省下3万元。我们希望与电池企业合作,用十度电跑一百公里,30度电跑三百公里。希望四五年以后,在国家持续补贴与大家共同努力下,电动汽 车成本只高一点,但性能可以与传统汽车差不多。此外,充电便利性需要进一步提高,现在30分钟充电80%,未来充电时间要缩短,这是我们现在研发的一个主 要思路。提升系统效率是整车厂应该做的最重要的技术。

蔡蔚:之前国家对新能源汽车零部件没有补贴,研发渠道也受到整车厂的影响。后来国家逐步支持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如果说之前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落后于世界的话,现在已经赶上,我国的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不滞后于世界先进水平。

做电动汽车不能投机

主持人:如何看待新能源产业出现的波动以及风险?

蒋大龙:这个行业越干越有意思。一个有文化底蕴的汽车公司,有比较好的方案,加上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就能够规避较大风险。我们需要找行业内的或者大公司合作,也会与有互联网思维的新能源公司签署销售协议,这对于产品认知度来说是一个试金石。

刘 小稚:通用为什么没有做好电动汽车,就是因为当时没有好电机,半导体技术、电流、电压还达不到要求。自从锂电池出来之后,电池技术发生了巨大变化。目前电 池成本是在500美元左右每度电,如果降到20美元每度电,不管燃料电池,还是核聚变,电动汽车发展就会更好。欧洲谈到二氧化碳排放,不光谈电池汽车排放 还包括制造环节的碳排放。今后,电动汽车燃料电池会出现瓶颈,投资人应该投资材料挖掘、工艺这方面。

主持人:如果让您建言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您对产业主管部门有什么建议?

左 延安:对于企业来讲,在技术研发和产品上应以市场为导向,而非政策为导向;对于政府来讲,近期补贴政策要提高精准性和资源配置效率,但长远来看要实行碳排 放交易,并尽早立法推行。更重要的是,现在很多做传统汽车的国企,如果在产权结构上不能够有效改革、优化刺激结构、提高执行效率的话,今后竞争格局很难想 象。

朱军:希望方方面面稳定,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政策导向要稳定,媒体要稳定,企业战略要稳定,人心要稳定。我们追求的是给社会、用户、企业、个人带来价值。如果抛开这一原则,很多事情做不下去。

蒋大龙:做企业不能有投机想法,造车没有太多的捷径可走。做电动汽车,要有一种没有补贴,也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心态。补贴是阶段性的,补贴一旦取消,电动车马上就会面临危机。所以做行业要有一种持之以恒的心态,慢慢走下去,不要想发多大财,这是很艰难、很辛苦的行业。

蔡 蔚:中国汽车零部件强,中国汽车产业就会强,所以一定要把中国汽车核心零部件水平提上去,也可以围绕核心零部件打造可持续发展平台。政府的政策要稳定连 续。另外,一定要打破地方保护主义,早期的时候补贴很重要,但从某种角度上讲,减税更有利于促进产业良性竞争,促进有竞争力的企业脱颖而出。

刘小稚:第一,电动汽车设计不是给工程师设计的,不是给所有政府补贴设计的。汽车要给客户设计,不能取决于政府补贴。第二,新创汽车如果颠覆思想、颠覆技术,可能就会颠覆传统企业,所以传统企业不能固守、必须要努力。

责编 杨翼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汽车电动化应以市场为导向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