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被乔布斯视为偶像的人去世了:第一代硅谷精神缔造者安迪·格鲁夫

一财网 2016-03-23 13:21:18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是安迪·格鲁夫的名言。今天,不少科技圈名人都用这句话来缅怀这位曾经缔造科技神话的老人,而他的成就不仅仅是将英特尔从制造商转变为业界领袖。

美国当地时间3月21日消息,英特尔前任董事长及CEO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于本周一去世,享年79岁。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是安迪·格鲁夫的名言,在今日早间的朋友圈中,不少科技圈的名人都用这句话来缅怀这位曾经缔造科技神话的老人,而他的成就不仅仅是将英特尔从制造商转变为业界领袖。

在某种程度上,格鲁夫更是硅谷精神的缔造者,他身上的光环很多,PC时代超人、“摩尔定律”成功实践者、硅谷最具执行力的思想家、英特尔称霸全球的缔造者、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偶像。乔布斯在当年重掌苹果时,就曾表达过将格鲁夫视为“超级偶像”的崇敬之情。

而华为的一位工程师则更为直接的评价:格鲁夫背后代表的是上一代的硅谷精神,创造的是一代产业,人们终将缅怀他们。而这一代的硅谷精神,在资本的推动下,创造了虚拟经济的繁荣,人们大多数记住的只是财富神话罢了。

从幸存者到科技圈宠儿

格鲁夫提出的“the Paranoid”,是指在企业面临转折的危机时,应该像偏执狂那样,义无返顾地选择改变,并且最好是快速转变,而在童年时期,生活的奔波已经教会他如何在逆境中突破。

1936年出生于布达佩斯的一个犹太人家庭,格鲁夫年幼时就经历过生活的艰辛以及纳粹的残暴统治。4岁那年,一场险些夺去他生命的猩红热,给他的听力带来了终身性的损害。8岁那年,匈牙利被德国纳粹占领,50万名匈牙利犹太人被关进纳粹集中营。格鲁夫和母亲凭借假身份躲藏在朋友家中,而父亲则被抓从事苦力,直到二战结束后才与家人团聚。

在他的回忆录中,格鲁夫这样描述那段岁月:20岁之前,我相继经历了匈牙利政府的法西斯独裁统治、德军占领匈牙利、纳粹的“最终解决”、苏联红军包围布达佩斯、“二战”刚刚结束之后的民主混乱时期、匈牙利共产党执政,以及被镇压在枪口下的民众起义等时期和事件。当时,约有20万匈牙利人逃到西方——我便是他们中的一个。

在抵达美国前,他不会讲一句英语,口袋里只有20美元。然而3年以后,格鲁夫不仅自学了英语,而且靠当侍者支付自己的学费,以第一名的成绩从纽约州立大学毕业,获得化学工程学位。他在自传中说,“我把每天精力充沛的时间都用来学习物理,就这样坚持不懈地学习着,直到自己精疲力竭为止。”

又过了3年,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了博士学位,并在1967年出版《物理学与半导体设备技术》,即使今天,这本书也被视作半导体工程专业的入门书。

离开伯克利分校后,格鲁夫加入了摩尔和诺伊斯创办的世界第一家半导体公司——仙童公司。1968年,诺伊斯和摩尔决定自行创业,创办英特尔公司。当时格鲁夫在仙童公司担任实验室副总监,由于表现出色,深具潜力,他被摩尔大力举荐,进入英特尔担任研究和开发部门总监。1976年,他成为首席运营官。1979年,他发动了一场一年内从摩托罗拉手中抢到2000家新客户的战役,结果英特尔不仅实现了这一目标,而且还超额了500家,其中一家是IBM。

缔造英特尔业绩神话

正如有人说的:“没有诺伊斯,英特尔不会成为一家著名的公司;没有摩尔,英特尔不可能有足够的力量和士气处于领导地位;而如果没有格鲁夫,英特尔甚至都不会成为公司。”他不但使英特尔成为半导体行业的典范,也缔造了别人难以模仿的英特尔模式:高度的组织化和整体化。

从1987年格鲁夫接任英特尔总裁以来,英特尔公司每年返还给投资者的回报率平均都在44%以上。

英特尔的一名老员工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在每次重大转折上,他都能带领英特尔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事实上,在担任英特尔首席执行官的11年间,格鲁夫多次被推到战略转折点的悬崖边。最凶险的一次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的存储器厂商几乎把英特尔逼入死角,英特尔最终不得不退出内存芯片的生产,转入另一块比较新的领地,即微处理器的开发。对战略转折点的思考,帮助英特尔在激烈的竞争中得以生存,并成为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

与此同时,英特尔也在格鲁夫的带领下坚定了对研发的投资。

1996年,英特尔在研究与发展计划中投入了50个亿,每9个月它就会让一座新的芯片生产厂或装配厂拔地而起,每座工厂都等于给英特尔的未来多压了20亿美元的筹码。

格鲁夫说,所有的企业都根据一套不成文的规则来经营,这些规则有时却会变化——常常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没有事前的明显迹象为这种变化敲响警钟。因此,能够识别风向的转变,并及时采取正确的行动以避免沉船,对于一个企业的未来是至关重要的。这样的变化被格鲁夫称为10倍速因素,意为该因素在短期内势力增至原来的10倍。

1997年,格鲁夫当选《时代》杂志“年度人物”,1998年获美国管理协会“年度杰出管理”奖,2001年获战略管理协会“终身成就奖”。2004年被沃顿商学院提名为25年来最具影响力的商业人物。而更重要的是,他身上的“偏执狂”精神至今还在影响着那些在科技领域不断奋斗的年轻人。

责编 刘子维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被乔布斯视为偶像的人 第一代硅谷精神缔造者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