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

每经网首页 > 市场 > 正文

互金平台争相下乡 农村互联网金融风险该如何防范?

法制日报 丨陈磊 2016-01-30 12:28:09

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这是自2004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13年将目光聚焦“三农”。当前,互联网金融平台也纷纷下乡,那么,农村互联网金融的风险又该如何防范呢?
1thumb_head.thumb_head

原标题:农村互联网金融风险如何防范

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这是自2004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13年将目光聚焦“三农”。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以发展新理念破解“三农”新难题,对今后我国“三农”发展提出一系列重要举措。从今天起,《法制日报》视点版推出“关注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系列报道,从法治角度解读中央一号文件在惠农、利农方面的新举措。

□ 记者 陈磊

互联网金融首次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即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其中提到:引导互联网金融、移动金融在农村规范发展。

业界认为,中央一号文件里首次写入了互联网金融,体现了国家鼓励互联网创新发展、鼓励结合“三农”问题的积极信号。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在“互联网+金融”背景下,众多互联网金融平台针对农村开展了金融服务,在中央一号文件的提法中,“规范”二字是关键,目的在于让农村居民在接受金融服务时避免金融风险。

 

农村融资更难更贵

中央一号文件公布后,家住苏北的陈女士在手机上看到了相关新闻报道。她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其实在农村贷款挺难的。

陈女士对此深有体会。几年前,她放弃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在苏北某县租了一块地种花,开始创业。

一开始,陈女士没有想到贷款,而是掏出自己所有积蓄,买花种、肥料,搭建基础设施,到上海寻找销售渠道,一切看起来很顺利。两三年之后,辛勤耕耘的她已经在当地花卉行业站住了脚。

对于在农村创业的人来说,靠天吃饭并非空话。两年前的冬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覆盖了这个苏北小县,也压塌了陈女士的花棚,价值几十万元的鲜花一夜之间被冻坏。

雪上加霜的是,当陈女士想通过申请贷款渡过难关时,她的愿望落空了。

她去当地金融机构,但由于无法提供担保而无法申请;她找到当地其他类金融机构,由于无法提供担保再次碰壁。她还谈了几家民间借贷公司,高企的利息让她望而却步。

最终,陈女士变卖了剩余的设施,背着一大笔债务暂时中止创业,“在农村融资,并不容易”。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张晓玫表示:“农村金融具有融资难的典型特质,农户没有优质抵押品,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老问题。”

这种情况或将得以改变。

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全文约15000字,共分6个部分30条,互联网金融在第24节“关于推动金融资源更多向农村倾斜”中出现。

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加快构建多层次、广覆盖、可持续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发展农村普惠金融,降低融资成本,全面激活农村金融服务链条。

“引导互联网金融、移动金融在农村规范发展。”成为其中一条具体措施。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其中提及的“普惠金融”恰恰是“引导互联网金融在农村规范发展”最为重要的背景。

1月15日,国务院印发《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普惠金融服务首次被列为国家级实施战略。

《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明确提出,要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充分发挥P2P网贷平台融资方便、服务对象广泛、手续便捷等优势,缓解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及各类低收入人群的融资难问题。

尹振涛表示,中央一号文件涉及“三农”重大问题,这种提法是以普惠金融为理念,以互联网金融为工具,服务于农村金融。

 

将有更多平台进入

陈女士创业失败后,一直在等待着再次创业,对于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的提法,她更关注的是,像自己这种情况,如何才能申请到资金。

目前从市场情况上来看,蚂蚁金服、翼龙贷、京东金融等企业,都开始了自身在农业金融方面的布局。

翼龙贷董事长王思聪向《法制日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成立9年来,翼龙贷通过网贷平台向全国借款超过100亿元,总交易额是230亿元,其中95%的贷款都流向了农村、农业和农民手中。“全国2800多个县,我们已经覆盖了将近三分之二,服务了五六十万农户”。

京东农村金融负责人洪洁表示,京东金融以农业产业链为依托,推出“京农贷”——养殖贷,并且引入保险、担保双重增信机制,从而降低农业贷款风险,覆盖更多有融资需求的农户。

王思聪说,互联网金融服务农村金融市场已经是一种趋势,中央一号文件的提法,可以说是对这一趋势的认可,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平台进入农村金融市场,竞争会多些。

互联网金融业内人士胡方菊认为,中国现代化的关键在农村,农村现代化的关键在金融,“三农”融资难、融资贵的市场现状也给互联网金融尤其是农村互联网金融带来发展机会。

胡方菊表示,农村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农业现代化,无疑为整个行业的发展注入了“催化剂”。未来,随着政策的逐步完善,农村互联网金融将进入高速发展期,农村互联网金融平台发展前景可期。

 

中央地方双层监管

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出:完善中央与地方双层金融监管机制,切实防范农村金融风险。强化农村金融消费者风险教育和保护。

1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解读此表述时说,关于农村金融的监管,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双重监管,一个是强调中央统一的监管,另一方面强调地方的监管,这两方面要结合起来。

韩俊说,现在农村金融确实面临着很多新情况,比如说在一个县域,金融机构越来越多元化,金融的产品也越来越丰富,金融的创新速度也非常快,特别是像互联网金融,在农村发展也很快,这几年也出现了一些非法集资的问题。怎么能够既鼓励创新,改进服务,又控制农村金融的风险,所以必须要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体制。

韩俊表示,这方面,地方监管和中央监管怎么才能很好地结合起来,还需要进行一些探索。比如在地方金融改革创新的过程当中,组建了地方金融监管局,但是它涉及到部门之间关系的调整。据我了解,有些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运作并不是非常顺利,所以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专门强调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还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探索。

尹振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普惠金融本身侧重于小额分散,因此,推广普惠金融,监管体系框架肯定是多层次的,至少包括中央与地方双层金融监管机制。

尹振涛表示,无论是2015年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还是银监会牵头制定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都已强调了这种监管机制。针对混业经营现状,未来互联网金融各个领域在出台监管规定或监管细则时,都应该将中央和地方多层次监管体制纳入其中。

李爱君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农村互联网金融规范发展,就是要回到法治轨道上,在制定双层金融监管规则时,应该在中央层面确立统一的监管规定,同时对地方层面怎么监管、监管程度、监管范围、监管责任等加以明确。

王思聪认为,农村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确实有其特殊性,“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所处的地区不一样,互联网金融生态就不一样,民风民情也不一样,而互联网金融也是金融,应该由监管机构指定统一的监管政策,引导大家遵守规矩,由各地金融办通过制定具体实施细则落地。

“对农村互联网金融加强监管,我非常看好。”王思聪说,“如果不去监管,反而会出大问题。”

 编辑:姚茂敦  审核:柴刚 终审:涂劲军

责编 姚茂敦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农村互联网金融风险该如何防范?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