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全部

每经网首页 > 全部 > 正文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杜鹏:全面二孩增加劳动供给 打造人口新红利

每经网 2015-12-29 22:18:13

精彩观点:完整的计划生育政策一是在人口总量上要进行调节,另一个是提高人口素质的生育服务。未来计划生育政策仍有必要,但对人口数量的调整功能会逐渐淡化,同时更强调服务性。

每经编辑 冯彪    

每经记者 冯彪

精彩观点:完整的计划生育政策一是在人口总量上要进行调节,另一个是提高人口素质的生育服务。未来计划生育政策仍有必要,但对人口数量的调整功能会逐渐淡化,同时更强调服务性。

全面二孩政策可以催生新的消费,但消费需求释放是一个长期缓慢的过程。

人口规模和结构既关乎供给侧劳动力供给,又影响需求侧消费。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杜鹏告诉《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全面二孩政策可以增加未来劳动力供给,缓解老龄化压力,也能够增加消费。但是二孩生育政策放开后,我国人口走势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

未来我国人口走势如何?人口政策如何制定?全面二孩政策将对供给侧、需求侧带来哪些影响?记者就这些问题专访了杜鹏。

短期内不会扭转人口走势

NBD:未来短期以及中长期,我国人口走势是怎样的?

杜鹏:我们预计,我国人口总量到2026年将达到峰值,约为14.5亿人,此后开始缓慢下降。如果长期保持1.8的生育水平,到2050年时,我国总人口会减少到13.8亿人,到2100年时将进一步减少到10.5亿人。

在人口结构上,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平均每年减少约200万人,未来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将下降到9亿人左右。

虽然未来20年~30年,我国还不会出现缺少劳动力的状况,但劳动力人口会趋于老龄化,40~50岁的劳动力占比增大,活力下降。

现在虽然已经全面放开生育二孩,但短期内我国人口走势并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NBD:人口供给结构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如何?

杜鹏:人口供给结构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主要是通过年龄结构、教育结构和地区分布发生作用。

首先,在人口老龄化的同时,劳动力人口也必然出现老龄化。未来不仅要看劳动力数量的供给状况,还要看这样的年龄结构是否会影响劳动生产率?

其次,劳动力的教育状况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影响日趋重要。我们在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生产方式转变的过程中,在大力发展服务业的过程中,都更加需要关注人口教育结构。

第三,劳动力供给的地区分布也非常重要。现在劳动力从农村大量流向城市,从中西部地区流向东部沿海地区,在丰富了城市和东部地区经济发展需要的人力资源的同时,对流出地经济发展也会产生长远的影响,例如农村在劳动力减少的情况下如何保持可持续发展。

NBD:选择在目前这个时机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依据是什么?

杜鹏:进入新世纪以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呼声越来越高,从中央政策到学者研究都希望避免低生育率陷阱。

2006年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表明,我国要实现人口平稳发展,需要在未来30年内保持1.8的总和生育率。

而在2000年进行人口普查时,我国的总和生育率就已经低于1.8,到2010年时,学者们估计总和生育率可能会进一步下降到1.4~1.6,这就为调整生育政策提供了空间。

但与此同时,还要考虑到生育政策不能释放过快,造成新出生人口数量堆积,所以政府采取了渐进的策略。

NBD:全面放开二孩对我国老龄化现象有何影响?

杜鹏:实行全面生育二孩政策是非常必要的,也一定会对人口老龄化趋势起到延缓作用,但是还很难一下子改变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

目前的研究显示,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的比例仍将比现在翻一番,超过34%。但是如果没有二孩政策,这一趋势会更严重,预期会达到36%。

有些人可能认为,人口老龄化不好甚至对社会有害,因此应该提高生育率从而根本扭转人口老龄化问题。

的确,在养老机制、服务等尚不健全的情况下,老龄化过快到来,会带来很多社会问题,这是我们需要提前关注的。但是老龄化是社会发展的普遍趋势,不可能根本改变,所以我们只能及时采取措施,创新政策和制度。

不能说生育政策放开后,我国的老龄化问题就不存在了,而是应该转变思维方式,我国以前的人口政策是面向小孩提供服务,现在要转向适应老龄化的社会需求。

二孩政策引导利好预期

NBD:如果生育意愿下降,全面二孩政策的效果是否会打折扣?

杜鹏:现在围绕这项政策开展了很多调查,有些调查表明,有70%的夫妻想生育二孩,但至于选择什么时间生育,差异比较大。而且个人职业发展、抚养成本等多方面因素也会对生育选择产生影响,所以目前真实的生育意愿或二孩政策的实际效果还不好准确判断。相信根据实际生育效果,未来的政策也会相应调整。

NBD:既然已经逐渐放开生育二孩,那我们是否还需要计划生育?

杜鹏:完整地看计划生育政策,实际上包含两方面内容。

一是在人口数量上的调节,另一个是提高人口素质的生育服务。我认为未来计划生育政策仍有必要,但是对人口数量的调整功能会逐渐淡化,同时更加强调服务。例如优生优育等产前服务,母婴保护等服务都需要进一步提高,在家庭发展、教育、医疗等保障方面也需要完善。

NBD:现在管理层强调加强供给侧的改革,如果从人力资源供给看,全面放开二孩对经济发展的意义有哪些?

杜鹏:我认为对人们的预期是利好的。全面放开二孩后,会加入新的劳动人口,打消了人们对老龄化过快的担忧,也会增加大家对经济发展的信心。从人力资源供给角度来看,实际上我国对劳动力数量的依赖已经减轻,逐渐过渡到依靠人力素质的阶段。现在我国有1亿人口受过高等教育,未来还会增加,这些都将促进我国劳动力供给的转型。

NBD:在需求侧方面,您如何看待全面二孩政策可能带来的消费热点?

杜鹏:全面二孩政策可以催生新的消费,例如在母婴产品、育儿服务、住房等方面。放开二孩后,预计每年可能新增不到200万的婴儿,但是婴儿消费热潮也就两三年时间,而其他消费点的释放是一个长期缓慢的过程,所以我想对消费的影响应该比较有限。

我觉得反而应该更多地关注老年人的消费。我国每年净增900多万老年人,到2050年可能有5亿的老年人,而且老年人需求稳定、持续时间长。因此我认为针对老年人的消费规模要大得多,商机也更多。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2016投资特刊 全面二孩增加劳动供给 打造人口新红利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