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全部

每经网首页 > 全部 > 正文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稳增长仍是经济首要任务

每经网 2015-12-29 21:56:30

摩根大通曾预测,2015年中国将出现“双速经济”现象,即传统制造业与服务业出现分化,现实是两者的增速差距达到史上最大。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判断,“双速经济”在2016年还会持续。

每经编辑 王辛夷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王辛夷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

摩根大通曾预测,2015年中国将出现“双速经济”现象,即传统制造业与服务业出现分化,现实是两者的增速差距达到史上最大。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判断,“双速经济”在2016年还会持续。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2016年经济重点,稳增长仍是首要任务。

如何处理去产能与稳增长?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对朱海斌进行了专访。

服务业和房地产是主要变数

NBD:您认为中国经济在2015年迈过了哪些坎?

朱海斌:2015年的中国经济并非一帆风顺,经济增速延续了近年来的下滑趋势,预计GDP增速将从2014年的7.3%进一步下降至2015年的6.9%。

首先是制造业与服务业出现了显著分化,这一方面说明积极的经济结构调整正在发生;另一方面也说明对于投资过度和产能过剩的调整还将经历痛苦过程。其次是金融市场的波动非常明显。

在外汇市场方面,2015年8月份的人民币贬值幅度比较出人意料,央行也改革了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以缩小其与境内即期汇率的差距,这进一步导致了对人民币贬值预期的提高,加剧资本外流。

NBD:您怎么看2016年的中国经济形势?

朱海斌:2016年的话,预计结构性下滑还会继续,我们的预测是经济增速会进一步下降至6.6%。之前我们预测2015年的经济发展将会是“双速经济”,这个现象在2015年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跟往年相比,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的增长差距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大的。

这种现象还会在2016年持续下去,因为去产能是目前的首要问题,所以相对应的投资增速还会进一步下滑,制造业的调整仍然会持续。

NBD:目前,市场对经济的预测也有比较大的差异,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朱海斌:2016年有两个大的不确定因素,如果说市场对2016年的经济增速有分歧的话,我认为主要是集中在以下服务业和房地产两个大领域:

2016年,服务业是不是还能维持像2015年这么稳健的增长,这中间有一个因素需要考虑到,那就是金融服务业随着股市的进一步调整,增速很难维持在今年这么高的水平。在制造业进一步放缓的情况下,会不会出现更多的企业倒闭,工人失业的现象,进而引起居民收入增速下滑,并进一步影响到服务业的增速。我们的判断是,服务业整体增速会从2015年的8.5%以上调整到7.5%~8%这个区间,但不会出现大幅下滑。

去产能和去杠杆会分开进行

NBD:您对2016年的房地产走势怎么看?

朱海斌:关于房地产市场的预判,目前也存在比较大的分歧。2015年二季度以后出现了一些好的现象,包括销售面积、房价都出现了反弹回升。从以往经验来看,销售数据回升以后,一两个季度之后新开工面积或者房地产投资就会上升。但是,到目前还没有看到这个现象,2016年会不会回升,争议比较大。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比较谨慎的,房地产投资应该还会持续往下走,2016年甚至可能会出现负增长。

房地产市场存在分化,目前整体来看市场还处于供应过剩的情况,一、二线城市和中小城市分化很明显,回暖的主要是一、二线城市。另外,住宅和商业地产也出现了分化,商业地产面临的问题可能比住宅严重得多。在住宅方面,部分地方政府可能会有更多的政策,但在商业地产方面并没有明显的动作,所以明年商业地产的调整可能超过住宅。

NBD:您刚才提到去产能在2016年还会是非常重要的,但金融风险的提高也必须要防范,您认为政策会怎样平衡这两个问题?

朱海斌:未来几年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怎么样防范在去产能和去杠杆过程中所出现的对经济的下拉,防范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经济硬着陆或者是金融风险的问题。这可能是在未来两三年我们进一步进行经济结构改革中首当其冲的一个难题。在2016年,我们预计政府会尽量把去产能和去杠杆这两个事情分开来做,短期可能会更加关注去产能。从改革内容来看,明年国企改革会是重点。

NBD:您认为2016年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会出现哪些变化?

朱海斌:从基调上来看,应该还会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从操作来看,2015年财政政策偏紧缩,而货币政策偏宽松。2016年的话,财政政策应该会比2015年积极一些,而货币政策应该还会延续宽松的态势,但是降息的节奏可能会放缓。

在财政政策方面,首先,2015年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强调“43号文件”,也就是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紧缩;其次,中央财政赤字提高得非常少;最后,2015年特别强调PPP,但PPP进展缓慢。因此财政政策在前两三个季度是紧缩性的。

2016年财政政策更应该采取多管齐下的方法,预计中央财政赤字率要到3%左右。如果中央财政赤字率提到4%~5%短期可能有困难,但可以通过一些准财政措施,比如政策性银行的合作和支持,来增加整体财政支持的力度。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 2016投资特刊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