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全部

每经网首页 > 全部 > 正文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需求扩张模式走到尽头

每经网 2015-12-29 21:39:27

现在提供给侧改革,是抓住了当前经济的主要矛盾,对症下药,也是重聚改革共识,扭转当前经济颓势的战略选择。不能把供给侧和结构性改革停留在概念和理论层面。要使中国经济恢复增长动力,第一个降低的约束就是高融资成本约束。

每经编辑 王辛夷    

每经记者 王辛夷

精彩观点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

现在提供给侧改革,是抓住了当前经济的主要矛盾,对症下药,也是重聚改革共识,扭转当前经济颓势的战略选择。

不能把供给侧和结构性改革停留在概念和理论层面。要使中国经济恢复增长动力,第一个降低的约束就是高融资成本约束。

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十三五”期间中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这一重要历史发展节点上,突破需求管理局限而助力经济增长,亟须推进经济学理论在供给侧研究的创新。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 NBD)记者专访时表示,供给侧改革是扭转经济颓势的战略选择。

关键词1:为啥“改”?

供给侧改革抓住当前矛盾

NBD: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提出供给侧改革?

滕泰:供给侧改革是扭转经济颓势,重聚改革共识的战略选择。大家都在问,在当前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该怎么办?

我们和美国一对比就看出来了。事实上2008年、2009年这两年,中美两国的经济都比较艰难,但是2010年以后,美国和中国的经济走势出现了明显的不同。

实际上,尽管美国搞了量化宽松,但真正推动美国经济走出衰退的,是以苹果产业链为代表的新供给、新需求、新动力。2010年以后,以苹果手机为代表的智能产业和移动互联进入全面的新供给扩张阶段,带动了美国消费的复苏、投资的复苏,以及出口的反弹。所以2010年以后,美国经济逐步走出了衰退,走出了危机,进入一个上升周期。

NBD:那中国的情况呢?

滕泰:中国在2008年推出了以“4万亿”为代表的需求扩张政策。虽然2009年短暂快速反弹,但是2010年以后就进入了持续5年的经济下行周期。

从目前来看,需求刺激的边际效益正在递减,任何一项社会主流技术和主流产业,早晚都会进入供给成熟和供给老化阶段,因此无论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刺激总需求,还是通过计划手段增加或抑制老供给,都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技术周期和供给老化问题。

所以说现在提供给侧改革,是抓住了当前经济的主要矛盾,对症下药,也是重聚改革共识,扭转当前经济颓势的战略选择。

关键词2:哪些“改”?

融资成本企业税负都要降

NBD:有一些观点认为供给侧改革只是一个概念,甚至是一种走计划经济道路的概念。您怎么看待这种批评?

滕泰:当然不能把供给侧和结构性改革停留在概念和理论层面。炒概念救不了中国经济,我们不能停留在概念和理论层面,应该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向深入,落到实处。

另外说供给侧改革就是新计划经济,这显然是误解。不过在实际操作中,确实有很多学者还是在通过政策来拨动经济,会直接说这个产业是老的,应该怎么淘汰,那个产业是新的,应该怎么鼓励。直接伸手了,这样就弄错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还是要把握装放松供给约束,解除供给抑制”的理念,让财富源泉自主发挥活力,充分涌流。

NBD:您刚才说到新供给创造新需求,那我们如何才能发动新供给?

滕泰:新供给经济学的任务,就是创造条件,放松供给约束,解除供给抑制,通过供给侧改革,让它具备这个条件。

当前中国经济受到三大供给约束,就是高行政成本约束、高融资成本约束和高税收成本约束。

高行政成本约束这部分,企业干个活儿这审批、那审批的,所以我们看到这届政府一上来就致力于减少审批减少行政管制。另外中国的融资成本一直很高。这两年不少小企业倒闭,有的厂商一看放个高利贷能挣个10%、20%的利润,于是把实业关了,跑去放高利贷。很多企业的毛利本来就是五个点十个点,借个钱就那么高的利,谁还干企业?所以说高融资

成本可能拖累中国经济。要使中国经济恢复增长动力,第一个降低的约束就是高融资成本约束。

NBD:税收成本约束呢?

滕泰:中国的宏观综合税负达到37%,是全世界税负最高的国家之一,企业承担的综合税费高达40%,这么高的税负,企业发展面临较大压力。

降低供给约束第二个关键点就是降税。有人说减税之后造成财政缺口怎么办?可以发债,中国赤字率2.4%,假设明年减税三万亿的话,你看看中国企业经济增速会达到多少?现在很多人拿钱没地方花,减税直接降低企业成本刺激投资,直接提高消费者的收入刺激消费,发债吸纳的是社会闲置资本,是没地方去的钱,拿过来再弥补财政缺口。到五年以后要还的时候,中国进入通货膨胀经济过热的时候再来还债,还可以熨平经济周期,所以说这时候减税发债一箭三雕。

关键词3:怎么“改”?

应引导新供给创造新需求

NBD:除了放松供给约束,还要做什么?

滕泰:短期要放松供给约束,长期还要解除供给抑制。

现在中央已经提出了课题,如何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

我们认为,越是供给抑制和垄断、管制厉害的地方,供给侧改革就越有意义。应当沿着土地与资源、人口与户籍、科技与创新、制度与管理、资本与金融等五大财富源泉,和几大重点行业,比如医疗、能源、教育等,一个个领域研究下去,出一些建设性的可操作性的成果,才能真正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NBD:您说到新供给创造新需求,而当前中国面临着化解产能过剩的命题,怎么从供给侧的角度来调整经济结构?

滕泰:在实践中,真正有效正确做法是通过“放松供给约束”的系列政策大幅度降低企业生产成本,打破生产销售僵局,让市场通过成本价格传导机制快速消化过剩产品,在较短时期内恢复均衡,并通过要素转移更新供给结构。

我们说新供给创造新需求,不仅在宏观上是恢复经济均衡的必然循环,在微观上也一样。一旦资本、资源、劳动开始向新供给集中,老产业的产能过剩将自然消除,整个经济不但恢复均衡,而且将开始新的增长。

我们应该通过放开新产业供给约束、减少新经济供给抑制的方式,为市场释放新供给创造条件,引导新供给创造新需求,最终通过经济供给和需求结构的调整,让经济回到供给自动创造需求的理想运行轨道,恢复供给与需求的自动平衡机制,达到最终的均衡状态。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2016投资特刊 改革的历史选择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