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中国能保持6.5%~7%GDP增速

每日经济新闻 丨每经记者 黄修眉 2015-11-09 01:13:58

2015年的中国经济,GDP增速破7、央行连续降准降息、人民币波动明显加大;2015年的中国资本市场,也在6~ 8月中遭遇了一场惊涛骇浪的调整。在流动性宽松环境延续以及“十三五”规划陆续出台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增长面临哪些挑战?

11月7日,在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上,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首席经济师祝宝良发表演讲表示,从中长期看,中国经济有四大问题需要解决:第一是传统产业产能严重过剩;第二是房地产调整;第三是地方政府这几年融资能力问题;第四是地方政府财政支出和收支的压力。由于中国经济仍存在产业结构、周期性等问题,祝宝良预测,明年我国经济形势仍将承受巨大下行压力,挺过最困难的这两年,中国经济未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中国有能力保持6.5%~7%的增长速度。

中国经济需解决四大问题

峰会上,祝宝良首先对“十二五”规划期间中国经济发展进行了回顾。他表示,“十二五”期间,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绩,业内人士参加国际会议时也能感觉到,不管是从国际经济、国际贸易以及其他方面,中国的国际影响力都很大。

但是,我们也看到过去几年中国经济也积累了一些问题,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个就是传统产业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这主要集中在钢铁、有色、石油化工、煤炭、建材五个行业,现在还有部分汽车行业产能也比较过剩。这几年制造业物价80%的下跌是由这些行业造成的,利润下跌的一半是由这些行业造成的。

第二个问题是房地产调整的问题。这既有人口下降的原因,也有房地产背后的一些制度性问题。祝宝良认为房地产调整在中国还没有完全到位。从需求上来讲,按照现在55%的城镇化来算,房子人均套数已经够了,基本达到国际水平,但房地产过剩的问题就出在这。业界认为未来需求来自于跨区的1.5亿农民工的住房需求。未来我们需要设计出能让农民工买得起房子的制度,类似于美国的住房支持制度,甚至可以利用住房和政策性银行来支持这群人的城市化。

在祝宝良看来,地方政府的融资问题是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第三大问题。他说,过去地方政府有很多渠道融资,包括招商引资、土地出让、地方融资平台,还包括随着经济快速增长不断累积的地方财政收入。

现在土地出让金下降,财政税收也在下降,地方政府融资怎么解决?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铁路、公路、机场,这些大的基础设施完成以后,新的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基本就集中在城镇化和区域性的发展,比如说停车位的建设、城市间的高速铁路建设、城市地下管网的建设、以及城市为老百姓提供公共服务。因此,一方面地方政府财力受限,另一方面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这就面临融资问题。

我们要看到第四点,祝宝良表示,这几年随着产能过剩问题,房地产过剩问题,以及地方财力下降的问题,地方政府财政支出和收支的压力很大,甚至有些债务在向银行转移,我们要看到金融风险确实在暴露。今年以来企业银行回押资产上升幅度是非常快的,在以60%的速度上升,债务比重也在增加,未来一段时间经营的稳定性就需要解决这些问题。

2017年经济将调整到位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与第三季度,我国GDP增长速度均为6.9%,增速创下2009年第二季度来六年半新低,也不及今年两会定下的7%GDP增速预期目标,这引发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下行的担忧。

峰会间隙,祝宝良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家都觉得中国GDP增速从10%降到7%是一个心理防线,但现在看来破7并不是大问题,关键得看两个指标。”

祝宝良向记者解释,一个指标是速度是否有可持续性。GDP增速降到7%以下没有问题,但不能突然降到低速多年起不来,这会带来诸多问题;第二个指标是就业,哪怕经济增速降低,但只要就业稳定就行。祝宝良称,按照我国现有的产业结构和就业水平,6%~7%的GDP增速,就业是不会出现问题的。

“之所以今年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如此关注,主要因为一些国家的发展和中国经济联系紧密”。祝宝良举例表示,例如澳大利亚建设出口铁矿石产业,建设时是按照中国GDP增速10%的需求规划的,也以此考虑大宗初级商品出口的价格。但经过一两年建设后,中国的GDP增速却降到了7%。甚至连7%都不到,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的需求也降低了,这就给有些国家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从这个方面讲,祝宝良表示,由于中国经济存在产能过剩问题,房地产销售遇冷问题,地方政府财力问题,还有一些金融风险的问题,因此他认为明年的经济形势仍可能继续下行。

祝宝良表示,未来两年时间里,第一是房地产下行还没有到位。第二,制造业投资增长速度还会继续下降。第三,这两个结合在一起,工业增长速度继续放缓的趋势也没有到位,如果要到位可能在2017年左右,这两年日子是比较难过的。

根据今年6.9%左右的GDP增速,祝宝良预测,明年可能是6.5%左右,他也建议将明年的GDP增速预期目标定在6.5%左右,这是业界普遍的预期,也能为改革腾出一定空间。如果明年没有到位,后年还要往下降。但这两年我们只要把政策调整到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为主,两三年之内中国产能过剩得到缓解,房地产调整以后,2017、2018年中国的速度可能上到6.5%甚至接近7%。“十三五”翻一番的目标,就是按6.5%这个目标我觉得可以实现,中国有能力保持6.5%~7%的增长速度。

要实现这个目标,祝宝良认为核心就是按照五中全会提出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结构调整政策一定要执行下去。产能过剩淘汰的问题上下工夫,一定要淘汰一批、走出一批、兼并一批;财政政策要减税,中央财政要扩大财政赤字,中央财政积极一点;货币政策不能往回退,但是不能放松,通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些政策,祝宝良认为中国经济是有希望的,难的就是这两年,这两年如果能挺过去,中国经济未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责编 祝裕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2015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