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未来5~6年流动性维持充裕

每日经济新闻 丨每经记者 孙宇婷 2015-11-09 01:13:38

今夏,在中国资本市场剧烈波动的同时,汇率市场也发生了波动。汇率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变化不仅关系着企业的经营,也关系着投资机构的决策,更是与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

11月7日,在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上,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会主任、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就流动性环境、人民币汇率等热点议题发表主题演讲。在峰会间隙,连平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特别提到了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试点,他表示,“资本金融账户开放,是这次金改中最大的亮点。但放开是有限的,在当前的情况下,迅速取消所有限制完全开放不可能。

“十三五”期间货币政策总体宽松

在第四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上,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作为主题发言人,就宏观经济和货币政策,与到场嘉宾分享了其深刻而颇具启发性的见解。

连平表示,“2014年四季度以来一共6次降息,6次降息对整个市场利率水平的影响是持续且不断增长的,货币政策通常有2个季度的滞后效应,所以今年下半年以来的降息还会对明年利率水平下降带来很大的推动,与此同时流动性也会保持十分宽松的状态。”

基准利率的持续走低,也引发了市场对于“利率会否趋同于美欧等零利率政策,甚至是祭出量化宽松(QE)”的猜测。在7日举行的峰会上,连平否认了这种可能性。他认为,中国不太有机会实施像西方的零利率政策,更何谈QE,准备金率经过下调后还在17.5%,还可再下调2~3个百分点,释放大的流动性根本不需要QE。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资本市场跟货币政策的松紧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连平在解释这种关系时,列举了两个最典型的例子,“2007年中国经济增速很高,非常热。10月份货币当局推出了从紧的货币政策。自打有货币政策以来,从紧的表态这是第二次,力度非常大,这时候资本市场迅速调头,但经济运行很不错,还是蒸蒸日上。只是谁也不知道2008年的9月~10月金融危机来了,货币政策再次转向宽松,当时的表态叫做适度宽松。适度宽松最后变成很宽松,信贷高速投放,资本市场又出现了一个趋势,但长期来看还构不成很好的向上发展的态势,所以后来又有了调整。从那段时间到现在,大家说了7年的熊市,就是因为货币政策始终处于偏紧的状态,有的时候还十分紧。”

基于上述论调,连平表示,“我们有理由认为货币政策在未来一段时间,比如说五、六年,‘十三五’期间总体能保持比较宽松的状态,流动性充裕、利率水平很低。大家想一想资本市场是获得良好的发展机遇还是像过去7年始终保持熊市呢?我想答案应该十分明确。”

国内国际战略不支持人民币持续贬值

今年8月11日,央行宣布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改革,人民币对美元在两天里大约贬值了3%。随后,8月26日央行降息,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跌破2%,降至1.75%。10月24日,央行再次降息,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降至历史最低的1.5%,不少人担心人民币还会贬值,一般来说,低利率对汇率是负面影响。

应该怎么看待人民币未来的趋势?连平在主题发言中表示,“支撑汇率的稳定与否,最终还是经济增长。中国经济增长在全球依然还是一枝独秀,对中国当前来说,关键的问题是(经济增速)要稳定在6.5%~7%这个区间。”

“从战略的角度看,国内并不支持人民币持续贬值。过去贬值是刺激出口,现在中国出口需要的是产业结构调整、企业转型升级,不能再用老套的做法推动低层次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保持它的生命力。”连平说,“从国家来说还需要提质增效,提高我们出口的竞争力。从国际市场来看,中国已经到了资本输出大国的阶段。人民币坚挺了,我们可以用更少的成本买到更多的资源更好的技术,这显然是我们长期发展的战略。”

连平认为,从这些方面来看,经济增速下行,国际收支出现一顺一逆,未来可能会出现逆差,对人民币汇率是有贬值压力的,但是同时我国对内和对外战略又要求人民币不能趋势性的贬值。“鉴于这几个方面的因素制约和相互要求,未来看,‘十三五’期间人民币汇率会保持基本稳定,有阶段性的升和贬。这次一次性贬值2%、3%,从长期汇率走势来看算不了什么,还是小幅度的波动,这不会改变中长期的运行态势,只有保持基本稳定、双向波动,对中国经济各方面来讲好处多于坏处。”

资本账户逐步开放 配合人民币进入SDR

在经历了前期人民币汇率波动和股市动荡后,中国金融改革的步伐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在不断加快。日前,央行等五部委和上海市政府联合印发《进一步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案》,其中引起业内最大关注的,当属在全国范围率先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这意味着个人海外直接投资的通道将全面铺开。

从金改试点城市上海赶赴成都参加“第四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的连平,显然对此有着更为直观的感受。峰会间隙,连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关于资本账户开放,我想大家比较关注的核心就是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QDII2)境外投资试点。其实就是一些个人到境外去投资,实业投资、不动产投资和证券投资都逐步放开。这个放开的话,应该说是资本和金融账户非常重要的一块。”

但连平认为,放开是有限的,可以针对额度、节奏等方面有一些限制。“在当前的情况下迅速取消所有的限制,完全开放,你想兑多少美元就兑多少,这是不可能的。”连平坦言,“这也是人民币为什么不能持续贬值的重要理由,你持续贬值,贬值幅度比较大,如果汇率升值幅度超过人民币每年利率的回报,那大家都去换美元了。一旦形成这样的预期,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就会更大。所以,我们现在说不能形成大幅度贬值的预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样。”

他还表示,“可以说,资本金融账户开放,是这次金改中最大的亮点,这个亮点也是配合中国要进入SDR,因为资本开放你要做一些动作。关于进入SDR还是不进入,去年IMF就来考察过,提出了很多问题,大量的问题是资本和金融账户管理过于严格,不符合作为SDR储备货币地位的特点,所以你要改。现在我们就朝这个方向在努力,实际是配合在一起的。”

责编 祝裕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2015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